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23 号(2018/11 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123(2018/11)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郑南川小说《告别》入选《香港文学》世界华文作家微小说展

——索菲诗歌发表在《作品》2018年12期

欢迎新会员

——欢迎新会员林怡君

会员作品选登

——染发                                 文/郑南川

——闲话幽默                             文/古沙

——野韭菜花                             文/居正

协会动态

郑南川小说入选《香港文学》世界华文作家微小说

《香港文学》2018年12月刊登世界华文作家微小说展,郑南川小说《告别》入选。

索菲诗歌发表在《作品》2018年12期

索菲诗歌发表在《作品》2018年12期《中国新归来诗人》专辑。

 

欢迎新会员

林怡君,笔名绮莉思,发表作品:

《一眼千年》发表于《七天周刊》2018/11/1

长篇小说《玫瑰心结》发表于镜文学网站2018/6/4

 

会员作品选登

染发

文/郑南川

春姐刚满四十,头发就白了大半,尽管长着一个漂亮的脸盘,一眼看还是超越了不少她的年纪。

她也是在这个年纪出国的,国外的女人都染发,这事对她触动很大。在国内小镇子里,没人说染发好的,听那些懂行的人说,那些染发水都是化学用品,对皮肤伤害很大,甚至对大脑都不好。她对地方医院有一位医生的话很信,说染发是引发皮肤癌的直接杀手。春姐虽说对自己长出的白发有些苦恼,但潜意识里给自己留了底线,无论如何也不染发,还嘲笑老外,觉得他们愚蠢。

不过,白发确实给她带来了一些“问题”,在一次地方拍电影选演员时,导演看她黑白发交融的形象,还选上她出演一位年迈老人。开始她有点“委屈”,至于这样让人看得如此苍老吗,后来想想,老外也看不准咱中国人的年纪,再说,难得的一次出演机会,她欣然答应了。

有了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机会,而且,这次她出演的角色从走场演员变成了配角演员,这可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和感觉。不过,这个角色年纪跨度大,要从三十岁一直演到七十岁,导演要求她必须染发。这件事是一个“考验”,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想到给自己染发,这几乎是没有选择的,她答应了。

染发时,由于心理作用,她感觉头皮好像刺激很大,国内听到和知道的那些“说法”,在她脑子了转了一圈。等把头发染好,站在镜子前一看,她自己才被吓了一跳,里面的女人比她现在小了十几岁,很久没见到自己这么美了,万万没想到,染发的感觉这样神奇。见到她的朋友们都说,这才是最好看的春姐。

这场戏经过几个月的排演,她的头发又回到了现实。当她完成了这部电影,再次站到镜子前时,实在不喜欢眼前这白发苍苍的形象。

出国几年,她从憎恨染发,到很想染发,现在对过去的“想法”开始质疑起来。实在有些忍耐不住,她到医院去咨询医生了。等她把问题说完,医生说,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整个加拿大人都在染发,应该不是问题,可能因为过敏或其它个人身体的问题,当然是另当别论的。春姐听后非常兴奋,她开始染发了,而且换过不少颜色,有了多姿多彩的美丽。

后来,有时听到有人批评染发时,她倒自信地说,生命几时有,活在当今日。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8/9/7/795期)

 

闲话幽默

/ 古沙

著名画师张大千见到京剧泰斗梅兰芳,说:

“梅先生,你是君子,我是小人。”

梅听之愕然,遂问:先生何出此言?大千笑曰:你唱戏,是君子动口;我画画,属小人动手。

一时间,在场的人无不为大画师的幽默所折服。由此幽默话,相见气氛活跃。梅兰芳和张大千的关系也一下子拉近了许多。

幽默是一种智慧。幽默带给人快乐。

“幽默”一词,源自英语humor,意思是滑稽或令人发笑。“幽默”是林语堂先生翻译过来的词汇。清石成金说过,人以笑话为笑,我以笑话醒人。幽默轻松醒人,所以学会幽默是一种成长。

许多历史名人不乏幽默智慧。苏东坡官不得志,屡屡被贬,且越贬越远。当时海南的儋州,属千至千不回的蛮荒之地。而苏东坡写诗:

心是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生活在逆境中的苏东坡,幽默自嘲。“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有奇绝冠平生”,“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苏东坡随遇而安的心态,把生活的每一个当下都过得有滋有味。

幽默的精髓是悟性。幽默是语言艺术。幽默是笑料,没有笑声的生活是无味的。幽默是与残酷生活的化解。幽默是面对无常世事的平常心。《辞海》里的这些话给人启迪。

许多的历史名人,为我们留下了幽默的智慧。如:

爱因斯坦写信跟卓别林说,你的《淘金记》影片虽然无声,但为世人所理解,你必将成为伟大的人物。卓别林回复爱因斯坦说,你的《相对论》为世人所不解,你也成了伟大的人物。

中国现代小说家郁达夫收到一笔稿酬。他请朋友吃饭。饭后,郁达夫脱下鞋子,从鞋里抽出一张钞票付账。朋友奇怪地问:“你怎么把钱藏到鞋子里?”郁达夫答道:“这个东西以前一直压迫着我,现在我要来压迫它。”

安徒生生活简朴,戴了一顶破帽子出门。一路人讥笑他说:“你脑袋上的那个东西,能算是顶帽子吗?”安徒生反问其人:“你帽子下的那个东西,能算是个脑袋吗?”

一位外国记者见林肯(美国第16任总统)在擦自己的靴子,轻蔑地问:“总统先生,您经常为自己擦靴子吗?”林肯反问记者:“那么请问,你经常给谁擦靴子呢?”

瞧,这些语言是多么的幽默与睿智。名人的幽默故事,难道给你带来的不是生活的轻松与快乐吗?什么是幽默?林语堂先生说,幽默是一种真实的、宽容的、同情的人生观。幽默是一位冷静而超远的旁观者。幽默常常使人笑中带泪、泪中带笑。幽默是一种悲天悯人的心态。林先生对幽默的这些诠释,听起来很哲学吧?

有人说,幽默是穷乐。人乐而忘忧,把苦日子过乐了,这不好吗?金圣叹有33个“不亦快哉”。连风筝线断了,他也不亦快哉。金圣叹不与苦难较真,享受生活的豁达。有什么不好呢?

在一次宴会上,送菜员把酒杯碰倒了,红酒弄脏了大姐的白衬衫。

“谢谢帮忙。”大姐笑着对服务员说。大姐这幽默话,引得人发笑。尴尬的局面被打破了。幽默化解了矛盾冲突。

在公交车上,一位穿高跟鞋女士孩踩了人家的脚。那人说,谢谢你踩我脚。女士说声对不起,笑着问:踩你脚还谢我?对方说,我脚气发作正痒痒,你这一踩,我不痒了。身边笑声顿起,车箱里很温馨。这说明和幽默的人在一起,能获得生活的阳光与智慧。

幽默是语言的艺术。恰到好处的幽默绝对是智慧。

不过,幽默也应把握分寸。幽默过分即丑陋。如有人说:“我喜欢孩子,但更喜欢造孩子的过程。”这话低俗,不为幽默。如有人说:“排大队中,我才知道自己是龙的传人。”这话在发泄对人太多排长队的怨气,算句幽默话吧。“我掐指一算,发现你的命里缺我。”谈恋爱时,小青年幽这一默,一定会赢得姑娘的笑声。“我这辈子本事不赖,也就俩不会,这也不会,那也不会。”这话挺幽默的。

幽默是一种尊贵。生活中需要幽默。

                                

野韭菜花

/居正

外婆家在黄土高原东头的丘陵地带,沟沟壑壑里长满了野菜野果。小时候放暑假到外婆家,总是和表兄弟姐妹们可了劲地疯,有时也会挎个小篮子去挖野菜。

野菜有很多种,野葱野蒜野韭菜,芥菜蕨菜马齿苋,薄荷苦菜刺龙牙,山坡上成片成片的,一会儿就可以采一大筐。

印象最深的还是野葱野蒜和野韭菜。野葱是一丛一丛的,样子有点像小葱,野蒜都是独头的,辛辣之极,被蜜蜂蜇了后抹上点蒜液,马上就能消肿。野韭菜最多,通常都是长满一片山坡。野韭菜的叶子是细细的圆圆的,中空,而非常见的扁窄叶子。野葱和野蒜苗拔下来,无论是炒肉还是炒鸡蛋都很好吃,野韭菜太细了,大家钟情它是因为那野韭菜花。

到了夏末,野韭菜花开满山坡,略带粉色的白色小花随风摇曳,就像一面绿地印白花的绒毯,躺在上边看着蓝天白云叫你不想动弹。这时附近的人都会全家出动去采韭菜花。把这些小白花采下来晾干,就成了绝佳的调味品。野韭菜花用油炒一下,香味能飘出半里地,不管是谁家炒了,一村人都会知道。无论是放在汤里还是拌在菜里,食欲起码提高两成。要是在村头老榆树下端着一大海碗杂面面条,烹上野韭菜花再打上一个鸡蛋卤,边吃边摆龙门阵,就是神仙也不过如此。

后来农业学大寨,丘陵被开成了梯田,野菜丛生的地方不多了,要采就要走很远的路。而现在,随着人们对绿色食品的向往,野韭菜花和韭菜花酱成了那个地方的特产,只是所有的野韭菜已经不姓野,都是大面积种植的了。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8/9/7/795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