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华作协再次举办文学研讨会网络文学研究专家应邀出席

    8月24日晚,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再次举办文学研讨会。会员们从读书谈写作、编辑看写作、创新想写作、古典诗词与写作、魁北克生活与写作等多个层面畅谈了文学的意义。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的首席专家、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少数民族骏马奖评委肖惊鸿博士应邀出席并做了演讲。  研讨会上,一直致力于网络文学作者和作品推介的肖惊鸿博士首先向大家介绍了目前网络文学的现状和发展前景。她的发言新颖、开阔,让大家兴味盎然。接着协会六位主讲人:冰蓝、陆蔚青、张岩、唐伟滨、飘尘永魂和紫云分享了他们自己对文学的理解与思考。  长期承担协会编辑工作的冰蓝谈了协会会员扎根魁北克这片热土,书写的篇篇带有温度的文字;知名作家陆蔚青旁征博引谈了她对文学的理解与思考以及科学的进步对文学的影响等问题;集摄影师、话剧导演和作家于一身的张岩谈了他的文学梦想;才华横溢的唐伟滨谈了他对于文学的见解以及古典文学对其创作的影响;常常以《梦开花》微型科幻小说见诸报端的飘尘永魂则谈了他的科幻微小说创作,以及他对微小说小、新、巧、奇等特点的把握;蒙城著名女词人紫云女士谈了她的诗词,以及她对于继承和弘扬古典诗词所做的努力。  此次研讨会精彩、热烈,与会文友纷纷表示获益良多。  (扬格报道)

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举办会员作品研讨会 杨格

(图片:参加活动部分会员合影。) 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 举办会员作品研讨会 5月25日晚,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假蒙特利尔花园咖啡厅,举办2018年首次会员作品研讨会。与会人员在享受美味食品的同时,进行了一场精神会餐。 (图片:杨格副会长主持活动。) 活动由协会副会长杨格主持。 去年,魁华作协出版了小说集《“普丁”的爱情》和诗集《哦,魁北克》,新书出版后,得到了读者的广泛关注。为了进一步提高会员们的写作水平,促进文友之间的创作交流,协会组织了这次研讨会。这次研讨会,既有对两本作品集中小说、诗歌作者的作品探讨和创作体会的交流,也有文友个人出版作品的写作经验分享。 主讲人:舞戈、刘爱丽、索菲、苏凤和邓文长。 五位主讲人,写作风格各异,各有千秋。 舞戈分享了《甄晓武的电影梦》的创作体会,并分享了以第一人称写小说的代入感等写作经验。 刘爱丽介绍了她新出版的小说集《W年代》,并着重谈了反映一个家族史的小说《W年代》。 诗人索菲的诗歌在“喜马拉雅”APP上获得了五万多人次的点击量,在研讨会上,她就自己的诗歌创作做了深入浅出的讲解,并声情并茂地当场朗诵了自己的诗篇。 以写长篇历史小说著称的邓文长先生分享了他写作长篇历史小说的体会,以及他对中外小说写作方法的对比和分析。 集画家、诗人和歌手于一身的苏凤女士谈了她对诗歌的理解和创作,并当场演唱了一首以诗人海子的诗谱曲的歌,博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 研讨会气氛热烈,与会者纷纷就自己所关注的问题向主讲人提问,共同探讨写作的意义和方法。许多会员也就自己的写作情况与大家做了分享。 协会会员陈怡龄除了分享了自己的作品,还向大家通报了近期参加社区新移民文学作品征文(法语)获得的奖项。 研讨会后,与会人员纷纷表示受益匪浅,并期待着下一次的精神会餐。 协会感谢会员廉莉为活动提供的丰盛晚餐。

加拿大魁北克华文文学节圆满成功

10月28日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在蒙特利尔华埠成功举办加拿大魁北克华文文学节。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蒙特利尔总领馆副总领事边志春、副领事梁荩文、魁北克作家联合会(UNEQ)副主席Andre Roy、“蓝色文学节”项目负责人Shelley Pomerance、《华侨新报》社长张健到会祝贺。魁北克作家联合会主席助理Jean-Sébastien Marsan、蒙特利尔反对党主席Valérie Plante、蒙特利尔议员Karine Boivin Roy及Richard Bergeron、国会议员Hélène Laverdière及蒙特利尔市长助理Melanie Faucher等发来贺信。 Read More …

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举办本年度年会 (2016)

4月23日下午,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在英才学院中心校区,举办本年度年会,八十余人参加了活动。年会主题是:文学交流与会员问候。由协会提供自助午餐,新老会员欢聚交流,其乐融融。 Read More …

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举办创作交流活动

5月24日下午,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假蒙特利尔英才学院举办创作交流活动。作协三位会员结合自己的创作实践,与大家分享了小说、诗歌的创作体会。 刘爱丽结合新近创作的小说《第三种爱情》、《重逢》、《斜坡上的米芝莲》,谈了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发现”和感受创作题材的体会,她用幽默生活化的语言讲述了写作这三篇小说的经历,和在创作过程中的文学思考。   曾经的校园诗人,索菲以自己不同时期的诗歌为例,现场邀请凤力激情朗诵,生动地讲述了自己诗歌创作的成长过程,十分感人。 陆蔚青结合自己的写作实践 ,对当今诗歌“现象”谈了自己的看法。她从诗歌的语境美、节奏美、意境美、画面感、以及诗歌中所谓的“留白”引经据典,深入浅出地谈了自己对诗歌的创作理解。   整个活动气氛热烈,她们的演讲精彩,真切,让与会者受益良多。会员陶志健现场诵读了自己创作的诗歌《妈妈自责了》;滕新华也激情朗诵了索菲,陆蔚青的诗作.  

赵江平总领事设午餐会招待魁华作协理事

4月23日,中国驻蒙特利尔总领馆总领事赵江平女士在她的官邸举行午餐会,招待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新一届理事会成员。出席餐会的还有副总领事李意钢、领事单承林和副领事张郝淼。 Read More …

活在当下

林国梁五点半就起来了,比平时提前一小时起床,为的是铲雪。 这雪是昨天下班时分就开始下的,那时,空中不是飘的雪花,而是米粒大的雪粒子。雪粒子下得真是急,加上风力,打在脸上生疼。天气预报说,这将是一场暴雪,降雪量将达45公分。因此昨晚临睡前,林国梁就将闹钟调到了五点半。 妻子夏晓雨和孩子都还在睡着,林国梁蹑手蹑脚地下楼洗漱。洗漱完毕,林国梁弯腰、扩胸,活动了一下四肢,就来到了车库,从墙上的钩子上摘下雪铲,按动了车库门的电钮。车库门徐徐上升,咦,怎么回事?林国梁看见了一人高的一堵雪墙。林国梁叫了一声:“我的妈呀!”没办法,又按下电钮将车库门关闭。然后,掂着雪铲来到前门。 真是大雪封门啊!前门虽说比车库高几个台阶,但门外的雪 也有一米高。林国梁手握雪铲从中铲出一条小道。环顾四周,他们这一排房子家家门前都和他家一样被雪埋半截,而对面的那排房子,门前的积雪却不是很厚。当初买这房子的时候正是夏天,感觉比对面的房子朝向好,楼上的睡房阴凉、舒服,不像对面的房子要忍受西晒之苦。林国梁想,真是有利就有弊。夏天这边好,可冬天遇上暴风雪,这边就惨了。这不,昨夜北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刮,把对面的雪都刮了过来,对面的人家今天可太幸福了。 林国梁甩开膀子干了二十多分钟,累得呼哧带喘的,总算将门口的雪清除得差不多了,但看着车库门前的大雪堆,林国梁有些犯愁:这么多雪要铲到什么时候?用除雪机声音太大,担心会惊醒夏晓雨和女儿嘉嘉,特别是那个才有几个月大的儿子。考虑片刻,林国梁决定先将自己喂饱再说。 林国梁返回屋中,一边烧咖啡,一边将两片吐司放在烤炉里烤,又从冰箱里拿出煮好的茶叶蛋。林国梁的早餐几乎天天如此,只不过有时将吐司换成贝果,将咖啡换成牛奶,将茶叶蛋换成煎鸡蛋。每每吃着这样的早餐,林国梁就格外想念家乡的早点:豆沫、胡辣汤、豆腐脑、炸油条、炸油饼、炸菜角、油炸糕、包子、锅贴…… 屋子里很安静。林国梁吃完早餐,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向六点半。林国梁穿戴整齐出门,先将车库门前扒开一个口,以方便除雪机的工作,随后返回车库再次启动车库门,将除雪机接好工作起来。 隔壁邻居也起来除雪了,彼此寒暄了两句,就各家自扫门前雪了。除雪机的效率很高。在除雪机震耳的轰鸣声里,林国梁想,以前在国内,每到下雪后的第二天一早,家属院居委会的陈大妈就会扯着嗓子满院吆喝:“大家都出来扫雪啦!三号楼一单元的某某某出来了没有?四号楼的某某出来扫雪!”那尖锐的嗓音搞得人心烦。那时候,如果有这除雪机,我把家属院的除雪工作全包了。 林国梁将门前车道上的雪清除完毕,回到屋里,已是七点半钟。往常七点十五分嘉嘉就该起床,这孩子,不叫她就不知道起。林国梁突然想起,这么大的雪,学校肯定不上课。于是,他拿起电话拨往嘉嘉的学校。果然,电话答录器说,因大雪,学校停课一天。 嘉嘉不用上学,林国梁的时间就充裕了,不用照顾孩子吃饭。他轻手轻脚地推开主卧室的门。 自从有了儿子,夏晓雨就把林国梁从主卧室里赶了出来。晓雨是好意,她是怕孩子夜里哭闹,影响林国梁休息。她说,儿子搅合一个人就行了,反正是吃母乳,没必要弄得两个人都受累。 夏晓雨已经起床了,正在盥洗室洗漱。林国梁走到婴儿床边俯下身子看儿子,儿子睡得很香,那粉红色的小脸儿可爱极了,小家伙睡梦中还没忘了吃,小嘴一撅一撅地做着吮吸的动作。“真是个小吃货!”国梁怜爱地小声骂道。 夏晓雨走过来趴在国梁的肩膀上轻声说:“哎,别弄醒他。要不,一会儿他一哭起来,我可惨了。” 林国梁跟着夏晓雨下楼去,边走边说:“是除雪机把你吵醒了吧?我本来想早点儿起床用铲子铲雪,可是雪太大了,不得不用除雪机。你不知道,打开车库门吓了我一跳,门外是一人多高的雪墙啊!” “真的?你怎么不叫醒我起床来看。”夏晓雨埋怨道。 “哦,对呀,我忘了。这么夸张的事情,真的很难遇到。也应该叫醒嘉嘉。”林国梁后悔地说。 来到厨房,夏晓雨给自己冲了杯蜂蜜水,就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坐下。林国梁边收拾自己的午餐包边说:“我刚才给嘉嘉学校打电话了,因为下雪停课一天。我没叫她,让她睡吧。” “哎,这么大的雪你是不是也可以不去上班啊?路上肯定堵得一塌糊涂。” “所以我要早点儿走,我走啦。”林国梁边说边走向车库。 林国梁将车开出小区,顺手打开了收音机。收音机里说13号高速路和15号高速路出现大面积拥堵。林国梁决定放弃走高速路,而改走市区街道,好在家离公司也不是太远。这时,天空又开始飘起了雪花,但风力和缓。雪花在和风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飘着,犹如苍穹中数不尽的玉蝶在飞舞。因刚过完圣诞节,街道两旁许多人家的房门和窗户上还挂着圣诞花环、圣诞彩灯和鲜红的蝴蝶结。银色世界里形状各异的房屋和华丽的圣诞装饰与家家门前树的枝条结冰后形成的琉璃树挂,让人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 林国梁对于这一切已经熟视无睹,他打开车窗上的雨刷,谨慎地驾驶着车辆,随着车流在街道上慢慢地挪着,小心翼翼地避让着街道两旁鼓起的一个个的雪包,那是昨晚停放在那里的车辆。大雪已经将车子埋了起来,有的只露出一个车顶,有的整个都被雪埋住了。一路上,林国梁看到不少人弯腰铲着自己车辆周围的雪,试图将自己的座驾解救出来,也有人手柱着雪铲无奈地看着雪堆,让林国梁觉得好笑。这时,收音机里传来了那首脍炙人口的法文歌《Mon pays》(我的国家):“Mon pays ce n’est pas un pays c’est l’hiver ……(我的国家不是一个国家是那冬天)”这主持人选的歌可真是应景,林国梁心里说道。 原本十几分钟的车程,让林国梁走了一个多小时。看看表,已是九点十分,这是林国梁在这家公司上班以来第一次迟到。公司里空无一人,老板办公室的门也紧闭着。 林国梁服务的这家公司是一个小型的物流公司,全日制工作的也就七、八个人,业务忙时,会临时增加一些人手。 林国梁脱下外衣,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去饮水机前给自己泡上一杯热茶,走回办公桌前坐下。首先回复客户的E—mail,然后整理头一天没来得及整理完的单据,并输入电脑。 老板陈先生和同事们陆续来了,每人进门都大声抱怨一通天气和交通,因此公司里比平时要热闹一些。 中午吃午饭时,老板陈先生对大伙说,大家抓紧把自己手头上的活干完早点儿回去吧,雪还在不停地下着,路上不好走。 “老板万岁!”大家振臂高呼。撂下饭碗,大家忙不迭地忙活自己手头上的事儿去了。 林国梁从公司出来的时候,鹅毛大雪还在下着。看见自己的车已被雪埋住了半个轮子,车后也被铲雪车走过后形成的半米高的雪墙挡住。林国梁从车的后备箱中取出雪铲,一边扒车一边骂:“他娘的,没完没了地下,老子在国内哪受过这种罪啊!”扒了半天才扒开一个口子将车开了出来。 路上,林国梁想,不知道车库门前又要积多少雪了,心里一阵烦躁。 拐到自家居住的小街,远远地就看见嘉嘉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双手推着大雪铲在车库门前铲雪。这十来岁的小家伙虽不是在魁北克出生,却是从幼儿园起就接受“白色课堂”教育的孩子,所以,一看见雪就来劲,小脸儿冻得通红,她也不嫌冷。林国梁把车窗摇下说:“嘉嘉,这么冷还出来,快回屋去。” Read More …

 收拾心情好过冬

作者:杨延颖(扬格) 静,家中只剩我一人慵懒地窝在沙发里。 房间里安静得能听到墙壁上的钟表机器运转的声音,而这是一个无声挂钟,平常是听不到声音的。 国内亲友来家中小住,热闹了十几天。才送走,一下子闲下来还有些不惯。打开电视想让声音陪伴自己。性感的天气预报主持人,正报着天气。咦,周末有雪!又是一个十月底就下雪的年份。难道,又会是个奇冷的冬天吗? 2001年秋,我们登陆蒙特利尔。那年,十月三十一号万圣节那天就是下着鹅毛大雪。我和朋友带着几个孩子去点着南瓜灯的人家要糖。记得儿子第一次过这种节日,很是兴奋。街上,各种妖魔鬼怪手提口袋往来穿梭,妖怪们用他们那或童稚或刚变粗、刚变尖的声音欢笑着、怪叫着。儿子也手提沉甸甸的一袋子糖果,兴奋异常。可他不知道,那个冬天,自那场雪以后,蒙特利尔就开始无休无止的冰天雪地了。那年的冬天可真是冷啊! 扭头望望窗外,后院的草地依然绿油油的,但菜园里的黄瓜藤已经泛黄。挂在枝蔓上的西红柿,因为缺乏阳光的照射,个个青绿,不大可能再成熟起来,成了永远的青瓜蛋。哦,该罢园了。 起身更衣来到后院,将黄瓜藤、西红柿枝蔓全部拔掉,装了满满两大垃圾袋。并将菜地用铁锹翻了一遍,为来年的种植做做准备。当然,还有收获,在枯黄的黄瓜藤上还挂着几根没发现的黄瓜,当然那黄瓜的味道已不大好,吃起来酸唧唧的满肚子都是籽儿。 整完了菜园子来到房前,又将门口的花圃打理一番。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手柱铁锹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突然觉得应该拍些照片纪念一下。反身回屋拿起手机对着花圃、菜园一阵猛拍发了微信朋友圈。名曰:准备过冬了。 天南海北的朋友一阵呼应,着实热闹了一番。朋友们调侃着、评论着。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蒙特利尔寒冷而漫长的冬季,聊着将如何应对即将来临的难熬的冬天。 经过了明媚的春日,灿烂的夏日和浪漫的秋日,我也在想,我该如何打发这个寒冷的严冬呢?忙乎了半天有些倦了,躺在床上歇息,脑子里也在盘算着该干些什么。 嗡嗡,手机响了。打开微信,一位朋友就我发的那组照片发来了这样一条评论:“你在这小块地上打主意?想要一个未来的惊喜么?比如一棵春天的想象!”这诗性的语言来自一位诗人朋友,此公既是浪漫的诗人,也是正能量的传播者。 这条评论提醒了我: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在漫长的冬天里,我应该积蓄力量迎接来年春天的到来。朋友们,收拾心情,准备过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