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 居 双 城

源 宋


移民加国,居于蒙城,每年仍飞回上海小住,时光不觉在穿梭中流逝。蒙城与上海,两个不同的移民城市,却同样演绎着令我着迷的典雅、神奇与活力,无时无刻不在牵动我的心。

 

蒙城和上海,两座跨越大洋的姐妹友好城市,一个在北美劳伦斯河与渥太华河的交汇处,另一个座落在遥远东方的中国长江口。它们虽没有悠长的历史,却依藉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近现代文明,在近两、三百年里,以超常规的速度蓬勃发展。蒙城在1900年前后,已成为北美第二大都市和加国的经济文化中心,有“北美小巴黎”之称;90年代开启后现代化的进程,如今更繁荣多彩、充满魅力。而上海自1843年开埠后,对外贸易大幅提升,各种产业竟相扩展,最早只有2平方公里的老城区,现已剧变成面积6340.5平方公里、中国最开放的国际超级大魔都。

 

一个“北美小巴黎”,一个“东方大魔都”,它们浓浓的浪漫和历史气息最让我傾心。我爱在清晨的晨曦和宁静里来到老港,感受圣母教堂的祥和气氛,沿着圣母路去卡蒂埃广场和附近的拉姆赛别墅或卡蒂埃故居,追思蒙城的开拓者;有时我从老港漫步到圣劳伦河下游,登上古老的钟塔,俯瞰一下码头全景,然后去考缪纳街上的小餐馆用餐,或喝一杯地道的法式咖啡。秋天,我会去登皇家山,在观景台上饱览漫山的红叶和全城秀色,然后拾阶而下,步入品斯路,到著名的麦吉尔大学,去看迈克考德加拿大历史博物馆,感受加国的历史。

 

而在上海,我会在晨钟的奏鸣声中徜徉外滩,在沿江延绵伸展的闻名建筑群旁流连忘返。海关钟楼庄严矗立,巴洛克式的外滩3号华美绮丽,英国新古典希腊式的汇丰大楼雄伟典雅,新文艺复兴式的和平饭店南北楼见证着马歇尔、司徒雷登、萧伯纳和卓别林等名人的到来。而在平日里,我也会随性在思南路、复兴路;或华山路、武康路;或淮海路、长乐路漫行。那里满是梧桐落叶的烟花柳巷,高雅的氛围映着烟雨斜面扑来,孙中山、宋庆齢、黄兴、唐绍仪、周作民也许在此信步走过,巴金、孔令伟等也曾否在路边的咖啡店驻足而饮?

 

人间沧桑巨变。如今,在蒙城和上海,不仅欧陆风情犹存,现代化的气派更让我振奋。蒙城以航空科学、信息科学和生命科学的前沿产业基地著称于世,它聚集了Bombardier         (庞巴迪)、Bristol—Myers Squibb(百时美施贵宝)、Bell(贝尔)、EA(Electronic Arts)           等一大批世界著名企业,前端技术的应用成果见诸于城,赐惠于民。迷宫般的“地下城”,就是突出的一例。初来乍到,我不止一次地在光影陆离的地下城里迷路,又自有好心人指点我走出迷宫。其实,“地下城”长达30公里,各个通道连接着14个地铁站和那数不清的歺厅、咖吧、商店、影院和展馆,多媒体技术和 wifi电讯系统的运用,沿途的地鉄站和城区BIXI自行车出租系统,把地下、地上连成一体,让人自如而又便捷。无论冬夏,我都有购物休闲的好去处。

 

而在上海,堪称最现代化工程的洋山深水港,是港口、船泊、海洋和清洁能源工程的集大成,它使上海超越新加坡,跃居世界一流的国际航运中心,无愧为世界贸易和港囗的大门户。高达632米的超高层地标建筑“上海中心”,如巨龙飞天,与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遥相呼应、互相联通,集金融、商业、酒店、观光和娱乐于一体,构成为最具规模和特色的“站立着的金融街” 。绵延548公里,连接337座车站的轨通交通线如蜘网分布,几百条空调巴士线和享有世界第一速度盛名的磁悬浮列车,让市民可到达想去的每个地方。快捷便利的快递服务,可在两个小时内送达市内任何一个目的地。上海的发展日新月异,一年一个样,让我感到一年不归就似陌生。

 

我不只为双城的现代化外形所陶醉,更为深蕴其中的移民文化特质所吸引和感染。“兼容兼蓄,开放博大” 的多元文化让我放眼世界、了解世界。在蒙城,我看过身着绿色爱尔兰传统服饰的英裔游行,也曾为绚丽多彩的加勒比海人节里热情奔放的舞姿激奋,还为飞龙舞狮的中国春晚喝釆。每年一次的同性恋者游行和“裸骑”,显示了城市的宽容和开放。国庆大游行更是世界各族裔和睦大家庭的展示和缩影。这种友善、祥和的文化氛围,不正是我所追求的吗?

 

同样,在以“海派文化”著称的上海,人们的衣食住行,乃至文化喜好和生活方式,处处呈现出多元化的特色。每次小住上海,我总会适逢一些国际性和中国区域性的文化交流活动,如电影、戏剧、音乐、服装、美食或旅游等节庆,令人应接不睱。仅以戏剧为例,除国外来的之外,本土的沪剧、京剧、昆剧、甬剧、苏剧、扬剧、评弹等剧目就不计其数。每次回沪,我都不失时机地尽情享用各种“文化大餐”。今春在上海,给我印象深刻的剧目之一,是由上海京剧团和上海戏剧学院演出的莎士比亚名作、京剧版“王子复仇记”。该剧以中国京剧的传统形式,把西方名著的内容和人物表现得淋漓尽致,体现了“海派文化”的特色和创新。

 

“创新”是移民城市的天生品质。我寄希望于双城在创业创新的追求中不断进取。如今,蒙城提出“想象— 建设2025蒙特利尓”的规划,以五大领域的设计创新为城市持续发展的动力。而以“科技创新”为驱动力的上海,不久将在产业结构的转换中“涅槃重生”。未来的双城一定会更美好。

 

呵!上海和蒙特利尔,一个是我梦廻情绕的故乡,一个是我依亲相逢的异乡,它们都无可替代地存在于我心中。我爱双城,心系双城。更愿这两座姐妹城在友好交往中携手共进。我也将在两城的穿梭中学习人生、体验人生、充实人生。

 

2016.7.28

《路比华讯》2016.8.12发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