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20 号(2018/8 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20号(2018/8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重要通知

亲爱的协会会员:

中国重要文学杂志<收获>编辑部主任,文学博士叶开到访蒙特利尔,应协会邀请做文学主题演讲。

主题:现实侵入小说:如何更好地表达这个世界。以及语文教材研究与批判。

时间:9月9(周日),下午两点开始。五点会员和参会人晚餐(会员免费,其它人十元)。

地点:花园咖啡快餐厅 地址:3550 cote des neiges H3H 1V4 ,店在蒙城著名的牙博士诊所楼下一层,坐车出绿线Guy Concordia 地铁(有白求恩像那个出口),在地铁口转165路车坐三小站,cote des neiges /doctuer penfield下车后过马路,或出地铁口北上步行8分钟,周围街道有免费停车位或打表停车位,要耐心找。餐馆电话:5149336275。

协会感谢张云涛会员的直接联络。

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

目录

协会动态

——魁华作协再次举办文学研讨会 网络文学研究专家应邀出席

——婉冰获“阳明文化杯”世界华文诗歌大赛优秀奖

欢迎新会员

会员作品选登

——路易斯•马吉尔与我彻夜不眠 文/陈怡龄

——那个清香的早晨 文/范秀洁

——书香回味 文/古沙

——汇集心灵力量的灯塔 诗/婉冰

魁华作协再次举办文学研讨会

网络文学研究专家应邀出席

8月24日晚,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再次举办文学研讨会。会员们从读书谈写作、编辑看写作、创新想写作、古典诗词与写作、魁北克生活与写作等多个层面畅谈了文学的意义。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的首席专家、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少数民族骏马奖评委肖惊鸿博士应邀出席并做了演讲。

研讨会上,一直致力于网络文学作者和作品推介的肖惊鸿博士首先向大家介绍了目前网络文学的现状和发展前景。她的发言新颖、开阔,让大家兴味盎然。接着协会六位主讲人:冰蓝、陆蔚青、张岩、唐伟滨、飘尘永魂和紫云分享了他们自己对文学的理解与思考。

长期承担协会编辑工作的冰蓝谈了协会会员扎根魁北克这片热土,书写的篇篇带有温度的文字;知名作家陆蔚青旁征博引谈了她对文学的理解与思考以及科学的进步对文学的影响等问题;集摄影师、话剧导演和作家于一身的张岩谈了他的文学梦想;才华横溢的唐伟滨谈了他对于文学的见解以及古典文学对其创作的影响;常常以《梦开花》微型科幻小说见诸报端的飘尘永魂则谈了他的科幻微小说创作,以及他对微小说小、新、巧、奇等特点的把握;蒙城著名女词人紫云女士谈了她的诗词,以及她对于继承和弘扬古典诗词所做的努力。

此次研讨会精彩、热烈,与会文友纷纷表示获益良多。

(扬格报道)

婉冰获“阳明文化杯”世界华文诗歌大赛优秀奖

由华文诗人协会与贵州云阳地区主办的“阳明杯文化”世界华文诗歌大赛近日揭晓。此次大赛由海外诗人和中国少数民族参加,投稿众多,我会婉冰榜上有名,获优秀奖。

欢迎新会员

最近有三位文友加入了作协,热烈欢迎周扬俊,秦伟,张雯丽。

简介如下:

周扬俊,笔名坐忘。诗人,翻译,小说作者。毕业于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微信公号“文心论道”。微型小说《子君的梦呓》发表于《当代》,中篇小说《青春之歌》合集出版,出版译作《刘琦作品集》,小说散文发表于《中国日报》。加中笔会会员,四季诗社成员,网刊《渥水》编委。

秦伟,八零后,笔名梵说,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著有长篇小说《月下佳人》,中篇小说《绢鸟》荣获第一届水木文学奖入围奖。

张雯丽,湖北武汉人。在武钢工作期间,有多篇诗歌散文发表在《武钢工人日报》

会员作品分享

路易斯•马吉尔与我彻夜不眠

文/陈怡龄

这故事从何处说起呢 ? 就从一朵玫瑰开始吧 !

我独自在深夜里徘徊,路易斯•马吉尔(Luis Miguel)从我身边走过,一手拿着玫瑰,一手迅速地攫住了我,用他那淡绿色的眼睛盯着我,低声地跟我说: Contigo (跟你一起吧)。我顺手拿了那朵玫瑰,看到了路易斯•马吉尔风采: 他那半闭半张的淡绿色眼睛里永远闪耀着热情的光芒,定定有神的看着我。

当他的歌声响起,宛若深夜里一朵艳红的玫瑰冉冉绽开。它的色泽、它的亮点与阴影所形成的构图,每一片花瓣、每一条曲线、每一处皱褶,都在挑逗着你内心深处中的一份渴望,这绝对是艳丽的、煽情的、如热火般一样的将你的灵魂彻底燃烧。每当夜深人静,我独自一人摇着笔杆爬格子时,路易斯•马吉尔会托着我的后脑勺,双手伸入我的后颈,在我耳中低语着、吟唱着,从耳朵到头顶回响着他的声音,勾引、羞涩、诱惑、娇嗔、欲望高涨,如此的诱人又如此的销魂。那朵玫瑰再度盛开,艳红欲滴的色彩泛着奇幻的光芒,他的歌声化为微风,花瓣渐渐散开在空中飞舞,如丝绸、如薄纱般的阵阵扬起,在夜空下凝结成一串串的音符律动着,这些音符很快又化成众多小提琴的琴弓,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拉动着,这些琴弓,一会儿像剑客手中的西洋剑,一会儿又像是牛仔拋出的绳索,在空中挥舞着。数不清的线条化为吉他弦轻轻拨动,像是吐出内心中的情感般悠扬。小喇叭的声音清脆响起,像是这些音符的领航员般,带领着所有的音符在夜空下旅行。

彻夜不眠的我,有路易斯•马吉尔的陪伴,把我的想像推到另一个境界。我像个游魂在星空下游荡,天籁在我四周响起。在心驰荡漾之中,我看到那些穿着绸缎晚宴服的都会女郎,脚下光滑布料摩擦地板沙沙作响中,与她们的伴侣翩翩起舞,我就这样进入他那奢华的飨宴,坐在吧台旁,看着人们浅尝龙舌兰酒,舞池的人们一遍又一遍踏着舞步、旋转,水晶灯映出了我们的身影。他那浅绿色的眼睛直视着我,像宝石一样泛着诱惑的绿光,这光芒渐渐地又转为月光,在夜会结束后,我乘着小船,在月光倒影的水中,缓缓地航向远方。

年少的我,常趴在大窗户下的木头地板上,咀嚼着难懂的文字,一遍又一遍读着他的歌词,让自己的想像飞到十万八千里外,各种浪漫的情节宛若电影胶卷一般放映在我脑海闪过。所有的牛仔英姿焕发的骑在马上,身后载着一位戴着白纱,穿着传统洋装的少女,娇艳如五月的花朵般,与她们的英雄共赴村子里的节日庆祝会。喇叭宣布节庆的开始,洋溢欢乐的气氛中,牛仔的红围巾和少女的裙摆在我眼前晃动着。那些黑发黑眼,挺着肚子、穿着白色传统服饰的乐手们,墨西哥宽帽下藏着他们的微笑。

镜头很快又转到我和另外一半踏入礼堂的时刻,我们踏着路易斯•马吉尔的祝福旋律,大方坦承偷了对方的心,互相成为爱的俘虏,一辈子逃不出对方的手心,我和另一半交换眼神,相视而笑。路易斯•马吉尔水晶般的歌声如泉水般湧出,花儿陶醉在春风中,我们的天空成了粉红色。这一刻,我终于跨入了路易斯•马吉尔世界中的盛宴。

不知不觉就这么过了二十多年。我的四轮人生开始后,路易斯•马吉尔又出现在驾驶座旁。每当夜幕低垂,我准备开车回家之际,总能见到他就坐在车里等我。虽然我们未曾谋面,但熟悉如老朋友,我对他的气息、停顿、声纹都瞭如指掌。不论是星空下、狂风中、豪雨里,那段回家路途上,当所有的人都睡了,只剩黑暗与我自己相伴时,路易斯在我身旁,用他淡绿色的眼睛和露齿的微笑注视着我。在曼妙的音乐下,我又成了夜里的游魂,思绪越飘越远,越飞越高。此时车子过弯,由上往下看,我流浪过城市的夜景一点一点的显露出来,大片的、重叠着出现在我眼前,如同洒落在黑绒布上的钻石与珍珠般耀眼。我在夜空中漫游着,不受任何拘束的俯视我过往的一切。路易斯打开了我的记忆之盒,滔滔不绝地唱出我的年少情怀,不论我在台北、东京、泊桑松、巴黎还是在现在的蒙特利尔,他,如同二十多年前一样从未改变,毫无条件的跟着我的足迹。

我的脑海,在这天马行空的旅程中,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图像,如繁花盛开般的耀眼,当我神游于自己的世界中,路易斯•马吉尔的歌声总能引诱出我的思绪,笔杆下就浮现了更多的文字。他的音符我的文字,在夜空下如泉水般不断地湧出,相互感应、呼唤、奔驰。我们如此彻夜不眠,喋喋絮絮的对话从夜半到黎明。

我常常拿着那朵红玫瑰在夜里徘徊,想到这一串与路易斯•马吉尔共享彻夜不眠的日子,宛若井中的泉水般可爱,又如壁炉里的火一样永远宜人,那是世界上失落的一角,我的秘密花园。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8/5/11/780期)

书香回味

文/古沙

上学识字了,我喜欢看书。

小时候,我最喜欢看的书是连环画,学生们都叫小画册。

每天下午课外活动时间,一个背着布包卖小画册的老汉总会准时来学校门口。老人把小画册摆在学校门口的青石板上,小画册封面花红柳绿的很吸引人。《大闹天宫》、《武松打虎》、《案中案》、《虎牢关》、《范进中举》、《茶瓶计》等很多。一本小画册定价2毛左右,可惜我没钱买。

为了看小画册,我到处跟人说好话借着看。我帮同学做过作业;我替人扫地做值日。借来的小画册在我手里时间不多。为了看得快,有时我只读画面下面文字说明的最后一句,故事情节倒也能看懂。我也知道我有的做法不对,但我抵御不住图文并茂小画册对我的诱惑。

一次,一个学生买了本《袖里乾坤》。我借看他不肯。上体育课我装病缺课偷走他的小画册。我爬到一棵大树上看得津津有味。课后,我悄悄把小画册放回他桌斗里,那孩他不知道。不料同桌却揭穿我说:“偷人家小画册了吧?”我学人说:“窃书不能算偷嘛。”

我村有个老头,很会讲鬼故事。老人介绍我看《聊斋》,说书里全是鬼。捧着《聊斋志异》读《画皮》一节把我吓的毛骨悚然。妈说,害怕你还看,成书愚了。书愚?我想到,我有个老师叫“树玉”,他发表文章署名叫“书愚”。这让我觉得“书愚”意思也不赖。

上高小学校有个图书室。我开始借大本小说看。虽说书中有生字,但故事内容我能看懂。老师说多看点名著好,能长知识,也能提高写作水平。有位老先生见我看《水浒》,他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

“愿闻其详。”我随口问。

老人笑说:“好个小子,你会说学问话了,慢慢体验吧。”

老人没有直接回答我。后来我问老师,为啥说“老不看《三国》,少不看《水浒》?”老师说,《三国》故事多非正史,图人之计诡秘多端。世故老人看了,难免愈加老谋深算甚至于沟壑填胸,这与老人身心不好。青少年血气方刚,容易冲动。看了《水浒》充好汉意气用事,容易惹出事来。

后来,我看《三顾茅庐》。学书上“三顾”写法,我写了一篇文章《三送棉大衣》。文章写我感冒就寝时,一位同学要把他的棉大衣给我盖在身上。天气冷,那位同学的被子也单薄,我执意不要。半夜上厕所时,我发现那位同学的棉大衣在我身上盖着。我悄悄又把棉大衣给他送了回去。第二天起床时,我见那位室友的棉大衣仍然在我身上盖着。我感

冒好多了,这让我很感动。后来,《三送棉大衣》文章发表在郑州晚报上。这事给了我很大的鼓舞。

《水浒》故事让我爱不释手。在家我边吃饭边看书。妈不让我吃饭看书,说书里的学问随饭你吃了记不住。哈哈,妈这话我不信。

我看《儒林外史》、《隋唐演义》、《拍案惊奇》、《狄公案》、《海底两万里》、《梦溪笔谈》、《十八国临潼斗宝》等。书看到热闹处担心妈叫我干活,我爬到家门口大槐树上躲着看。

有一次,我村上来了一个河南坠子说唱班子,天天下午说《罗通扫北》,打得非常精彩。说书人说到热闹处,总会忽然来了一句:“只见那人手起刀落,”跟着锣鼓“哐啷”一响,紧接着说书人又来一句:“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哎,说书人立马停下来,休息喝茶他不说了。

这时,我身边一个人急问下情,我接着往下跟他说。不过,说书人看着我像是不高兴,大概是他不想让我点破他留下的悬念吧?

后来,老师介绍我看两本故事:白话《中国通史故事》和《资治通鉴故事》。这些故事大大丰富了我的历史知识。高考我历史答卷比较好,得益于我阅读的历史故事多。我把中国朝代兴替串成顺口溜背下来,答对了考题“从古至今,依次写出中国历代主要王朝”。考试结束,送考老师说:“就我所知,这道高考题咱班考生只有你完全答对了。”

书香旧事让我增长知识,教我知书达理。读书我能与古人对话、也能到未来傲游。写作引用名人锦句、历史典故,能为我的文章增光添彩。

书读得多了,我心中有“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感觉。

那个清香的早晨

文/范秀洁

夏天,去André-J.-Côté 公园野餐、看日落,成了我们多年乐此不疲的户外活动,每次从停车场经过站立在河边的社区活动中心,都是一晃而过,从来没留意,其门前花坛两旁,各有一棵洋茉莉树,依花坛的长椅前围着半圈儿月季花丛。吸引我们眼目的,是河对岸变换无穷的晚霞,和落日余辉的绚烂。

今年夏至刚过,我丈夫突发奇想,唤我在周六的清晨去André-J.-Côté公园赏晨光。

公园里,除了一个少年在荡秋千,只有我们夫妻俩携手而行。沿着平时的路线缓步四顾,被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引向了花坛。驻足,原来花香飘自开满白色花朵的两株小树,我俩不约而同地坐在长椅上,却待静心被茉莉香熏绕,面前的月季花从,随风送来沁人心脾的清香。

淡淡的花香,淹没在平日急匆匆的脚步里,以至于我们屡屡途经花坛都不闻其香,即便有微弱的香气飘过,也是在说笑声里一带而过。

今日,沐浴在柔和的阳光下,静静地坐在长椅上,轻轻地呼吸着纯天然的花香,任其流淌在身体里舒筋活血,奇幻异想,脑海里渐渐理出了头绪。清香,是酸甜苦辣日子里的精神调味品,是繁忙工作中飘荡在驰骋空隙里的精神氧气。

在这清香缭绕的时刻,外祖母的形象映入眼帘:身穿手缝月白斜襟布衫,梳着盘头发髻,一个斗大的字不识仨的旧式妇女,用她朴实无华的语言,道出了人生在世,需要一点儿高于柴米油盐的品相。

当她看到我们在停课闹革命的大潮里,整天不是去防空洞玩儿捉迷藏,就是在家门口弹玻璃球时,姥姥用晋南话对我们说:你娃地撒吃喝停当喽,看(nia)一下书,这居舍不净是吃喝,有一撒(一堆)书哩。

正值上小学三年级的我,在外祖母的督促下,在有限的可读书籍里,开始过上了一种除了吃喝拉撒之外的阅读生活。

书发出的油墨香气,撩拨着我的心扉,视线从学工学农的飞尘里,移向了陌生又遥远的地方。

移居蒙城,在粗茶淡饭之余,时不时捧起书,为自己增加一滴香气,茶饭就有了可品尝的滋味。

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或无缘得奖却是写作大师级别的人物,大多数都声称自己是讲故事的人。生活中每天都发生着形形色色的故事,会讲的和想讲的人比比皆是,唯有心静的人,才能体会故事背后的辛酸苦辣,才能提笔写下旷世之作警醒世人。快板节奏的日子里,唯有心静的人,才能品茶、品酒、闻花香、听鸟鸣;才能激活深埋在心底的那根经络,按一下就活血化淤。

《警世贤文》有名句:梅花香自苦寒来。梅花的冰肌玉骨,凌寒留香,是独一无二,惊艳又傲然的,而茉莉花和月季花发出的香气,是淡淡的、幽远的。花枝在经历蒙城冬季极寒天气后,花朵不声不响地如期开放在圣劳伦斯河边,只有心静的人,才能赏其花朵,闻其清香。它泰然处之,心静之人寻的恰如其本性。

定居蒙城近三十年里,搬家无数次。每每入住新居,买花弄盆栽,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并不是每一盆花都散发香气,但我依然精心伺弄。养花养心,每一盆花,都是我的精神给养,和氧气。夏天在花园里种花弄草,种的是精神种子,浇灌它生根开花结果。并不是每一株花都惊艳夺目,只要它开出自己的风采,就赏心悦目。种花养花的心是静的,它让我暂离苟且,追寻远方的诗和梦想,细细品尝从油盐酱醋之外飘来的一股清香。

那个早晨,我的心如此安静,充满清香。

汇集心灵力量的灯塔

婉冰

五千年的文明古国

出现了孔孟朱王儒家四圣

一代先师

在贵州龙场蛮荒之地

潜心修卷

朴实的民风

传递着人心的善良温暖

云岩的山水

因圣贤

悟道授业讲学而钟灵毓秀

儒释道三家的思想精髓

终成一体

知是行的主导

行是知的实践

心若不动

万事从容

一代鸿儒

修身定国安邦名垂千古

阳明文化

以其通古博今和自信自强

成为闪耀于世界的

一道神奇的东方智慧之光

致知格物

道无古今

致良知

蕴含深厚的道德哲理

知行合一

是物质社会的精神根基

重德修文从善

是历史和时代的呼唤

阳明文化

这座汇集心灵力量的灯塔

必将

彪炳千秋万代

造福美丽中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