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27 号(2019/3 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27(2019/3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北往公众号征集作品通知 

——2019年会成功举行立“向往文学奖”基金 

——周善铸文集》出版 

——郑南川新书《在另一个世界死去》出版 

 

欢迎新会员 

——欢迎新会员杨旭昌先生 

 

员作品选登 

——《在另一个世界死去》自序                文/郑南川 

——陋室铭                                  文/张廷华 

——未若柳絮因风起                           文/紫云 

——四十年后忆芳华                           文/依天 

 

北往公众号征集作品通知 

亲爱的协会会 

<北往魁北克文学>加拿大魁北克作家协会平台,以魁北克风格精神一直成为海外华文文学的一个特色名片,受到广泛欢迎 

鉴于微信平台的广泛性和个性化,协会将对协会平台的特色发展做出新的改进。2019年度,为会员提供更好的服务 

平台决定推出会员作品收藏版系列,一方面推进大家写作积极性,另一方面为会员提供收藏作品提供方便 

平台将选登会员最好的作品,题材不限,提供作品(一次性),如果有更多作品,”收藏版继续提供服务 

诗歌类:不少于30; 

微小说:不少于5; 

短篇小说;不少于3千字(一篇或两篇); 

评论和随笔:不少于3千字(可以两篇); 

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品,确保质量。编辑有选编权力 

提供(word)版文字,最好不要自己处理,可以提供个人简介,清晰的照片或作品说明等 

文稿发自:zhengnanchuan094@ Gmail.com 

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 

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举办年会 

立“向往文学奖基金 

  3月10日,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举办2019年年会设立“向往”文学奖基金。
  是日正午,雪花飞舞。蒙城著名的花园咖啡厅里咖啡氤氲、美食飘香。来自四面八方的文友欢聚一堂,共襄盛举。
  会上,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主席郑南川先生做了2018年协会工作报告。他说,去年一年,协会的工作硕果累累。组织了几次文学研讨活动,并邀请国内知名学者、作家与会员交流,开阔了大家的视野,同时也将协会会员的作品推向世界华语文坛,并鼓励和帮助会员出版个人专辑,极大地鼓舞了会员们的写作热情。今年,除了继续做好上述工作以外,还特别设立了“向往”文学奖基金。
   “向往”文学奖基金是以已故作协老主席刘伯松先生的临终捐款为基础,每年评选一次,以此奖励那些在文学创作中获得优异成绩的会员和对协会的工作有特殊贡献的人。
  在当日的年会上,索菲、婉冰、金繁漪、绮莉思等文友分别就自己的文学创作心得和获得的奖项与会员们进行了分享和交流。
  年会在热烈的气氛中落下帷幕 

   (扬格报道) 

 

《周善铸文选》内容简介 

上海辞书出版社最近发行了我会员新书《周善铸文选》。作者生于1931年,16岁因父亲早逝,辍学进浙江平湖林森兴木行当学徒。1952年,同等学历考入杭州六中。毕业时被保送苏联留学,因种种原因未去成,改进南京大学物理系。1958年,保送北京大学原子能系跟随苏联专家学习。毕业后进北京中国原子能研究院和中科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多次获奖。1986年,依据中、法科学院交流协议,以高访学者身份,赴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开展合作研究,前后12年。巴黎核技术大会上,被推举为18名国际顾问之一。1998年巴黎退休,至今享受中法两国政府终身退休金。 

经历过少年时期的坎坷,科研工作敬业勤奋。一次核物理实验,三天三夜没上床睡觉,二条腿肿得连袜子都脱不下来了。另一次快中子物理实验,因为太投入,差点死于非命。经上海中山、曙光两家中西顶级医院抢救,以及核工业部苏州医学院、青岛疗养院的积极医治和休养才有所恢复,但再也不能参加大辐射剂量的核实验了。 

退休后,以丰富的生活经历为基础,跨界文学写作,在海内外大报名刊上发表文章三百余篇,本书从中选取了164篇。除国内的《新民晚报》、《解放日报》、《文汇报》、《光明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外,主要出现在美国《世界日报》、《世界周刊》和加拿大《路比华讯》、《七天》、《此时此刻》、《蒙城华人报》等诸多著名报刊上。耄耋之年被吸纳进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并聘为蒙特利尔市历史最悠久的华人报刊《路比华讯》的专栏作家。 

本书为自传体散文集,描述了作者从学徒到学者,从国外到国内,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跌荡起伏的一生,比虚构的小说还精彩奇崛,并提供了作者大半生各个时期的彩色和黑白照片数百帧。 

 

郑南川新书<在另外的一个世界死去>出版 

郑南非虚构作品<在另外的一个世界死去>由台湾秀威出版社2019325日出出版社鼎力推出的个人文集的第三部。作品通过發生在世界不同的國度裡「死」和「經歷死」的故事表達著共同的人性本質和情文章充滿了對人性精神與生活本質的反思。 

〈在另外一個世界死去〉描述了作者在古巴親眼看到的「死亡」故事;〈病房日記〉記錄了自身從鬼門關前走一遭的「猝死」與「康復」過程;〈讓克里夫先生的六封信〉揭露了一段奇妙的際遇,也是人生重要的轉捩點。作者運用非虛構方式記錄生活中的人物與事件,並以紀實文學的風格呈現三篇故事的獨特性是作者亲眼看到和经历死亡的真实记录对生命死亡文学意义的思考一本非虚构写作的创新尝试 

 

欢迎新会员 

热烈欢迎新会员杨旭昌先生加盟协会,成为协会新力量! 

写作简介: 

笔名云飞。曾为《北极星报》编辑和摄影,《中国贸易报》特约通讯员,在烟台当地报纸及其他专业报刊发表多篇文章。 

在《蒙城华人报》发表诗歌《如果》,在《此时此刻》发表文章《文化重建与创新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必修课》。 

并在美篇和新浪博客发表作品。 

 

会员作品选登 

在另一个世界死去》自 

                                    文/郑南川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作為留學生,我從中國昆明到了加拿大的魁北克,攻讀近代歐洲史博士學位,沒想到一待就三十年了。這麼長的時間,與其說是新環境改變了我的生活,倒不如說人生經歷了脫胎換骨的洗禮,我看到了很多從未見到的事,一些事是留學出國第一次見到的,後來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而更多的事只有自己經歷和感受過,變成了刻骨銘心的記憶,這是跨國的、跨文化和跨社會意識的感受,像驚喜那樣感動。這本書寫的就是那些感人的經歷,有悲傷的、奇妙的和很值得思考的,像是召喚我們去認識那個人們共同的世界。

  書中記錄了我出國後到二零零九年(二十年間),經歷的一些生活片斷,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只能說是在某些生活碰撞中留下的「縮影」,讓我們觸摸到一段人生成長的過程。其中值得「紀念」的兩件事,都是關於「死亡」的故事,我把它寫成了非虛構紀實文學作品。

  〈在另外一個世界死去〉,講述了一段我親眼看到的「死亡」故事。雖然這是關於一個百姓的死亡,發生的那樣平淡,但折射出了世界最貧窮國家古巴的社會和貧民生活的現狀,在這樣一個國家裡,人的基本權利和人性本質是怎麼樣的。按照這樣的思考,同樣折射著,怎樣看待一個國家的發展和存在的意義,在貧窮與發達中到底要摒棄和保留什麼,今天發達的加拿大和正在迅速發展的中國,如何從貧窮的古巴看到自己,作為人本身的存在,有著什麼樣最共同的東西。

  〈病房日記〉記錄了自己經歷猝死的一段過程,我沒有離開這個世界,最終走了回來。二零零九年一天的早上四點,在上廁所時發生了那件不幸的事情,在後來長達半年的時間中,第一次感受了加拿大國家和醫療部門,是如何對待一個移民病人的,同樣讓我看到另一個發達國家的社會和人道主義。記錄這段經歷,從某個側面,比較出了世界的東方和西方,文明與落後,甚至對生命價值觀的意義和思考。在〈病房日記〉中,還客觀記錄了出國二十年那些瑣碎的生活經歷,用展示「畫面」的表達形式,粗略概述了我的一段不尋常的人生軌跡。那些經歷,是二零零零年代的事情,落下了那個時期的腳印而成為思考的「歷史」。應該說,這是兩篇身邊朋友不曾經歷或見過的故事,是寫給我那個年代生活的紀念。

  除此以外,書中還選發了散文〈讓克里夫先生的六封信〉,用非虛構的文學紀事,講述了我的一段真實經歷,這是一段「荒唐」而奇妙的故事,也是第一次在作品集中公開披露。

  這本書,以非虛構方式記錄現實生活中的真實人物與真實事件,並以紀實或「報告文學」的方式展示出來,這是我的第一次嘗試。這本書記錄的事實,畢竟是關於「我」的生活,可以說絕大部分內容都來自個人「私事」,從這一點上來說,需要付出極大的勇氣。我想說,這是一本站在自己心靈高度上的寫作,是在自我剖析中直立起筆桿的寫作,表達了作為一個作家,發自內心情感世界真實的呼喚和歎息,是對人性精神與生活本質的態度,用自己真正的生活說話。這些作品內容,沒有選擇紀實文學中報告文學意義上的大主題和大事件,而是小人物與「小故事」,講述一些「接地氣」的貧民生活,這正是我想做的。事實上,這樣的寫作讓我的心更加投入,更貼近讀者具體生活的「個體化」、社會性和貧民價值,是對現實意義很好的思考,會給予人們最真實的借鑒。

  從寫作的出發點和形式看,圍繞著《在另外一個世界死去》這本書的非虛構主線,延伸的事實並非以故事性為主題,而是通過所見所聞和切身體驗,既是介紹,又是反思,加上以「我」說話的形式,把對事實思考的真實理念和想法,告訴讀者。非虛構表達,並非「全部」對號入座,事實的真實性是寫作的基本點,思考與精神上情緒的抒發,無法避免形式上的超越。

  我相信,這本集子,無論從知識角度,生活體驗和人生價值觀的理解上,都會給你帶來某些積極的啟示。 

 

陋室记 

文/张廷华 

 在朋友家,我看到《陋室铭》条幅。 

《陋室铭》引起我回忆。一生中,我多居陋室。自小,我住在自家的陋室里。那三间薄皮瓦屋,人说是“秫疙瘩瓦瓦”,也有人说是“半熟房子”。屋里西头是牛圈,东头是爹妈的住室。当中一间,放着织布机和纺花车,角落里塞得满满的。房上檩条不好,土坯墙斑驳。我家那房子,绝对的是陋室了。 

我七八岁时的一天夜里天下雨。睡梦中,“胡腾”一声我把我惊醒。我家房子后墙从屋檐处塌下来一大块,房子漏雨了。天刚亮,爹妈就出去找人帮忙,冒着小雨修房子。 

走进小学,我教室仍是陋室。教室原是地主家的房子。那房原是库房,墙壁无内粉刷,窗子高且小,光线暗淡。教室墙洞里发现过蛇,学生们害怕。我读高小那教室,也是地主家的房屋。房子质量好一些,前后四合院,地面铺砖。只是那窗户木框粗大用纸糊着,光线也不好。 

我中学在县孔庙隔壁。破除迷信时,中学校园与孔庙打通成一个院。我寝室在庙堂的大殿里。学生们并排睡大铺。但是,孔庙毕竟是砖瓦结构,大梁柱子好,住这房字比我家的好多了。哥说我住上“金銮殿”了。 

高中大饥饿中,老师带学生去黄河滩采水红棵野草提取“淀粉”吃。在黄河滩,我住在农民挖地三尺搭建的窝篷里,人说是“地窨子”。秋风瑟瑟,学生们冻得发抖。住在这样的地窨子里,还不如住陋室呢。 

大二那年,我被派到豫西山区搞“四清”。来到生产队,我住在农民家的窑洞里。住进窑洞我睡不着,眼睛盯着窑洞上的裂缝,我担心土窑塌下来把我埋了。 

“放心,这窑洞我家住七八十年了。”大伯安慰我说。 

“看,”我指着窑洞顶说,“都裂缝了。” 

大伯笑说:“不碍事,好多年了。” 

在我看来,大伯家这窑洞不但是陋室,而且是绝对的危房。 

毕业分配,我到部队农场劳动锻炼。首长要新来的大学生自己动手盖房子。房墙虽由灰砖砌成,但学生们不会砌墙垒得不直,房屋顶上盖稻草。秋风中,房顶的稻草有的被大风刮起卷走。这真是“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的景象。我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也还是陋室。 

下乡时,我住在公社(乡政府)的三间仓库里。靠窗一角放我一张床和桌子。其余的空间里堆放着旧的桌椅板凳和稻谷等。房子夜里老鼠猖獗,夜夜闹得我无法入睡。 

来到加拿大,我曾租房住。房间面积一个半,集卧室、客厅、厨房于一体。在这间陋室里,我住了8个月。每月385加元。住陋室是我的人生经历,也是不同时代的社会印记。 

唐刘禹锡《陋室铭》写: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唯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曰:“何陋之有?” 

刘禹锡官不得志。他任监察御史时,被贬做了一个小小的通判。知县强迫刘禹锡三次搬家,房子一次比一次小,最后仅是斗室。刘禹锡愤然提笔写下这篇超凡脱俗、情趣高雅的《陋室铭》并刻石立于门前。刘意思是说,自己虽身居室简陋,但我追求人生好品德。从“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可以调素琴,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可以看出,刘禹锡心胸阳光,生活乐观。他也不觉得身居小屋之简陋了。 

在国内,有位省厅马先生要我为他写四尺宣纸“斯是陋室,唯吾德馨”八个字。他把字装裱成框挂在家里,拍照片发我,还给了报酬。在书法展上,我常看到艺术家们书写的《陋室铭》。书法家大概是借以抒怀发心怀吧。 

“斯是陋室,唯吾德馨”其意正如胡适先生所说,人有了良好的品德,高深的学识,便是很富有的人。《陋室铭》所表现的是一种精神追求。 

居陋室是对我人生的磨炼。我的陋室,我铭记之。 

 

未若柳絮因风起 

文/马新云 

三月八日清晨,韫珠所乘的加拿大航空公司的飞机在蒙特利尔机场上空盘旋。透过舷窗看到蒙特利尔的上空一片铅灰色,飞机上的天气预报说这里正在下雪。 

离开北京时也是三月八日,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暖洋洋的天气给了她一个明亮的心情。时差造成了大洋之上的穿越,日期重回三月八日。蒙特利尔这样阴沉着脸,又会有什么样的心情呢?韫珠不安地思索着。 

飞机缓缓降落,跟着人流,她很快取了行李。走出机场映入双眼的是白蝴蝶般的雪花在空中飞舞。“未若柳絮因风起”,韫珠忍不住叹道。这样晶莹的北国风光,当年在东北见过,那年韫珠特意去赏雪,雪花的漫舞曾让她痴迷。现在自己自投雪网,不是为了赏雪,但雪花的确给她带来了好心情。 

身穿月白色的风衣,足蹬月白色的长统靴,银白色的长丝巾随风荡起。不是天仙,又会是什么人能这样寒洁。韫珠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站在等出租车人群中,远远近近的目光都转向了她。一手扶着行李车,一手抱着她的琴盒,古琴那是她的宝贝。不会有人接她,她已经有了出租屋的地址,网上预付了房租,乘出租车直接进去就行了。 

网上租的这房,如此简陋是韫珠没有想到的。好在供暖不错,外面冰天雪地,室内温暖如春。暂住一周,她相信一周内会找到合适的住房。打开行李,铺上自己的被。厨房有洗涤液,用自己的小毛巾擦拭了一遍桌子椅子和灶台。水烧开了,她沏好茶,打开琴盒,先弹上一曲阳关三叠。西出阳关无故人。韫珠是有故人的,然而故人今何在? 

大学的第二年,江南有一场雪,韫珠情不自禁地雪中起舞,他脱口而出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只因这一句,她追随了他两年。后来他到蒙特利尔看雪去了,看雪的半年后便杳无音信。 

饮完茶,头脑也清醒了,韫珠要去采购所需的物品,还要找新的住处。阴沉沉的天,感觉不出是白天还是夜晚,疲惫的她,简单的晚饭之后早早入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身上一阵刺痒将她惊醒。以为在梦中,摸摸刺痒之处发现了小疙瘩。独身远行的第一天,韫珠不敢大意,赶紧开灯探个究竟。发现自己的腿上胳膊上,前胸后背上都起了小红疙瘩。是过敏了?自己又不是过敏体质,记忆里还没有过。初到这里水土不服?自己又没在外面乱吃东西,小心谨慎地煮了鸡蛋面条,加了一颗小油菜还特地煮得烂烂的。手机上已经按蒙特利尔的时间调过,刚刚12点,怎么办?起身准备去厨房喝水,猛然发现墙壁上聚集了一些小黑点点。是虫子?虱子?臭虫?她想起了张爱玲的那句话,人生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爬满了虱子。 

蒙特利尔的三月大雪下了两天,韫珠到达后的第二天便太阳高照。阳光在厚厚的雪上闪着耀眼的光,天气晴朗,空气清爽。韫珠却没有欣赏风景的心情,大清早她就敲开了对面住户的门,想了解一下情况再处理问题,那是自十二点以后,她就开着灯在地板上一直坐到天亮的问题。 

一对小夫妻打开了门,他们仅比韫珠早到一天。墙上那些咬人的黑点点是臭虫,他们也被咬了一晚上,然后有人给了他们一支笔,在墙上地上到处都划了道道,说是可以杀死臭虫。他们昨天找到了新的住处,一会就搬走。还说,这些免费提供的床铺家具,据说大多是拣的。喜新厌旧的老外,在搬家时只带走简单的行李,余下的旧家具就被换了新主人,新主人多数是出租屋的老板。臭虫自然留给了新的住户。小夫妻将那支笔给了韫珠。 

当天韫珠也找到了新的住处,是Concordia大学附近一栋新楼的一个单元,新楼是预制板的,不是木质结构,应该不会招臭虫。扔掉了自己的被褥,只带了几件换洗衣服,抱着琴盒搬走了。 

韫珠考取了Concordia University夏季开课的音乐合成课。韫珠大学所学专业是建筑,那是建筑专家的爸爸要求的。韫珠的爱好是美术和音乐,这次的选修课是她自己的主意。 

当年,在Concordia University 的圣诞年会上,韫珠的演出节目是古琴曲“平沙落雁”,背景图画是韫珠自己画的,雪雁起落,翱翔天地之间,以动漫的形式演绎。她一袭银白色的长裙嚲地,搭在肘上的水袖垂腰,灯光所聚之处,宛若雪雁起舞。一曲弹罢,掌声四起。 

韫珠重弹一曲“阳关三叠”,背景图是她自己正在挥毫泼墨,纸上墨痕侵蕴处垂柳飘逸,灰瓦客舍中青衿书生对坐,饮酒,题诗,相送的路上长揖作别,短亭长亭,一拜再拜。一幅幅水墨画,一气呵成之时,琴声戛然而止,天作之合。 

演出后的第二天,韫珠接到一个新的微信添加申请,微信名“未若柳絮因风起”。韫珠刹那间涕泪如河。 

“未若柳絮因风起”只有一句留言,“精彩依旧”。是演出?还是人?不需答案,韫珠的问题是留在心里的。 

其实韫珠已经得到了他的确切消息。来蒙城看雪的他一路不顺,据说是他命里缺金,他做了一位千金小姐的夫婿,入住千金小姐家族的生意,此后便不再缺金了。 

雪花如此的易损?我偏不信。我偏要以“未若柳絮因风起”的姿态,搅动起蒙特利尔一场不一样的风景。最初的尝试,在音乐会上,韫珠做到了。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9/3/15第820期 

 

四十年后忆芳华 

文/依天 

2018年是我们入学四十周年纪念日。天高云淡的九月,白求恩医大七七级三班的20多名同学从天南海北返回母校,聚集在医大基础楼白求恩雕像前。虽然许多同学分别在毕业典礼,再见时已经到了退休年龄;虽然大家鬓发已白,青春不再,但是一见如故,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情,许多美好的回忆清晰的再现。 

那年三月,中国的江南早已是春风吹又绿,桃花两三枝,地处东北的长春市却还是西北风凛冽,漫天雪花飞。一九七八年却是例外,春天伴随着文革后第一届经过考试录取的七七届新生走进校门的欢快脚步,伴随着年轻人发自内心的欢声笑语提前到来,它赶走了严冬,融化了冰雪,预示着一个时代变革的到来。 

作为白求恩医科大学的一名新生,我不会忘记到大学报道的那天,年龄从17岁到35岁的500多名新生,从田间地头,从工厂车间,从天南海北聚集在校园,带着既兴奋又新奇的心情忙着找宿舍,熟悉新环境,认识新同学,热闹非凡。来之前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从入学的那时起,我们有了共同的名字:七七级大学生。我们将在这里开始五年的学习生活,用自己的青春去书写新的历史。 

我们学校的前身为晋察冀军区白求恩卫生学校,1939创建于河北省唐县,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参加了学校的创建和教学工作。学校的主要建筑沿着美丽的新民大街一字排开。记得入学不久,街两旁的樱花就开了,我们每天在绿树红花间穿梭,去阶梯教室,去食堂,去图书馆……心情在那些日子里是愉悦和自豪的:由于拿到红色封面的学生证,由于带上白底红字的校徽,由于我们是白求恩的传人……刚刚入学的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如梦似幻:在经历了十年动荡的生活,认为今生上大学的希望几乎破灭的时候,国家决定恢复中断了11年的大学高考,让包括我自己在内27万年轻人通过最激烈的高考竞争圆了大学梦!我由衷地感谢提议恢复高考,决定恢复高考,具体实施高考的每一个人。 

1978年时中国的生活条件比较艰苦,我们新生都住在一个二层楼的建筑里。学生宿舍按照班级分,每个20多平方米的寝室要住10多个人。我被分到103号寝室,共有十四张床,分上下铺,中间是一排简单的书桌和几个简陋的木头板凳。无论看书还是洗漱,所有的活动都在这狭小的空间进行。14个女同学在这里朝夕相处了4年,直到最后一年临床实习才分开。 

在这栋学生宿舍楼,全年级500多人只有一个供应热水的水房,需要热水时要走很长的一段路,还要排很长时间的队。为了节省时间,什么时候去打水,什么时候洗衣服都要精心计算。一个星期才开一天的浴室总是人满为患,一个水龙头下往往站着34个人,每个人必须尽量伸长胳膊才能引到一些水。我们学校的前身是军校,延续了许多军事管理方法,定时熄灯,床铺要整理整齐,经常检查卫生。就餐10个人一桌而且定量。那时饭桌上最常见的就是玉米面窝头和一盆清汤寡水的白菜汤,也是男同学经常回忆当年吃不饱的悲惨经历,上午刚上完第一节课就开始饿了,许多人是在饥肠咕噜中完成学业的。 

尽管这样,大家学习热情十分高。七七届大多数同学都有在艰苦环境中的生活经历,有阅历,自律,学习自觉性强,大家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争分夺秒想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白天的大课结束后,大家先是去图书馆和阶梯教室占座位。匆匆去食堂吃完饭,马上回去读书。晚上十点宿舍统一熄灯后,一些同学就到路灯下接着学习,一些同学在床上打着手电看书。周末教室和图书馆也坐满了自习的学生。有的同学甚至放假都不回家。毕业后见到一位同学,他说五年的寒暑假他从来就没回过家。 

那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学校不定期放映一部电影就是大事了。 不论放映什么电影,场场爆满。寝室里一本文学杂志到手,大家争先恐后传阅,传到最后杂志已经面目全非。但是大家都不觉得苦。在课堂上聆听著名的专家们授课,想着将来治病救人的神圣使命,心里充满了幸福。 

在白求恩医大的校园里我们度过了最美好的年华,我们用知识武装了头脑,也学到了许多做人的道理。那时青春勃发的年轻人现在已经是医学领域的专家,我们用在这里学到的知识和本领去治病救人,去教书育人。我们可以自豪的说:我们没有虚度我们的青春年华,我们无愧于这个时代!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9/3/15第820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