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星空下

2016年秋天,我应邀去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参加“共通的历史——中国多民族和加拿大原居民文化的比较探索对话”国际研讨会。在会上,来自蒙古族,壮族,柯尔克孜等多个少数民族的作家和学者,介绍了本民族的文化,艺术,历史和宗教等多方位的研究成果,共同探讨民族之间是否有着“共通的历史文化”,气氛热烈而话题深刻。会后,承东主美意,我们到曼侬农庄和印第安居留区六族镇实地考察。这次考察,初看好像是研讨会的一个注脚或补充,而事实上,在两天之后,我深刻认识到,这次考察是研讨会的拓展和深化,是另一次文化旅程的开始。 Read More …

“三八”时节忆母亲 —–谨以此文追思母亲

其实回忆是不需要在哪一个特定的时间的, 对母亲的思念已经融入到生活里了。有时开着车就会想起她的瘸腿,没有车她到哪都不方便;有时会不由得想起在“水晶宫”里等我几天的她,怎么能够在那样冰冷孤独的世界里度过,她每每都是需要暖水袋的;有时旅游出玩,想要是她在该有多好,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 想到深处,会忍不住捶打扶手,不由地大声呼唤“妈妈,妈妈啊!”泪就会涌出来。可阴阳世界相隔如此之远,只有追思可以缓解心头的遗憾。 Read More …

与兔为邻

新搬的家里有一个很大的后院,除了草坪上铺满了厚厚的积雪等待融化,还有一块被石头砌成了方形的苗圃,据说夏天来了可以种花或者种菜,真的很期待「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日子,虽没有古道西风瘦马,但可以悠闲地坐在遮阳伞下,喝一杯咖啡或是品茗一杯上好的绿茶,看自种的果蔬日渐长大,那种田园生活的画面,倒也能为心中赋予一抹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情。 Read More …

又是一年飘雪时

当漫天飞舞的洁白,覆盖了往事与尘埃,寒冷依旧,新春的脚步声却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每当此时,无论我置身何处,都仿佛穿梭于喧闹的街市,那种张灯结彩的喜庆氛围,足以焐热这颗飘泊的心,流浪,放逐,绝不仅仅是诗的语言,有时,面对一次又一次风霜雨雪,真感觉这颗脆弱的心摇摆不定,无处安放。 Read More …

爱心永驻

这几天一直被一种伤感的情绪缠绕着,眼眶总会动不动就湿润。孩子上幼儿园时的老师兼园长助理Meredith被诊断出肺部肿瘤,住院接受化疗两个多月了,可是太晚了,癌细胞已经大面积扩散了。听到这一消息,我震惊了,第一反应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实在无法、也不愿相信噩运真的会落在一个如此善良的人身上,尤其是一个曾经在我的孩子身上倾注了无限爱心的人。 Read More …

风的颜色

早上十点多经常有一群三、四岁的幼童,在保姆一前一后的带领下,牵手拉队的从我家门口经过,十几位小朋友,有男有女,有不同的头发和肤色,却都个个活泼可爱,他们是我家附近日托中心的孩子,只要不是恶劣天气,保姆就会带他们去不远的公园,公园里有浅水池、秋千、滑梯、攀绳等设施供孩童们玩乐。我喜欢见到这些孩子,每当听到他门走近的声音,就会放下手边的工作,走到面街的窗口,待他们走过来和他们打招呼,看着那些纯真的小脸蛋,挥着小手对我微笑的模样,真是逗人喜爱,我能够感受到他们毫无掩饰的真性,以及尚处于童心世界中的纯稚。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