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王 喆

王喆,女,加籍华人。魁北克作家协会会员。曾以笔名“彩云阁”“有福的确据”“若水轩”在《华侨新报》、“北美信息网”等媒体发表多篇作品。2006年至2012年致力于加拿大青少年海外华文教育,多次参与全球华文教师大会。作品有长篇叙事小说《远方》,音乐剧《旗女子之时空任我行》,短诗,杂文,文学报道等。


文/彩云阁

“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阴了一天,今天将近傍晚的薄雪再次印证了中国民间广为流传的这句老话。下班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家人烙了我最爱吃的春饼等我回,穿越料峭春寒,团圆,我来了!

小时候,每到正月十五,北方的炸元宵外皮香脆,通体圆润。妈妈摆上岗尖岗尖一大盘,大家围着圆桌边忙不迭地往自己的小碗里划拉,边各自分享经见的谈资。“吃多了不消化哈” 大人们总会在我们兴致勃勃,斗志昂扬的时候出来搅扰,who cares?我们只当是耳旁风,甩开腮帮子大嚼。这元宵和汤圆一定是是姑表亲来的,看吧都是粘米做皮,不过个头儿有些差异罢了。另外不同于汤圆里的豆沙馅,元宵里边的红豆馅颗粒粒的,咬上满满的一大口,越嚼越香,回味无穷。说到这馅儿就又想起了她大表兄:北方人过年必备的“粘(年)豆包”。一样香喷喷的红豆馅,裹着大黄米的外皮,蒸好了沾点儿白沙糖,wow,别提多够味了!…

还记得小时候元宵节前,总会看到家旁边商场的员工阿姨们,大冷天的穿着白大褂在外边用大圆盆滚元宵,然后把成品放在簸箕里,排得整齐划一,行行列列,蔚为壮观!正月十五的晚上,吃罢元宵,家家户户大人孩子,兴冲冲跑上大街看花灯行……
今天,在这千万里外的北美过元宵节,不再有恢弘的元宵阵,更没有各大国企气派的花灯车大游行,而且因为蒙特利尔早期的华人华侨大多来自中国南方,很多节日饮食不同于我们北方, 正月十五这里我能找到的不是儿时熟悉的元宵,而是各种馅儿的汤圆。

晚饭前接到侄子的短信,说是作业太多,不来过节了。孩子一个人来留学,在学校附近租了房,自己开火。原本是想过节让他来尝尝家做的美味春饼,这下多出了一个人的量,又实在太好吃了,没控制住,每个人都把自己撑得什么似的。想着过节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顶着胀鼓鼓的胃,饭后把冰箱里存的一袋汤圆煮上,然后给每人盛了两粒。 我和女儿在甜食方面总是有些战斗力的,其他人却都推说春饼吃多了,根本没去碰。您说说,汤圆,这一象征团圆美满的小小甜品,能需要多少胃部空间呀?!感慨在商品极大丰富的时下,汤圆基本上是唾手可得的宵夜,以至于今天真的到了她粉墨登场的大好日子,反而失宠,被受冷落呀。

侄子出来求学这两年,堂兄及家人对他的挂念我都看在眼里。同时我也从与之同龄的众多孩子们那感受到他们对我们上代人一些传统观念和生活习惯的不屑。新生代们因为要顾念亲情,有时不得不违心接受我们这些老家伙觉得天经地义的习俗理念,但因为这些与孩子们的生长环境脱节,我们的执着也恰恰成了他们不得不面对的挣扎。这便是所谓代沟吧。

回头想想,曾几何时我们也年轻过吗。中国的正统文化思想里有一句话叫做“父母在不远游”但无论是现在的侄子或是当年的我们,那青春驿动的心怎会甘于禁锢?古龙小说《七种武器•离别钩》里有一句话:“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聚”!这激荡我们离家的勇气,沉淀成我十几年如一日的异乡生涯。其中的艰难苦乐,七荤八素又岂是一言可以蔽之。回首自己蓬勃的青春我坦然接受当下不羁的青少年。但实话说,历经飘零后的我们,也确实艳羡可以一直在父母及家人身边偎依逡巡的生命状态。
人总是矛盾的。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我深深明白,没有之前的种种分离,如今我不会如此懂得珍惜一家团圆的美好。
“暂时的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愿所有形式的离别,都会因为不懈的追求,最终升华成最美好的团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