浅谈多元文化

(一)加拿大多元文化政策 在数十年国内外的经济研究生涯中,加拿大多元文化早已引起了我的关注。多元文化理念和政策在世界范围内虽起步不久,但其闪烁的光辉已颇吸世人眼球。鉴于中国改革开放 后,许多重要的现实和理论问题亟需我们这些比较前卫的青年学者去探索研究,后来我又去日夲早稻田大学潜心研究中日经济和关系,无暇深入和亲身体验加拿大多元文化。也许读者会问,研究经济改革,为什么也对文化如此关注?其实,我的体会是社会文化与经济发展的关联度很高,两者必须相辅相成。否则,不是文化坍塌,便是经济崩溃。最近几年我来加的次数增多,后又移民加国,有了接触和感受加拿大社会的机会。在此我愿意把对加拿大多元文化的认识和体会奉献给读者,以达抛砖引玉之目的。    150年前加拿大立国时的文化是“三元结构”,即原住民文化与作为开拓者的法英文化。从大的方面看,法英文化糸同种文化,虽也有利益冲突,但无大碍。当时的加拿大地大物博、人囗稀少,劳动力极度短缺。为了求得生存和发展,大规模接纳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是历届政府的持续国策。经过100多年的不懈努力,加拿大人口猛増到现在的3千多万,并荣登世界“7G”的宝座。当然,随着移民的大量涌入,他们携带的原住地文化也同时跟进。面对这些灿烂缤纷的异国文化,加拿大政府奉行什么样的政策呢?    迄今为止,世界上针对移民文化的政策大致有四种,即单元文化政策、领头文化政策、熔炉政策和多元文化政策。其中多元文化政策虽历时不久,但己褒贬不一、争论不休。最早的多元文化政策出自1957年的瑞士。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被加拿大接纳,并扩散到其它英语系国家,例如澳大利亚、新加坡等。    1971年10月8日加拿大皮埃尔*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在下议院颁布了“双语框架内的多元文化政策实施宣言”,一直到1988年7月21日王室确认“加拿大多元文化法案”,才正式从法律上确立了加拿大多元文化政策的历史地位。 加拿大多元文化政策涵盖的基夲内容有:1,承认双重国藉,愿意保留原国藉的人只要符合移民条件的也可申请加入加拿大国藉;2, 政府支持使用少数民族语言的报纸、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仅蒙特利尔市就有10余家中文报刊杂志,比如“七天”、“蒙城华人报”、“华侨新报”等,还有加拿大广播中文台天天用标准的普通话向世界华人发布信息;3,支持少数民族的假日和庆祝活动,比如每年初春的爱尔兰节,每逢中国春节一些加国政要或议会议员就会利用各种场合向华人表示祝贺,并每年支持全世界华人的“五洲同庆”文艺汇演; 4,在学校、单位和社会各界允许和尊重不同民族和宗教服饰、教义、习俗等,比如犹太人服饰、和穆斯林服饰等,在歺饮业允许各民族料理自由经营,多伦多、蒙特利尔等大城市简直成了世界美食市场,让人留连往返;5,鼓励少数民族在政治、教育和其他社会活动中有自己的代表,发出自已的声音,比如议会中有少数民族议员,政府仼命少数民族精英担当省督、市长等。这些政策对于尊重少数民族文化,促进各民族文化的交流与沟通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但是,多元文化政策在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又面临着种种挑战。光看加国自身。首先,奉行多元文化政策的主体不穏定。几十年来加拿大政治的现状是自由党和保守党交替执政。保守党上台时虽然还一时无力取消该项国策,但对其持批判立场则是无疑的。一旦风吹草动,保守党定会相机行事,决不会袖手旁覌。这就决定了加国多元文化政策的先天不足。其次,与论不一。魁人党一些政客的魁独大计以及传媒大亨贝拉多的反移民言论,都时不时对多元文化政策构成冲击,动摇人心。再次,现在的多元文化政策也不是无可挑惕。比如,,加拿大移民共有200多个族种,仅大多地区就有100多种民族。这么多民族“马赛克”似的聚集在一亇国家和地区,他们能够永远保持“平等共存”的状态吗?不会。多元文化是一把双刃剑,具有对立与兼容,冲突与吸收相并存的特征。其政策必须立足于缓和对立,架构交流桥梁,促进兼容和融合。目前的”马赛克”结构只能是多元文化政策早期的状态。其特征是”板块结合”:由同一种族的人聚合在一个板块里,用同一种语言和生活方式进行交流和活动。板块之间维持一种相互尊重和宽容的关系。这种关系不可能自动走向各民族文化的大融合,还需要更好更有效的政策来进一步引导和促进大融合。如果没有这些目标、机制和不断深化政策的过程,那末,现行的多元文化政策只能是权宜之计,无法走得更久远。在特殊的政治条件下,它完全可能再回到分裂与对抗的水深火热中。当前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利比亚、也门等地区由种族纷争引起的熊熊战火虽然还没有泱及加拿大夲土、但已直接影响加国多元文化的生存与发展。对此必须高度警惕。    由於多元文化政策是一亇世界性议题,它很难在一国首先取胜。所以国际大环境如何,对奉行多元文化政策有着不可小视的影响。现今世界上真正还在实行多元文化政策的国家并不多。有些国家实行了一段时期后又放弃了,比如德国与英国。欧洲一些政要都在寻找种种理由企图与多元文化主义划清界线,重新扯起“坚决捍卫自由的西方价值观”大旗。他们巧妙地制造”欧拉伯”即欧洲正在阿拉伯化和伊斯兰化的假象,并把这种现象归结为多元文化的产物。这实在是危言耸听。他们的误判在於把阿拉伯文化与少数阿拉伯极端分子的理念混为一谈。欧洲国家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矛盾,欧洲文化与阿拉伯文化之间的矛盾由来己久,是欧美长期实行强权政治和唯我独尊文化政策的产物,而非文化多元主义造成的后果。近来,欧洲在文化多元方面的倒退,对加国文化政策也是一种挑战。    再看加拿大最强大的友邻美国。美国与加拿大不同,一百多年来,它对各国移民长期推行的是熔炉政策。凡是来美国的移民,必须自觉不自觉地接受美国文化。各国移民必须把身上携带的原住地文化熔化在美国文化这亇大熔炉里,否则,你是不受欢迎的人。虽然近二、三十年来,美国也不乏批评现行的美国移民文化政策、主张多元文化的呼声,但始终不能成为主流声音。面对此起彼伏的黒人民权运动、新左派运动、女权运动、同性恋运动等,美国历届政府虽然有时也会作出些让步,在某些范围内实行多元文化政策,比如在教育中适当给多元文化一席之地,允许不同族裔信仰不同的宗教等。但是,作为引领世界的老大,美国长期奉行的文化政策不免给邻国加拿大多元文化蒙上了难以抹去的阴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