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星空下

2016年秋天,我应邀去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参加“共通的历史——中国多民族和加拿大原居民文化的比较探索对话”国际研讨会。在会上,来自蒙古族,壮族,柯尔克孜等多个少数民族的作家和学者,介绍了本民族的文化,艺术,历史和宗教等多方位的研究成果,共同探讨民族之间是否有着“共通的历史文化”,气氛热烈而话题深刻。会后,承东主美意,我们到曼侬农庄和印第安居留区六族镇实地考察。这次考察,初看好像是研讨会的一个注脚或补充,而事实上,在两天之后,我深刻认识到,这次考察是研讨会的拓展和深化,是另一次文化旅程的开始。 Read More …

“三八”时节忆母亲 —–谨以此文追思母亲

其实回忆是不需要在哪一个特定的时间的, 对母亲的思念已经融入到生活里了。有时开着车就会想起她的瘸腿,没有车她到哪都不方便;有时会不由得想起在“水晶宫”里等我几天的她,怎么能够在那样冰冷孤独的世界里度过,她每每都是需要暖水袋的;有时旅游出玩,想要是她在该有多好,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 想到深处,会忍不住捶打扶手,不由地大声呼唤“妈妈,妈妈啊!”泪就会涌出来。可阴阳世界相隔如此之远,只有追思可以缓解心头的遗憾。 Read More …

“笔缘”千期感言

编辑杨格告诉我,“笔缘”已经一千期了,多么兴奋的事情。也就是说,“笔缘”伴随我们已经走了十九年了,十九年,是一个人从孩子走到成人的完整过程,这是值得魁北克写作人喜庆的,我和“笔缘”的交道很久了,很有感情。 Read More …

与兔为邻

新搬的家里有一个很大的后院,除了草坪上铺满了厚厚的积雪等待融化,还有一块被石头砌成了方形的苗圃,据说夏天来了可以种花或者种菜,真的很期待「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日子,虽没有古道西风瘦马,但可以悠闲地坐在遮阳伞下,喝一杯咖啡或是品茗一杯上好的绿茶,看自种的果蔬日渐长大,那种田园生活的画面,倒也能为心中赋予一抹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情。 Read More …

又是一年飘雪时

当漫天飞舞的洁白,覆盖了往事与尘埃,寒冷依旧,新春的脚步声却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每当此时,无论我置身何处,都仿佛穿梭于喧闹的街市,那种张灯结彩的喜庆氛围,足以焐热这颗飘泊的心,流浪,放逐,绝不仅仅是诗的语言,有时,面对一次又一次风霜雨雪,真感觉这颗脆弱的心摇摆不定,无处安放。 Read More …

有朝一日 (诗歌三首)

《有朝一日》

有朝一日
若你在南方
在鲜花烂漫的陡峭山坡
仰首看到独行的我
你将如何把视线
投射到那片花色海洋

有朝一日
若我在北国
在风雪飘摇的十字路口
蓦然想起久远的
我将如何把叹息
撒落在这片雪色原野

有朝一日
若你我在梦后
在疲惫的人生小站
在默默无语的相视中
望见我眼里的
发现你心中的我
我们将如何
追忆如歌如诉的岁月
用泪水
用无言的承诺
还是用天际那颗滑落的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