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金婚》节选

   直到古稀之年,三个儿女均已成才,我俩方能退休,暂享一段“竹里坐消无事福、花间补读未完书”的悠闲岁月。随手翻开一本相册,里面都是二人合照:乘船的、爬山的、盛装的、花丛中的……这些照片记录了我们在人生路上的苦涩芬芳,照片背后流动着我们一生最为快意和最为沮丧的诸多情感。这些照片摄于中国、香港、澳门,以及美国、法国、意大利、瑞士、巴巴多斯……从年轻到老年,虽然掩不住岁月抹上的沧桑,但仍然是金童玉女。就这样翻着、翻着,突然,我的眼光停留在一帧笑容灿烂的结婚照片上,就再也移不开了,好像有一股力量驱使我像鳟鱼那样逆流而上,去寻找几十年岁月里只属于我们两人的空间,脑海里渐渐出现了最初认识的情景:从交往、倾慕、结婚、儿女出生,以及挂上“海外关系”的遭遇和移居加拿大所付出的艰辛。重温了无数个喜怒哀乐的日子,翻出好些个同甘共苦的片段。难道说,这是因照片上充盈着尘封久远的浪漫情怀?几近狂野的幸福感,使我这个笔不生花、未能追云逐月的新兵,也抑制不住要抒发自己的生活随想,让积存于心的情思,汇集成册,从而逼使我快捷地输入电脑,殷情地敲击键盘。   下放归来   ……古时代的崔莺莺和张生,在草桥分手之后,也没有洞房花烛;万喜良别了孟姜女死在万里长城的尸骨堆里,再也没有消息了。两对夫妻生离死别,互相再也见不着了。这么一比,现在的下放还是好,才过一年,名垂就从农场回来了。记得那天晚上,我演完《双拜月》下场时,听到后台一片嘈杂:“郑名垂回来啦!”“郑名垂回来啦!”我的心咯噔一下,不是在做梦吧?继而一想这不是真的。因为我一直在等他,等他工作安定,等他回来。但在前几天,他却在信里说:“你用不着再等我了。”却没有写出任何理由,也没有写出为什么不需要我等的原因。为此,我痛苦得几夜睡不着觉,我认定他是不会回到我身边来了。以至同事把他推在我面前,都还有一种恍如梦中之感,惊愕得差一点就不能呼吸。那晚,我们默默地沿着大街走呀走,走到街头巷尾,只属于两个人的天地时,我发出一种郁积许久终于得以释放的哀号,几乎是扑上去,那泪水无声无息地流着,仿佛像蓄存了一个世纪的水池,顾不上女孩子那份矜持,那份羞涩,那份傲气了。我拥在他的胸前,倾听那心跳如鼓……他一脸的认真与专注,将他脖颈上的方格围巾解下,细细地给我围上,笨拙地打了个花结。之后他吻我,肆无忌惮,我任他所为……一年的离情别绪都在瞬间表达致尽,所有感觉全在冬天之外。 千分思念,万分感触,怎不一齐涌上心头?我心中凝结成冰的的委屈也要说个清楚。“我问你,你信中所说的那个‘再不要我等’是什么意思?” 他一时语塞,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我等着你回答!” 此刻,他才如梦初醒。 拉着长音解释:“因为很突然调我回昆明,我们将很快见面,当然就不需要你等了。” “真是这个意思吗?” “是真的,你想到哪里去了?” 他的解释,蓦然觉得我冰凉的身体暖了许多!感到心中的温度在不断地增加。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 “你想到哪里去了?” “现在我才真正了解你浪漫的用意了!” 我娇嗔地一指头戳到他的脑门上…… 久别重逢,虽然有几句埋怨的话,我仍然高兴!于是,我把他送回招待所。夜半三更,他不放心,又把我送回剧团。我把他送回去,他又把我送回来。。就这样不知疲倦地在街上送来送去,一直送到东方发白。 回到宿舍便躺在床上,下放的情景又一幕幕地在我眼前闪现。可以说,我们的爱情又经历了一场如烟如雾的毛毛细雨,一场如丝如缕的绵绵秋雨,一场如暴如注的阵阵雷雨,又才走到一起。看来“下放” 是真真实实的试金石呀!能试出他心所依,能明白我心所属。缠缠绵绵的两地相思,有如水晶般透明,有如玫瑰般芬芳,有如腊梅般坚强,有如惊涛般的疯狂!尤其正在热恋中活生生地被拆散,更会引起既悲凉又热烈的诸多情感,这恐怕是其他情侣难以理解的。 我们又相聚在一起了。这是一个无比晴朗的日子,太阳很好,风也很柔和,篆塘的小溪流淌在阳光里,汩汩地奔波欢腾,给弯曲的大观路浇上了一条清亮的白光,给昆明奏出了不停顿的美妙乐章。在这和熙的阳光下,我们解除了彼此的相思之苦!甜蜜地挽着胳膊牵着手,再次感受着曾经有过的幸福时光。 我们走进大观公园。这里碧水回环,山石嶙峋,花木荟萃,楼堂亭阁,错落有致。 在这里,我们观过山,赏过月,避过雷,躲过雨,用玩笑掩饰过我们之间那种欲进欲退的初恋,若即若离的情感。虽是旧地重游,仍然感到新鲜。 对岸的西山与大观楼交相辉映。西山的轮廓就像一位美女,所以也被称为“睡美人”。人们常说,“临水识鱼性,近山知鸟音”。今天我们既临水,也近山了。坐在浪花拍击的海滩边,空气中带着海水淡淡的涩香,海风轻柔扑面。看着两只洁白的鸭子嘎嘎地叫着,悠闲地游动。它们粉红的脚掌在透明的水中像浆一样动着,撩乱了水上的浮萍,也搅动了我们的倒影。这使我想起唐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生动描写。 在这春光明媚的海边,名垂玉树临风的架势,给我一个不小的惊喜,款款地说:“云南要为十年大庆献礼。到农垦局商调,要我参加展览设计。一切调动手续都办好了,明天我就在昆明上班了。” 这个天外飞来的喜讯,使我高兴得叫了起来!这一喜讯使我紧锁的双眉一下舒展开来!我期盼已久的事终于来了。老天保佑,苦苦等待的日子总算熬过去了,苦守寒窑的王宝钏终于把薛平贵等回来了!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再也不要你等了,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喔,你真有本事!” “当时有政策规定,哪里来可以回哪里。我从广州来,可以回广州。但我没有要求回广州,就是为了你!” 笑在心里的我,仍然故作郑重其事,“你那个‘不要我等’的来信,使我猜测了几天几夜,也许外面的世界比较多元,也许这距离你无法忍受。可是我依然等着你,等你回来,等你工作安定,纵使我的青春随时光而去,对你的这份情意深藏不变。可盼到的却是‘不要我再等了’!” 他陪着笑脸,故意拖着长音打趣:“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再也不要你等,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书呆子撮撮嘴唇,对我扮了个怪脸,又吃吃吃笑个不停。 看着他傻头傻脸的样子,我差点笑出眼泪。存有的疙瘩也随着他的笑声释然了。“爱”字焊在心窝里,我拳头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虚着力一拳拳打了过去,可马上又意识太过鲁莽,只恨自己以往太自作多情。 我们又开始恢复久别重逢的晚间散步了,手牵手,亲密无间。滇池之滨的海埂,它是一条由泥沙自然堆积而成的长堤,由东向西伸进滇池,宛如一条碧绿的玉带。埂南波光粼粼。埂北绿树成荫,早就是一个景色秀丽的海滨公园。我们游遍了金鱼湖和翠屿洲等风景点。不知不觉,月亮悄然升起,星星也开始闪烁,银光洒落遍地,清新的晚风轻轻拂面,还有不知名的小虫在悠闲地鸣唱,好一幅良辰美景!难怪男女相约要在花前月下,难怪中国有那么多与月有关的名篇佳句,月光原来是这么富有诗意!岂忍负此良宵。我们手牵着手继续在林荫道上漫步,朗诵着杜牧的诗句往树林深处走。这里人不多,也没有路灯,什么也看不清楚。忽然听见轻轻的人声,我在黑暗中凝视了一会儿,才知道是年轻情侣坐在长椅子上小声说话。这时,我才发觉这里有很多情侣,每一对都占据着一条长椅子,有的在窃窃私语,有的默默地互相抱着。看来,自古以来情侣们都爱黑暗的地方。可能是天意的安排,有一对情侣离去,那一条长椅就属于我们的了。 最美好的日子是我休息名垂有空的那天。我们坐在窗前,让阳光柔柔地泻进房间,不知疲倦地说上一天话,没有间歇,没有睡意,只有那聊不完的恋情和期盼。我想,就这样呆在一起,时间不再流逝,世界到此停止运转,这一刻凝至永恒该多好啊! 名垂又一次陷入甜蜜的爱河之中了,他以一种兴奋而又激动的表情讲述着我们的邂逅:“初次见面,你穿一件墨绿色外套,披着一条淡绿色纱巾,云灰色毛呢裤,黑色半坡跟皮鞋。笑时腮边两个大酒窝,一根长辩荡甩腰间,清纯、直率、活泼,富于个性。能在剧团认识你是天赐良缘!我们在一起谈过去,谈现在,谈理想,也谈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可总还觉着谈话的时间太少。让我们就这样永远在一起吧!”说着笑着,他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亮得像星星似的。 我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急忙低下了头,我的心怦怦地狂跳起来! “丽珠,嫁给我吧,让我们就这样永远在一起吧!” 面对他炽热的目光,我感到自己无处可藏。 “你怎么不说话?”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