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29 号(2019/5 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29号(2019/5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北往公众号征集作品通知

——电子月刊征集会员作品通知

——郑南川参加哈佛中国文化工作坊演讲会及书展

会员作品选登

——婉约人生——读婉冰《雪韵枫情》 文/马新云

——院子里的知更鸟 文/朱九如

——绿皮书与人头税 文/陆蔚青

北往公众号征集作品通知

亲爱的协会会员:

<北往-魁北克文学>加拿大魁北克作家协会平台,以魁北克风格,一直成为海外华文文学的一个特色名片,受到广泛欢迎。

鉴于微信平台的广泛性和个性化,协会将对协会平台的特色发展做出新的改进。2019年度,为会员提供更好的服务。

平台决定推出会员作品”收藏版”系列,一方面推进大家写作积极性,另一方面为会员提供”收藏”作品提供方便。

平台将选登会员最好的作品,体裁不限,提供作品(一次性),如果有更多作品,”收藏版”继续提供服务。

诗歌类:不少于30首;

微小说:不少于5篇;

短篇小说;不少于3千字(一篇或两篇);

评论和随笔:不少于3千字(可以两篇);

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品,确保质量。编辑有选编权力。

提供(word)版文字,最好不要自己处理,可以提供个人简介,清晰的照片或作品说明等。

文稿发自:zhengnanchuan094@

Gmail.com

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

电子月刊征集作品通知

亲爱的会员:

电子月刊是协会内部交流刊物,欢迎会员提供自己近期的文学活动,其中会员作品选登是面向会员的栏目,欢迎会员投稿,无论发表与否,无论各种体裁,均可展示。字数最好在2000字以内。

欢迎来稿。

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

郑南川参加哈佛中国文化工作坊演讲会及书展

消息报道: 为庆祝五四运动100周年,哈佛中国文化工作坊、北美华文作家协会纽英伦分会于5月5日在哈佛燕京楼举行演讲会及书展。

协会会员郑南川受邀参加了演讲活动。

北美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以《哈佛问学录》等书获华文著述奖首奖的作家张凤表示,30年前自己曾在哈佛参与同杜维明、卞学鐄、赵如兰、柯庆明、林同奇、吴文星、刘笑敢、陆惠风和王德威等纪念五四运动70周年;而今,在哈佛五四百年还能主持,并以不同方式来庆祝,此会也算作讲论五四运动白话文学启蒙的影响。张凤称,百年来,华文书写遍及全球。五四运动百年后依然是活的,我们都希望牢记在心。

应邀出席活动的作家、学者分别演讲了他们的创作感受。哈佛大学东亚系访问教授毛文芳演讲了“魅影观看崔莺莺:由台湾小说家王祯和的《美人图》发想”;现执教于美国圣·彼得大学,从事中国古典文学域外英译与传播的教学与研究的江岚博士,透过《合欢牡丹》的写作,讲述了如何塑造北美新移民女性群体在海外的拼搏精神。

《梦断德克萨斯》、《移民岁月》等书作者,加拿大华语作家及编剧曾晓文,演讲时作了生动的比喻,她称,一杯水放在桌上,悲观的人看到空的部分,而乐观的人却看到满的部分。她在分享自己从“梦断德克萨斯”到成功移民加拿大的经历时,称人生任何时候都可以重头再来。

此外,《上海弄堂故事》、《热忱之眼:一个东方旅者的西游记》等书作者李安;《英语世界的易经研究》、《翻译、传播与域外影响》等书作者李伟荣;《一只鞋的偶然》《窗子里的两个女人》等书作者郑南川;《动人两行字》、《美国故事》 等书作者蔡维忠;《蚕化丝不尽—曾祥和教授文集》、《曾祥和女士访问记录》等书作者沈念祖也为全场听众带来了精彩的演讲。

活动现场

婉约人生——读婉冰《雪韵枫情》

文/马新云

蒙城的三月,一本叫做《雪韵枫情》的新书,带着故乡早春的芬芳,漂洋过海而至,回归故事的发源地,再次激荡着故事内外的春心春潮。

蒙城的三月有雪,半年的雪景恰似上苍给天地之间的一曲交响,那是一首缠绵悱恻的雪韵,清清泠泠,叮叮咚咚,不依不饶地演奏着,就像书中的故事,婉约唯美。蒙城的三月也有阳光,华丽的阳光挑逗着枫树枝条上的叶苞逐一打开,为它们准备秋天时灿烂火红的色彩而增加乳汁甜浆,秋天的枫情是热辣辣地奔放。恰好我手中的《雪韵枫情》就是这样的色彩和情怀,漫天飞雪洁白而空灵,一地枫叶火红而执着。

《雪韵枫情》一书的作者是婉冰。因文字而结缘,婉冰是我相识十余年的好朋友。

十多年前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一条马路之隔。我们曾经一起登上皇家山赏枫,在那里观湖中野凫潜水,赏空中飞鸟翱翔;我们曾经一起闲逛社区小公园,在那里闲坐长椅上聊各自的心思,也怀有童趣地喂松鼠、喂小鸟;我们曾经一起逛植物园,看蝴蝶展,并且相约都穿上漂亮的花衣裳与蝴蝶媲美;我们还曾经在老港窄窄的街道上漫步,将街道两旁古老的法兰西式建筑以并繁花绿叶摄入我们的镜头;没有远去的计划,就在长街上边走边相互做模特,拍几张美景美照,也是很惬意的事情。

十几年的往事就在眼前,宛如昨日。与婉冰相处,我有一最大的收获就是学写文章。我读她在报纸上发表过的文章,我感受着她对生命的热爱,对新生活的向往,对故土与亲情的眷恋,以及对蒙特利尔这个浪漫之都的痴迷。受到她的感染与鼓励,我也开始享受用文字记录生活的乐趣。此时此刻,打开这一本带着墨香的雪韵与枫情的记录,再一次寻找她那带着雪痕花韵的行走足迹,再一次品味她那怀有炽热情怀的热情与奔放的文字,恰似老友重逢,一杯杯佳酿沉积的芬芳涓涓流淌在我的心头。

婉冰写对第二故乡的热爱,写对新生活的赞美,老港老城有她烂漫的足迹,圣劳伦河是她欢快的歌声。在“一块洋溢着法兰西风情的土地”一文中,她记叙了蒙特利尔375岁生日的各种庆祝活动,舞蹈、戏剧、音乐、杂技等等各种表演层出不穷。3D水幕光影的大气磅礴,爵士乐节的热烈奔放,街头木偶剧大游行的趣味,等等,那里都有婉冰的身影和笑声。在“圣诞雪花”里,她写“雪花把整个世界装饰的晶莹洁白,那是个美好的日子,我们全家应一位法国朋友的邀请,参加了他们家庭的圣诞晚宴。”婉冰以真情相待,在陌生的土地上,赢得了与异国邻居的友好往来。

婉冰写亲情,写老师,写父亲,写老姐,写丈夫,写朋友,写对故园故土的眷恋,写对故人的缅怀。在“我的老师”中,她写“在我的心目中,他们是值得尊敬的人。因为他们呕心沥血、殚精竭虑,用爱心和汗水为明天播种了希望的花朵”,“思乡之情永不改,数次回望中,常常见到老师的音容笑貌,清晰如昨。”对老师的尊崇与敬爱,字里行间。

获奖散文“家风”中写道:家,是我们从出生那天起生活和成长的地方。父母亲教育我们做人要善良,要同情和帮助弱者。身为中医大夫,父亲对待就诊病人认真负责尽心尽力,他还常常把药赊给拿不出钱的患者,等他们有了钱再补上。

写“老姐”着墨在对老姐的敬佩和与老姐的姊妹亲情。老姐挺不容易的,中年时姐夫就因病去世了,她刚强乐观,热爱生活,把女儿培养的非常好。与生活在美国的女儿团聚后,在异国他乡的老姐将亦歌亦舞的老年生活过得十分潇洒。老姐比母,想母亲了,我就找老姐诉诉苦。

“我的蓝色港湾”,她写与丈夫的四十多年情感。“我和先生的性格完全不同,爱好也相去甚远。他喜欢工艺,我喜欢文学;他豪爽粗狂,我沉静和婉……”。但和先生在一起,家就是她的蓝色港湾。在美丽的圣劳伦河畔,他们迎来了婚姻的红宝石。

婉冰写天鹅也写小鸟,还写过写小猫小狗的故事,字里行间都是她的童真与善良,心怀怜悯。“失而复得”,写的是与小猫咪的情感;“小黑鸟的故事”,写的是她如何亲手救

治小黑鸟的过程;“梦中的天鹅湖”,是对大自然的热爱,与天鹅之情尤其缠绵。“我坐在大灰鹅之间,和它们一起享受清静、享受安宁、享受秋色、享受草香。……它们气定神闲举止优雅……” ,让我深深体会到的是,灰鹅之所以优雅,那是因着作者的优雅。

婉冰也写那些在她心目中有值得膜拜之处的女人。宋氏三姐妹的故事,英国铁娘子的高贵,都在她的娓娓道来中栩栩如生。

婉冰的诗歌或热情奔放,或婉约多情,读来更是朗朗上口。“我走在,历史铺就的路上,享受着,东西方交汇的文明。我虽然,轻微的像一粒尘土,但我坚信,恢宏的大地,肯定会感知,一个东方女儿的心音:我是那么思念故土,却对蒙城爱得如此深沉。”相信这首真情告白,应该是婉冰发自心底的歌声。

婉冰的文字质朴真诚,却又不乏热烈奔放,亲切感人,直入心怀。婉冰心里住着一个小女人,善良婉约浪漫。婉冰骨子里却是坚忍刚毅,她的文字如同她的人生写照,那是怀有铿锵玫瑰似的志向与胆魄。

《雪韵枫情》三十五篇散文随笔与二十七首诗歌,恰如婉冰的书题“红枫吟诗,飞雪成韵,每一个漂泊的日子,都有真情在燃烧。”

《雪韵枫情》,用真诚和热情串联起来的文字,一如婉冰的底色与情怀,纯净而热烈。愿此永久。

院里的知更鸟

文/朱九如

早晨的阳光爬过邻居家的屋顶, 从卷帘的缝隙处进到厨房,厨房立刻亮堂起来,餐桌上的插花色彩也鲜明亮丽起来,它们因为阳光的眷顾而温暖地突显个性起来。啊!终于在晨时见到这样的阳光,久违了。

卷起毗连后院的帘子,沏一壶茶给自己,享受这样的一段美妙的时光。隔窗看到一只红肚子的鸟儿在院里的草坪上蹦蹦跳跳,红色的肚子就像戴了红肚兜,被微风吹起的羽毛使它看起来胖嘟嘟圆滚滚的,它在草地上用黄黄的嘴巴啄来啄去,似乎在找着什么。

我正为它美丽的色彩可爱的外形着迷的时候, 忽然听到“砰”的声响从书房里传出, 心里顿时有些害怕,是什么声音这么急促呢?家里昨晚进来了“不速之客”吗? 我

轻手轻脚地从厨房穿过走廊慢慢地靠近书房。 书房的门是关着的,透过门的玻璃向里看, 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我更加困惑了, 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呢?这时“砰”的声音又响起了, 我顺着声音望去, 原来是另一只红肚子鸟在撞窗玻璃。 为什么它要撞玻璃呢? 难道它觉得外面太冷了,想进屋里来? 有了这样的想法, 我就决定把前门打开, 让外面的鸟儿进来。

我打开前门往外望, 刚才撞玻璃的那只鸟飞到了树枝上, 瞪着黝黑黝黑的眼珠很警觉地看着我,看来邀请它进屋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索性把门敞开, 躲到书房从窗子向外望静观它的行踪。它站在树枝上,对敞开的大门没有任何的兴趣, 依旧盯着这扇玻璃窗。看到它又一次鼓动双翼,以极快的速度向窗子撞来,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砰”的声音又响起了,我的心揪了起来, 不会撞得血肉模煳吧!?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很恐惧地向外望,谢天谢地,它还好,只是羽翼凌乱起来。它急急地又返回到枝头,在那里略作休息, 似乎在养精蓄锐。 看见它虽败尤勇的样子,我 觉得如果不阻止它这样的行为最终就会害它,我急忙地跑到院子里,对着它挥舞手臂,嘴里发出口哨声,它似乎也害怕了我, 倏然地飞去了后院。 “啾啾”的鸟鸣传进耳鼓是这样的婉转动听, 倒是听不出它对我的不满,没想到这个顽固的小家伙声音是这样的 动人心弦。

我关上前门,好奇心驱使我在极短的时间里找到了小鸟撞玻璃的原因。 这种带着红肚兜的鸟原来是“北美知更鸟”。看到“知更鸟”三个字就想起了英国童谣《是谁杀死了知更鸟》, 还有另一部美国作家写的小说《杀死一只知更鸟》(又译:《梅冈城故事》。 英国的“知更鸟”与北美的是迥异不同的鸟类, 只是因为在北美的这些鸟与英国的“知更鸟”在外形上看起来很相似,所以人们就把这种鸟也叫做“知更鸟”了。这种鸟把任何一只随意进入到自己领地的鸟类都视为敌人, 对来犯之敌,一定逐之 。

刚才前院的那只鸟以为玻璃里面的自己是来犯的鸟类呢。找到了答案, 我对它刚才顽固的举动升起了一种敬意, 它是一名称职的保护家园的勇士。我此时也想起了学习“室内设计与装饰”课程时老师说的一个非常让人震惊的事实:在美国,每年约有10亿只的候鸟因撞上玻璃窗和灯火辉煌的建筑物而亡;我们这里有超过百万的鸟类在迁徙的途中,撞在了建筑物的玻璃上死去。多么巨大的数目啊!我不由地想起了家乡的高楼, 多亏不是玻璃的。

我把书房的窗帘拉上,这样鸟儿的影子就不会在玻璃上反射了。今年无论如何也要在窗前栽些灌木,我要做一个保护“知更鸟”的爱心女士。

绿皮书和人头税

文/陆蔚青

好莱坞电影《绿皮书》获2018奥斯卡大奖之后,引起许多评论,多数认为,这是一部幸福与温暖的现实主义电影。其实并不尽然。除了温馨的结尾,我看到了更多痛苦和纠葛。那是含泪的时刻。

此片写意大利人司机兼保镖托尼和黑人音乐家雪利在1962年美国南方的旅行中,遭遇的种种困境。黑人雪利,这位有三个博士头衔,会八种语言,居住在肯耐基音乐厅楼上豪华公寓,有着印度仆人的音乐家,在南方旅行中被拒绝使用卫生间,拒绝在餐馆用餐,在日落之后不能出行。因在酒吧喝一杯被打,在日落之后驱车铛锒入狱。而电影以之命名的“绿皮书”,正是种族歧视的象征。

绿皮书,全称《黑人驾驶者绿皮书》,出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书中标明了黑人在美国南方可以住的旅店,能够进的餐厅,能够进的酒吧,也就是说,黑人不能自由行走,他们的行动被局限在狭小区域内,与白人隔离。绿皮书就是种族歧视的证词,它表现的是一种制度性的种族歧视。

而雪利,做为美国总统肯尼迪的朋友,曾经进入白宫演出的杰出音乐家,在南方的旅行所经历的,不仅是制度性歧视,更有深入人类个体意识的歧视。比如雪利在音乐会演奏之后,与主人和宾客共同进餐,他站起身要去卫生间时,却被白人仆人阻止,让他去室外简陋之处处理。他应邀在豪华酒店演出,却不能在酒店餐厅用餐,这一切都因为他的黑人肤色,而不是因为他的精神世界,教育程度和艺术成就。

非常巧合,我在看《绿皮书》的前一天,在蒙特利尔参加了一个新书发布会。书名是在BEING CHINESE IN CANADA(《在加拿大做中国人》),作者是蒙特利尔华人活动家谢景炜先生。自他的曾祖父1880年到美国淘金算起,谢先生是第四代移民。他的曾祖父因美国1882年排华法案回到家乡,终止了短暂的金山梦。1920年他的祖父远渡重洋,来到加拿大,在温哥华被羁留三周之后,缴纳5百美元人头税进入加拿大。当时五百美元相当于一个华工两年的薪水。

谢先生的祖父后来向东部发展,来到魁北克,与人合开手工洗衣店,勤俭节约,终于将14岁的儿子接到加拿大,而儿子在回家娶妻之后,因为排华法案,妻子却不能来加拿大,导致三十年夫妻不能团圆。

在加拿大历史上,华工历史是充满辛酸的一页。有人说,横贯加拿大的太平洋铁路,每英寸铁轨下就沉睡着一个中国人。从1871年到1885年,至少一万五千华工参加了这个浩大工程。1885年11月7日当麦当那-史密斯砸下最后一个道钉,宣告铁路完工时,有人拍下具有历史意义的大幅照片。但在这张照片中,没有一张中国人的面孔。

而加拿大政府为控制中国移民,从1885年至1949年实行《中国移民全面注册法案》(General Registry of Chinese Immigration )。这期间,有8万多中国移民注册,共

缴人头税2300万元。“排华法案”有100多个歧视性条例,包括华人没有政治投票权,不得开业当律师或医生,不得成为政府官员,不得在公共设施工作等。

对华人的歧视,就像对黑人的歧视一样,是自上而下的,有制度的,也有个体的。温哥华的一位女作家就曾经说过,在六十年代,她刚从台湾来到温哥华,在餐馆打工,就被白人歧视,并被打,原因是因为她“长得好奇怪”。

加拿大人头税历史持续了130年。

直到2006年,保守党领袖哈珀成为加拿大总理,实现了他竞选时的承诺,向人头税的交税人及其家属正式道歉,发给交税人或交税人的遗孀一笔象征性的赔偿(每人2万元),并答应拨款支助华人社区的文化教育项目。这是几代华人的不懈努力争取的结果。事实上,华人的奋斗直到今天还没有结束,逝者的子女尚未得到应有的补偿。

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我们一直在同各种歧视斗争,种族,阶级,年龄,性别。所幸的是,人类一直在进步中。如今在美国南方旅行,再不会经历雪利当年经历的歧视,尽管今天绿皮书还在网上卖着,但其作用是为了记忆那段黑暗历史。人头税终于得到了补偿,尽管我们祖先在加拿大受到的苦难和歧视,那些逝去的亡灵,最终无法得到补偿。人类对真理的奋斗,必将带来希望,人类依靠着这些希望,相信未来会更加公平和美好。我想这就是《绿皮书》最终要表达的含义——尽管在种族隔离的年代,白人托尼和黑人雪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