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31 号(2019/7 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31号(2019/7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中加国际电影节”跨文化传播论坛”活动通知

—— <中加国际电影节发布会和酒会>活动通知

会员作品选登

——逛商场的大妈 文/郑南川

——粽子、炮仗以及压岁钱 文/唐伟滨

——夜曲 诗/铃么子

——歌剧比赛剪影 诗/坐忘

简 讯:

中加国际电影节”跨文化传播论坛”活动通知

中加国际电影节”跨文化传播论坛”活动,将于9月14号下午2点到5点在康大举行(具体地点另行通知),中方将由著名网络文学首席评论家肖惊鸿带队参加。

欢迎协会的文友们报名参加(名额有限,要参加的请在群里或邮箱留言,没有任何费用)。

<中加国际电影节发布会和酒会>活动通知

中加国际电影节将在9月13日在蒙特利尔举行。9月15日4点到8点,在麦吉尔大学教授俱乐部,举行发布会和酒会活动。

协会受组委会邀请,欢迎协会会员参加(不带家属,免费,具体情况另行通知)。

(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

会员作品选登

逛商场的大妈

文/郑南川

大妈出国了,因为有个成器的女儿。

外面的生活确实有些枯燥,对于没太高文化的大妈来说,少了很多情趣。在老家,地边园子里阳光灿烂,一群妇女没有不说的话,做饭炒菜,男人孩子,女人说到钱的事,个个都有理由发牢骚,想着法的说自己的不开心,说菜贵了,肉涨价的吓人,准备做素食女人了,归根到底是如何抓住钱。

其实这也正常。

不过幸运出国的大妈发现,国外商场虽然有的东西也不便宜,但是每周都有特价广告,只要好好把握,生活真是不贵,吃肉更是件便宜的事。她还发现,在商场买东西吃个葡萄,尝尝糖果没人管,虽然她没有什么意思,进商场适度品尝,也多少诱惑了她的兴趣。

于是,每周四广告出来,她就选好自己喜欢的菜色,周五一定会去逛商场买便宜货和消磨时间。

商场里的瓜果都是洗的干净,摆的整齐。就说葡萄吧,品种就好几样,有的是大妈没见过的,当然这些自然是她品尝的目标。开始她多少还有几分腼腆,毕竟很少有人这样边买边吃,自己的行为也注意收敛一些。那天,一个年轻的服务员正整理草莓,她走上去问,怎么个头不大。服务员说,这是本地产品,全生态“野生”的,个头小很甜,他说,您可以尝一个。这话正中了她的想法,开始吃起来,确实很甜,确实好吃极了,一下子吃了好几个。那年轻人看她那个吃样只是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

从此以后,大妈进商场多少有了一点先消费的“意识”,这回看到一种没吃过的苹果,青色油亮,品质优越,大妈很动心。她有些担心味道,比如太酸了,她牙不好没法吃,可是苹果那么大,在商场吃一个显然有些过度了。她没多想,根据她的经验,先尝一口是最能确定买不买的,于是她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苹果味道不错,倒不是酸,有点硬而已。面对咬过的苹果,她不知道如何处理是好,就顺手放进了包里。

付钱时,商店管理员突然问到她包里有什么东西。大妈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个被咬的苹果正躺在包里,当把苹果拿出来时,她倒是脸红成一片。不过她很快找到了理由,说,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苹果,只是尝了一下而已,看啊,我不是买了它,喜欢。管理员看看收银员,又看看那个被咬过的苹果,对大妈说,走吧。

这件事似乎冲击了大妈,又似乎没发生任何事情。有足够的理由就没什么可怕的,她觉得自己应该注意一下就好了。

大妈又去商场了,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中国人就爱吃西瓜。台面上塑料盒里放着现成切成块的,大妈又犹豫了,打开盖子看了看,这瓜甜吗,连子都没有的瓜会甜吗,按照习惯,她很想尝一下,尝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她用手伸进盒子里拿了一块放到嘴里,味道很好,又情不自禁地吃了第二块,然后盖上了盖子。大妈最后还是没有买,她觉得贵了一点,放弃了。

不过,这次付钱时又遇上了管理员,还是上次那个人。管理员问她你刚才干了什么。她想了想说,什么也没干,还主动把包打开了。管理员说,你打开塑料盒吃西瓜的行为违反商场管理和卫生条例了,要她留下面谈。到了这时大妈才吓了一跳,意识到自己犯了违规的行为。

这件事的结果是大妈被罚款了,她的名字被记录在案,一年不得进入这家商场。

大妈说,她真是被教训了,再也不好意思跨进这家商场的门。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9/5/24第830期专栏173辑

歌剧比赛剪影

文/坐忘

我张大嘴巴

注视这些人型音箱 哦 乐器

无论男女

他们几乎统一拥有

水桶腰

这些金发黑发的波浪卷

被一尾尾美人鱼顶到台上

花腔中塑造

傲慢的贵妇

被弃的怨女

云雀一样的小精灵

自然还有

仪表堂堂

佻哒花哨的唐璜

膛音铮亮的义士

又有弄臣

三寸不烂之舌

戏满朝文武于股掌

钢琴宛如西皮流水

瞬间唤醒

那些爱恨情仇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9/5/24第830期专栏173辑

粽子、炮仗以及压岁钱

文/唐伟滨

从我记得粽子味飘香那个冬夜,我就记住了什么是过年。

广西边陲小县城崇左,纯真、苍白的七十年代中,我家在县郊外一小山坡上的科委宿舍。第一栋是办公室,房前有个深水池子,夏天灌满水,养鱼及荷花,边上几棵树,有一两株柳,夏炎热悠长,然有垂柳和一池清水,有鱼荷可赏,风景极佳;冬天不免萧瑟,池子干了,露出底部的淤泥与杂草,树已略显颓废,别的尚余些叶子,柳树只剩秃枝,在寒风里摇荡。

后四栋职工宿舍,前后左右各两栋。我家是左后面那栋,左侧那间,右侧是柳叔的。人字形瓦顶,双开窗,进门即厅,左间父母住;右间我和妹住。后门外一大露天院子,两侧墙外一是野地,一是邻居,后一门出外,门右厨房,左洗澡房。露天院子优点多:一白天可嗮衣服等物,晚可纳凉吹风,赏月数星,拉家常,惬意之极;二可与邻居隔墙而呼,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爸跟柳叔常一问一答:喂,老柳!今晚做啥好菜?回答:哎,老唐!闻香而问吧?焖红烧肉,炒花生米,过来喝两盅?答:哈哈,知我者,柳大人也!我带三花酒!兴随致起,出门转,再转,便可推杯交盏,海阔天空;小孩自有花样,柳叔也有一儿一女,年纪相仿,匆忙吃完,门前院后瞎逛,嫩草小树皆有无穷乐趣;但再有趣,也会跑回院子,那才是根据地。院子一头堆柴火,另一头有大水缸,蓄水用,有水龙头,但常停水,夏,偷从缸里舀水冲澡,爽快。

父与柳叔虽是负责人,但一样清苦。家当除两床,两自制柜子,一台缝纫机,一辆单车,最贵重是台唱片机。吃以饱为主,油水多寡不论,肉票和粮票匀着用。穿也寒碜,白球鞋常洗,拿增白粉擦过,晒干,像新的一样;衣服裤子有洞就补一下。周遭都一样,无所谓好坏,可疯玩已足。可知道有一天会有所改变,有好吃的,还有新衣,那一天,叫年。

入冬后,年味一天天临近。街道上,菜市场,商店里……渐渐热闹起来,货物品种、数量丰富了,贴春联,挂灯笼,人们也喜庆起来。

天越冷,年味越浓。传说年是一怪兽,跑来村子(古时都叫村)捣乱,所以爸妈准备了炮仗,用来赶走兽的。好多品种:电光炮,烟花,甩炮,一卷卷,一包包。怪兽是炮仗赶跑的?也许,怪兽吃完粽子才跑的吧?不然,怎叫做”开年粽”?爸妈买了好多五花肉(肉票都留着的?),切成条,用酱料腌,糯米、绿豆淘好,绿豆泡了把裹衣去掉,剩黄灿灿肉豆,跟白灿灿糯米一搭,真金白银,甚是好看!粽叶,绿色或棕色,带一股淡淡香气,至今还纳闷从何而来?因平日几乎不见这叶子的竹子或树;煮后柔软,再包。绳也讲究,一种蔓藤似的植物,可作粽绳,包出的粽子好看结实,跟粽叶混合一体,味特香。

包粽子是门祖传绝活。爸妈是外婆教的。粽叶摆好摊开,舀适量糯米铺一层,上铺层绿豆,放一两条肉,最好肥瘦均匀,才油滑爽口,可加板栗、虾米等,再铺层绿豆盖住,最后铺层糯米包围住,把叶子包结实,绑上绳子,这环节很重要,四处要捆牢,不然会“露馅”,说是”五花大绑”也不为过,但又要美观大方,不然像个狼狈犯人,也大煞风景;形状有三角、四角、圆、椭圆的,尽可发挥包者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地域风俗习惯也是一大考量,我后来见过横县的大粽,不单圆形巨大如斗,且料丰富异常,味香可口。

下锅了,煮粽子是大工程。得找口大锅,不知爸妈从哪借来,那大圆黑铁锅足一米多高,直径五十公分,可放十几二十个粽,盛水淹过,盖上大盖子;厨房灶台已无用武之地,要

在院子临时用砖头搭,这是露天院子好处;柴火要备足,起码煮七八个小时。赶年三十晚煮,粽要提前包好,做好年夜饭,就起火煮了。大人喝酒吃饭聊天,不时去添柴,保证火维持够大。孩子呢,吃完就跑去门前后院一通,再回到院子,看黑乎乎的大锅,火熊熊烧着,也想帮忙添柴,爸妈就让拿一两根往里丢,火映红了我们的小脸,木头烧得通红,“噼里啪啦”作响,下面一层厚灰,灰随烟飞起,飞向天边冷星,寒冷冬夜在那一刻变得温暖起来。

午夜将近,远近传来炮竹声,赶紧把自家的抱出,到门前空地上,拿燃着的香点炮仗了!一两百头不过瘾,刺激的还是五百或一千头以上,圆圆一卷,红身子,整齐的像一队队士兵,最后几个大胖子应是司令和军长,可大声神气了!一点燃,足响几分钟,大家在旁笑着、跳着,胆小的捂耳朵,胆大的拿着转圈;或有种玩法,一个个炮仗拆散来放,一手拿香,一点燃,马上扬手丢远远的,“嘭”!刺激得很。还有烟花,有的直串云霄,有的原地打转,“刺刺刺”的冒着绚丽的火花,瞬间,整个世界都亮了。

新年一到,我们很快犯困,笑着入睡了,却被爸妈轻轻摇醒,睁开迷蒙惺忪的眼睛,听见爸妈笑着说:“起来喽!吃开年粽喽!”我和妹妹爬起来,搓着眼睛,来到台边,看见一两个冒着腾腾热气的,摊开好的粽子,白的糯米,黄的绿豆,半肥半瘦的五花肉,粉的板栗,用筷子夹起来,一口一口,别提多美味啦!吃完,又心满意足地睡去。

醒来,枕下多个红包,崭新的两毛钱,那是压岁钱,怪兽被赶跑了,压岁钱保佑我们平安顺利,自此,从初一到十五,小孩子家凡见到熟识的大人们就甜甜地喊:拜年了!拜年了!然后说些吉利话,就会有红包收。至于我的那个疑惑:年既然已经被赶跑了,还拜什么拜?就少有人理会了,我不久也丢弃了这无聊的问题,随波逐流。

我们,就这么一年一年地长大。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9/2/22第817期专栏第170辑

夜 曲

文/玲么子 是引力 卷起潮汐 浪沫漫过床沿

呼唤的遒劲夜曲 越过星光 落在耳旁 分不清是哪个方向 谁愿回首 夜阑深处 风尘仆仆的爱与伤

但听那夜曲 一弦弦 梦 蝶的翅膀 舍得 不想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9/2/22第817期专栏第170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