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28 号(2019/4 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28号(2019/4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北往公众号征集作品通知

——七天文学社举行诗歌研讨会,婉冰谈新书创作,索菲主讲诗歌锤炼

会员作品选登

——思念總在分手後 文/綺莉思

——问号 文/张廷华

——在魁北克选举 文/陆蔚青

北往公众号征集作品通知

亲爱的协会会员:

<北往-魁北克文学>加拿大魁北克作家协会平台,以魁北克风格,一直成为海外华文文学的一个特色名片,受到广泛欢迎。

鉴于微信平台的广泛性和个性化,协会将对协会平台的特色发展做出新的改进。2019年度,为会员提供更好的服务。

平台决定推出会员作品”收藏版”系列,一方面推进大家写作积极性,另一方面为会员提供”收藏”作品提供方便。

平台将选登会员最好的作品,题材不限,提供作品(一次性),如果有更多作品,”收藏版”继续提供服务。

诗歌类:不少于30首;

微小说:不少于5篇;

短篇小说;不少于3千字(一篇或两篇);

评论和随笔:不少于3千字(可以两篇);

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品,确保质量。编辑有选编权力。

提供(word)版文字,最好不要自己处理,可以提供个人简介,清晰的照片或作品说明等。

文稿发自:zhengnanchuan094@

Gmail.com

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

七天文学社举行诗歌研讨会

婉冰介绍新书创作体会

索菲主讲诗意的锤炼

4月7日七天文学社举行诗歌研讨会,邀请了蒙特利尔大学文学博士Anthony Faber以《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中的美景美学和现实主义观念》为题,讲解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华东师大文学博士沈喜阳以《新旧体诗的关系》讲解了新旧诗的传承和发展。

婉冰介绍了她的新书《雪韵枫情》的创作经历和体会。

索菲结合自己数年诗歌写作的切身体会,讲述了诗眼的提炼,意象和具象的关系,如何从细节出发,以小见大,以及语言简练,结构完整,立体丰满的问题。

文学社社长九如总结说,我们能享受到东西不同研究者的学术分享很幸运,东西是相通的,古今也是共通的。研讨会内容广泛,涉猎中西古今,会议气氛热烈,是诗友们一个美好的聚会。

思念總在分手後

綺莉思

某年夏季,我返鄉探親,不知是否我定居加拿大太久,突然失去「抗熱性」?或拜氣候變遷之賜,記憶中,小時候的故鄉可沒這麼熱啊!

猶記得頭一星期的時間,除了在冷氣房裡,其餘在戶外的時光裡,我只覺得整個人都浸泡在岩漿之中,熱騰騰、黏呼呼,皮肉都蒸煮得要分離開來。

在那期間,我與過往工作的同事碰面聚餐。她的預產期是當年八月底,我特地從加拿大準備一整個大行李箱轉送給她,內裡裝的全是我在加拿大整理出來的小孩衣物和嬰兒用品、背帶、包巾、毯子、奶瓶消毒器等等。

將這一大箱行李帶回台灣給她,還不是最複雜的環節,最辛苦費力的部分是我得拖著這大行李箱,在台北車站的捷運地下街前進、逡巡 、轉彎、搜尋朋友指定的餐廳,而且得行動敏捷!因為捷運地下街人潮洶湧,以如雷速度前行的乘客與路人,皆心無旁鶩、精準地往目標地前進,我若行動滯慢,可是會造成交通大阻塞,激起民怨,成為人民公敵呢!

好不容易安全抵達約定好的餐廳,我和朋友們坐定後,大約被熱氣沖昏頭,都還沒能順口氣、說上話,懷孕的朋友見狀,已先發制人:「我覺得是你太久沒適應台灣了,現在還不算是最熱的時候,最熱的時節還沒到呢!」朋友邊吃著冒熱氣的韓式豆腐鍋,神色從容自在,相形之下,我則揮汗如雨,整頓飯都吃不大下,光忙著擦汗就令我措手不及了!

著實太熱了!在家塗好的防曬乳與粉底,一出一樓的大門,鋪天蓋地的熱氣全面襲來,我的妝容立刻像在攝氏四十度下的冰棒,滴滴答答地滲著水,不出幾分鐘的光景,全融化得精光。

「高溫」是我原生環境的象徵圖騰,那是過往記憶的溫度。夏季的高溫不減我對故鄉的懷念,只消打開空調,躲在冷氣房內,就能把高溫的困擾拋諸腦後。

有一次,在台北捷運上,女兒突然用小手拍拍我的手臂,對我說:「媽媽,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你會在大太陽底下撐傘了!雖然那時候的你……」她頓了頓,靦腆地繼續說下去:「看起來很奇怪!但我發現這裡的女生都撐傘出門,和你一樣!」當我在Montreal的艷陽天下撐傘,由於週遭女性都不撐傘,女兒總嘲笑我的怪異落伍,如今她終於能善解我的行為模式。

這個對話讓我想起在香港電影「新難兄難弟」裡,梁朝偉飾演的兒子進 入時光隧道,回到過去,與他親生父親〈梁家輝飾演〉不打不相識,最後結為好友。正因這趟時光之旅,兒子親身體驗父親的生活年代,被父親的待人接物深深感動與吸引,於是父子間的代溝漸漸弭平,更拉近兩代人的距離。

我帶兒女逛傳統市場時,遠遠聽到魚販的叫賣聲,便像趕廟會般地興奮雀躍,拖著兒女的小手,一路向前衝到魚攤前,找定好最佳的觀察角度,立刻把兒子舉抱至胸前,讓他俯瞰一簍蔞、一盤盤、一籃籃的新鮮魚貨,兒子盯緊躺在粹冰上的魚群們,目不轉睛,像在吸

收寰宇新知般的一心一意,而這就是我要的「效果」!我想讓孩子們身歷其境地感受母親的故鄉是什麼樣貌,他們若能用心體會世界角落的每一處,相信人生的深度與廣度必會不同凡響。

我丈夫調侃我,低頭對女兒說:「你媽媽嫌 Montreal的地鐵骯髒,卻很enjoy傳統市場的味道,似乎不覺得髒與臭呢!有點雙重標準喔!」女兒窩心地與我相互點點頭,某種親暱的默契油然而生!

或許真是這樣吧!故鄉的氣味與滋味,永遠都是最道地、最令人安心的!就像孩子永遠不會嫌棄自己的媽媽,因為世上只有母親會對孩子真誠無私地付出。

離開故鄉,遠赴異地定居,我方能用欣賞的角度,細細品味故鄉的每一寸美好,那般的意猶未盡,就如同對男女朋友的思念,總是在分手之後。

问号

文/张廷华

小时候,有人开玩笑叫过我“问号”。因为我好奇,爱问这问那。

我是哪来的?鸡子为啥不会尿?妈为啥要裹脚?烟怎么往上冒?一样的土里,怎么会长出酸甜苦辣不同味来?地下怎么会有水呢?咱家是漂在水上的?没有公鸡,母鸡怎么还会下蛋。。。。。。我的问号多,妈有时不理我。

上小学时,老师讲你不懂的,就是个问号。问号弄懂了,学习也就进步了。老师还说,学问学问,学习就是要问,能提出问题的学生是好学生。教室的墙上贴着“勤学好问”标语。我也想,我好问问题有好处。

“这个问题问得好。”老师多次这样说,都是在表扬我。

一次看书,我见“打油诗”一词。啥叫打油诗?我问老师。先生说,打油诗是内容和词句都通俗诙谐的诗。据说,打油诗是唐朝一个叫“张打油”的人所创。我又问什么叫“诙谐”?老师说诙谐就是语言风趣,引人发笑。我问我长了知识,我的问号很丰满。

我爱看《三国演义》小画册。看到《虎牢关》和《战长沙》时我问老师,三国人打仗,怎么会是一个或几个将出马厮杀,士兵们列队在后摇旗呐喊擂鼓助威。一方大将一旦战败,他那一方人马也就败逃了。这样的打仗不符合常理吧?打仗不应该是人人冲锋陷阵,真枪真刀地拼个你死我活吗?老师说,书上是那样写的 。听这回答,我想他也不明白。

下雪了,到学校我问老师,水是无色的,雪为啥是白色的?白色的雪化成水,又成了无色的,怎么回事?老师一愣说,你去问自然课老师吧。自然课老师说,雪是水的三态之一,白雪是自然现象。老师这回答,听得我迷迷糊糊。自然老师讲物质三态:固态、液态和气态时。脑子一转,我举手问,火是哪一种状态?老师是新来的师范生,一时语塞,有点面红耳赤。

小学语文课有“解释词句”和“造句”练习。解释词句如:弄巧成拙,杯水车薪,千钧一发都各是什么意思。上课老师让同学解释“弄巧成拙”。有同学说,“弄巧成拙”是“事情没办好的意思”。又有同学说,“弄巧成拙”是“想个巧法办事的意思”。老师再问,有学生解释,“弄巧成拙”就是“想弄个巧法办成事,结果反把事情办坏了。老师这才露

出了满意的面色。

这让我体会到,解释词句是学习运用词汇的好方法。

课堂造句如:1、一……就……;2、与其说。。。。。。倒不如说……;3、不但。。。。。。而且…… 有节课上,一学生连造三个句子:

1、我一吃饱,就不饿了;

2、与其说我考了59.5分,倒不如说我考了60分,应该四舍五入;

3、我家不但有我妈,而且还有我爸。

听这造句,同学发笑,老师唏嘘。我举手问,这些句子怎么不对啊?老师说第二个造句算好一点,是在发泄情绪吧?另外两个造句意思太俗气,应该把句子的意思造得更积极一些,才是好句子。譬如说:我一到家里,就帮妈妈干活。王萌同学不但学习好,而且乐于帮助人。从此,造句我知道要造意思更好的那些句子。

物理课上,老师讲压缩机。想到压缩空气、压缩饼干,我问老师水能压缩吗?我想水是软的,应该能压缩吧?水要是能压缩,到沙漠里不就可以多带水了吗?老师答,那就看科技发展吧。这话言外之意是说现在水还不能压缩。就这个问题,一辈子我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

高中时,我看到“无毒不丈夫”说法。我想,这话不是叫人心更狠毒吗?怎么能这样教人呢?查《辞海》我看到,“无毒不丈夫”原是“无度不丈夫”的讹传。这里的“度”是“胸襟、气度”的意思。在《辞海》“度”字下,我看到“度以往事,验之来事,参之平素,则可决之”一句。不懂抄下来我问老师,长了知识。

生活中,问号多不是坏事。人把问号解决得多了,学识也就广博了。

在魁北克选举

陆蔚青

2018年10月1日。下班之后,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到社区选举中心去选举。本来以为会有许多人,会排队,但没有。很多人都已经在此之前投过票。选举中心临时设在蓝球场里,几张长桌子有距离的摆成一排,长桌子后面是小桌子,用硬壳纸折叠成三面屏蔽,以示隐私。我们是家庭票,三个人的名字写在一张卡片上,我先生和孩子在我之前已经投过票。

长桌子上有两个工作人员,一个卷发的中年胖女士,很友善地问了姓名,旁边的男士就用格尺和笔,把我的名字在名单上划掉。女士把选票和一管铅笔递给我,说明在圆圈中画上任何记号,只能有一次,票才是有效的。我走到大桌子后面的小桌子里,把自己选中的政党涂黑。

晚上八点钟,电视开始唱票。非常快,各个地区的候选人,所得席位就出来了。之前预测是自由党少数政府,结果是CAQ(魁北克未来联盟)多数政府。

10月2日的法语报纸,标题十分醒目,也很调侃,《自由党自由了》。

每次大选后,报纸上都有很醒目的标题。我还记得2005年,哈珀当选加拿大总理,那时自由党已经执政多年,保守党拿到执政权很艰难。而哈珀来自于西部阿尔伯塔省。所以那天大公报的头版头条是《太阳从西方升起》。

在魁北克,每四年中倒有三年在大选。一年市选,一年省选,一年联邦选举。每次选举之前,电线杆上都会挂上各个政党的候选人,他们面目各异,但像明星一样,穿着讲究,发式整齐,有些还摆着姿势。照片上还印有所属政党和竞选口号。比如今年的魁北克团结党就有一系列选举纲领,他们提出的所有纲领很得民心,有全球牙医保险,大学免费教育,65岁老人免费公交等等,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各政党提出的口号也很有意思,比如CAQ的口号是“现在”,自由党的口号是“简单”。

我来到魁北克十八年,选举成为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每年夏末秋初,如果电线杆上没有竞选人的照片,就会感到生活中缺少了什么。在街道上行走,好像停滞了一样,很安静。但生活真的这样安静吗?

魁北克是加拿大唯一一个官方语言为法语的省份。它的司法系统使用欧陆法系,也是北美唯一使用欧陆法系的地区。这个省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语言警察。语言警察的职责是监督服务行业的人们说法语。离我居住不远的街区,一个中东人开的店铺,就曾被语言警察光顾过,据说还有法裔顾客喜欢举报。所有店铺的标牌都是法语的,如果你想写上英语,必须比法语的字号要小很多。蒙特利尔是一个东西区分明的城市,东区多法裔,西区多英裔或英语人士,所以西区许多牌匾下面,都有英语小字号。在魁北克法语中,至今仍存在着一些比较古老的词汇和语法,就像儒勒-凡尔纳在《海底两万里》中所说,拉伯雷时代的法语目前在魁北克仍然使用着。

魁北克法裔对自己的语言抱有极大的热忱和恐惧。这种热忱来自于热爱。他们认为法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它的节奏,韵律,繁复的变格,据说是与音乐来自于大脑的同一个位置,所以它是优雅和精致的。法语的严谨,可在《奥林匹克宪章》中得到佐证,因为其严谨而不易产生歧义,至今法语还是奥林匹克的官方语言。而恐惧则是对法语在英语世界的吞噬下日渐缩小的反应。国际化都市蒙特利尔,有来自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说二百多种语言的人们。英语是人们日常沟通的语言。而在蜂拥而至的英语世界中,法裔越来越感到法语成为孤岛,他们担心自己最终成为少数民族,失去祖宗占领的这块土地。

是的,魁北克人从来都没有忘记祖先是如何最早登陆,来到这块新大陆。那时候他们以皮货商的身份占领和开拓着魁北克。为繁荣魁北克,法国国王派来了八百个孤女,命名为“国王的女儿”,到这里婚配。他们甚至制定出奇特的法律,如果一个男人不结婚,需要缴纳单身税,而单身税费用极高,以此逼迫那些浪荡男子尽快成家,繁殖后代,让这块土地繁荣起来。这也是为什么魁北克移民很容易又很难——它的门槛比加拿大联邦移民低,但融入这个社会却比其他省份难。

因为移民魁北克面临着切实的问题,你需要用双倍时间适应这里的生活,找到工作生存下去。于是许多移民在这里站一站脚,就转移到其他省份了。

留下来的都是愿意学法语的。有人这样说。

所以语言一直都是魁北克的问题,是政治的问题,教育的问题,生存的问题。它是法裔煞费苦心对自己民族文化的保护,是一个民族的自尊心。

2018年10月17日,CAQ正式成为魁北克的执政党,这是魁北克历史上的第一次权力落入第三者,不是自由党也不是魁人党的政党手里。魁人党是致力于魁北克独立的政党。CAQ提出的口号是,减少一万个移民名额,由五万减到四万。而对于新移民,如果在三年里还学不会法语,就请买一张单程机票离开魁北克。CAQ是一个成立时间不长的新政党。它在魁人党和自由党之间寻找中间道路,事实上,它被称为隐性的魁人党。

魁北克历史上的英法之争由来已久。1535年,雅克-卡迪亚来到圣劳伦河,魁北克成为法属加拿大。1774年,在经历七年战争之后,英国与法国之间进行了一次领土上的利益分割,魁北克被法国政府放弃给英国。魁北克法裔一直认为他们是被英国殖民,所以在民间一直有各种抵抗的传统。比如他们喜欢把6月24号的省庆称为国庆,他们喜欢把魁北克称为国家,或者说这个口号还是戴高乐将军的功劳,他在1967来到魁北克,振臂一呼,对魁北克人民说了一句振奋人心的口号—–自由魁北克万岁!

戴高乐将军这句来自祖籍国的口号,震撼了法兰西的血性男儿。在不久之后,魁北克独立运动风起云涌,“魁北克解放阵线”的反政府过激行为,终于导致当时的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对魁北克独立运动的镇压。

魁北克人民对皮埃尔-特鲁多的感情真是爱恨交加。皮埃尔-特鲁多是魁北克的儿子,然而总理皮埃尔-特鲁多所能做的只有维护加拿大联邦的完整。皮埃尔-特鲁多对魁北克解放联盟的镇压,使他成为政坛铁腕人物。至2016年,其子贾斯汀-特鲁多任总理,父子同职,自由党一众元老保驾护航,其中不乏父荫。

每年七月一日是加拿大国庆,同时是魁北克搬家日。在这一天,在属于联邦的老港大型庆祝活动的同时,魁北克成千上万个家庭在大规模搬家。他们在同一天里搬进搬出,许多小街交通堵塞,到处都是搬家的小卡车大卡车。人们忙着把家具,什物,装在塑料袋中的衣物,洗衣筐放在车上,有人手里还拎着几双鞋。这个日子的缘起是法裔以此抗拒加拿大国庆日,而搬家节也因此沿袭下来,成为魁北克一个传统的日子,独具风情的日子。

历史上,魁北克施行过两次关于独立问题的全民公投。1995年的公投,魁北克公投以49.4%赞成,比50.6%反对败北。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大多投了反对票。这次公投也极大的影响了蒙特利尔国际大都市的地位。国际公司的纷纷撤离使魁北克经济陷入萧条。2000年我初到魁北克的时候,一位来自布鲁塞尔的老移民告诉我,在五十年代,蒙特利尔是一个与纽约相媲美的国际大都市,那时候的市中心下城,到处是俱乐部夜总会,到处

都是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游客。但进入六七十年代,蒙特利尔的市中心,只能用中产阶级的居住地来形容,繁荣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几年前,魁北克曾爆发了大规模学生运动,这个运动因反对增加学费而起,以自由党下台告终。自由党下台后,继任的魁人党少数政府,在执政一年多即提出中期选举,以期成为多数党政府并实现独立。此次选举以魁人党下台收场。那一年我的孩子第一次拥有选举权,我们一起去投票,反对魁北克独立。在蒙特利尔生活三十多年的朋友,他说可以不参加联邦选举,但一定要参加魁北克省选,因为这是关乎命运的事情。如果魁北克独立,我们向何处去?是不是要再一次移民?

此次魁北克自由党惨败,很多人认为原因是联邦自由党执政的这三年,有关大麻政策,有关难民政策,有关穆斯林剪头巾案,有关华裔申小雨案的不当处理。明年是联邦竞选的一年,许多力挺自由党的选民已经改变了主意。改变也许是选民们最大的愿望,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华人参选逐年在增加。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第一位华人移民到蒙特利尔至今,在一百三十多年的历史中,蒙特利尔的华人由一个人发展到五万—–十万之间(其中包括流动人口)。在这一百多年里,华人建立了自己的家园。蒙特利尔唐人街并不大,纵横不过二百多米,但寸土寸金。华人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社区中心,旅店,餐馆,旅行社,商场,不仅包括中国大陆从南到北的各色饮食,而且包括东南亚许多国家的特色物品。夏夜风凉,唐人街永远是喧闹和热烈的,亚洲及中华文化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

而蒙特利尔华人社区已经成为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一部分。在每年的国庆和省庆游行中,总是有中国元素的靓丽风景,青花瓷旗袍,广西壮族舞蹈,中华舞蹈学校的孩子们,他们出现在CNN电视里,他们与各个族裔一起成为繁荣这块土地的力量。

在许多移民心中,各族裔对选举的态度是不同的。亚裔在很长时间内,被称为哑裔,因为我们很少发声。现在华人也开始积极参与选举,有了华裔候选人,有些还是第一代移民。我相信,随着移二代的成长,候选人会越来越多,这些移二代有着更加中西贯通的文化修养和全球化视野,了解魁北克价值观。我相信,华裔将是对加拿大社会的融合发展,产生共同价值,弥补沟壑的强大力量。

那么今天的年轻人又如何看待魁北克独立?我曾经去参加有关魁北克独立问题的社区聚会,在聚会上英语人士申明,这个城市是各种族裔建立起来的,我们不想成为站在窗外向里面张望的人,不想看着法裔决定这座城的现在和未来,我们要同你们一起讨论如何建立这个城市。

而那些年轻人,他们说着流利的英法双语,他们的态度平和而自信。一个电视台记者,一个网络主持人,侃侃而谈,他们对魁北克独立问题没有明确的观点,他们不在乎是否独立,因为对他们而言,独立与否并不能限制他们的发展,因为全球是这样一个开放的状态,他们的前途很难用国家来限制。当他们这样说时,我就想起在魁北克省庆时看到的另

外一些年轻人,他们在天黑的时候披着魁北克蓝白两色的旗帜,出现在市中心和地铁里,他们喝酒狂欢,一起高呼着口号,魁北克是一个国家。

是的,历史正在揭开崭新的一章。全球化并不能完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现在,魁北克面临着新局面。做为移民,我们正面临着如何改变自己以适应环境。我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