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33 号(2019/9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33号(2019/9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 跨文化传播论坛暨跨文化传播推介发布活动在蒙特利尔举行

—— 欢迎新会员

会员作品展

——幼儿园里看中国 文/范秀洁

——爱在深秋 文/谭雨铃(小雨人)

—— 归去来兮,田园将兴胡不归 文/周善铸

——萌娃在加学中文 文/张云涛

——我的祖国 文/怀素

跨文化传播论坛暨跨文化传播推介发布 活动在蒙特利尔举行

九月十五日,由中国网络文艺国际创研基地和中加国际电影节组委会,<跨文化传播论坛暨跨文化传播推介发布>活动在蒙特利尔举行,中国作家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首席专家,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教授,阅文影业总裁,网络作家罗立,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教授东南亚文化学者王仁忠,魁北克议员Jimmy,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冰蓝,刘爱丽,陆蔚青,索菲和郑南川等参加了活动并发言。

中国著名网络作家蒋胜男,非我思存,酒徒,潜水的乌贼,二目,郭羽,刘波等到会并发表演讲和讨论。

中国网络文学走过二十年,成为文学和跨文化领域的亮丽风景,风姿多彩的文学与年轻人文化世界的新”高度”,今天已经走向了世界。与会学者作家就网络文学的性质,特征,地位,发展现状,走向及前景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进行了非常有意义的互动和交流。(郑南川)

欢迎新会员

欢迎新会员辛秋敏,曾在《蒙城华人报》发表文章《父亲》《西园》《丁香树上的鸟鸣》。

会员作品展

编者按:

浙江文艺出版社近日出版海外华人文集《故乡的云》,以此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表达海外华人的心声。我会有五篇文章入选,下面刊登入选作品,以飨读者。

 

幼儿园里看中国

范秀洁

大多数出国留学的人,都是怀揣着梦想走出国门,走向异国他乡。我跟八十年代末出国的那批留学生一样,拿到去加拿大的签证,踏上蒙特利尔的土地时,梦想着我的梦想。

孰料,那个没有揣进怀里、也没有梦想过的职业——做幼儿老师,竟成了我实现梦想的途径。

从Vanier College幼儿教育专业毕业前夕,我得到了一个应聘的面试机会。这是一所公立幼儿园,园长是一位犹太人,应聘那天,她拿着我的简历站在办公室门前,嘴里试着拼了几次,费了很大的劲才勉强拼出我中文名字的拼音Fan Xiujie。

进得门里,我走上前去主动而大方地跟园长打了一声招呼,清脆的声音冷不防吓了她一跳,她用吃惊的目光看了我半天才请我坐下。接下来她提出的第一个问题竟然跟工作毫不相干。

园长问我:“你是中国大陆人吗?”

我回答道:“是的,我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园长说:“你看上去不太像中国大陆人。”

我问道:“那您眼里的中国大陆人是什么样?”

园长说: “他们给我的印象都是非常腼腆,胆怯,不主动与人打招呼,说话的声音很小,而且没有热情。”

我说:“那么从今天起,我就要让您改变这种印象:一个外向、胆大、主动、热情、声音洪亮的中国大陆人就站在您面前。其实,我们中国人不是都像您印象中的那个样子”。

园长立刻说:“就冲你的这番话,我决定录用你”。

带着改变园长对中国人印象的梦想,我当了这所幼儿园中班的老师。

这个班一共有八个孩子,除了清一色黄头发蓝眼睛白皮肤的英裔法裔和犹太裔小朋友以外,只有一名叫汉森的来自北京的小男孩儿。新学年开学的第一天,在自由活动时间

里,汉森受到了全班小朋友的围观。他们把汉森围在中间,好奇地打量着他的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汉森立马不自在了起来。突然,一位犹太裔小孩儿,用两只手把自己的眼角同时向上提,对汉森说:“你有吊眼儿,你是中国人”!汉森“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我目睹了一切,走进孩子们围的圈儿里,拉起汉森的手,给他擦了眼泪,对围着他的小朋友们说:“你们看,Lili也是中国人,她有吊眼吗?”所有的孩子都盯着我的眼睛摇头说道:“没有”!我松开汉森的手,请汉森帮我拿教具地球仪,然后我让孩子们就地围半圆圈儿坐下,把教具地球仪摆在正当中,我和汉森坐在它的两边。

那天的主题讨论活动就以“地球欢迎你”为题。我指着地球仪上中国的雄鸡地形图,告诉孩子们我和汉森都来自中国,虽然现在都生活在蒙城,但我们天生就是长着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中国人。也许你们看过的动画片里面,有中国戏曲化妆吊眼的形象,就觉得中国人的单眼皮都像吊眼。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长相各异,肤色不同,甭管长成什么样子,地球都欢迎他们。接着我让每个孩子都轮流坐在地球仪旁边,说出自己的祖籍,我帮他们在地球仪上找到他们祖先的居住地。主题活动结束后,孩子们饶有兴趣地围着地球仪叽叽喳喳说中国的地形真的很像一只雄鸡。

第二天,汉森的妈妈送他来上幼儿园时,神情紧张地告诉我汉森不愿意来幼儿园,并哭着说他不想当中国人。我把昨天发生在班里的一幕告诉了汉森妈妈,对她说:孩子的这种表现是他身心两方面的反应。他觉得在这个群体里自己成了异族类,求同心让他不愿意当中国人,这说明他在思考“我来自哪儿?我是谁?”这个认知的过程,需要我们双方帮助他构建对自己作为中国人的确立。汉森妈妈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把汉森送进了教室。

汉森就在认识自己、认识周围的人物和事物中,度过了一年在蒙特利尔上幼儿园的生活。在幼儿园的毕业典礼上,我们中班出的节目,是各族裔的孩子用自己的母语唱“祝大家新年快乐”!汉森不仅用中文唱歌,还用英语说:“I am Chinese, and am proud to be Chinese”。他的歌声和宣言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

新学期开学前,我们家搬迁近郊,我不得不辞去这份在市中心的工作。园长特意为我开了欢送会。欢送会上她激动地对我说:“Lili,你是我们幼儿园有史以来聘用的第一位中国人,你用你的言行改变了我对中国人的看法,你赢得了家长的好评。感谢你这一年来对幼儿园所作的贡献,欢迎你有空进城时来看望我们。”听了园长的这番话,我如同吃了精神食粮一般,饱满的心充实又强劲。

搬迁安顿妥当后,我随即在居住区受聘于一所私立幼儿园。园长是一位印度人,让我联想到唐僧去古印度取经的故事,一厢情愿地认为她对中国应该有所了解。没想到她对我说她对中国知之甚少,并问我能否在幼儿园庆祝十一月二十号北美国际儿童节时,教大班的小朋友们唱一首中国儿童歌曲,我欣然答应了她的请求。

庆祝国际儿童节的活动进入了唱歌阶段,我把手工课上做的青蛙头饰戴在大班小朋友的头上,教他们唱《数青蛙》。当孩子们一蹦一跳地跟我唱“一只青蛙一张嘴”的中国儿童歌曲时,一位提前来接孩子的家长看到我正在教唱中文歌后断然喝道:“停!停!”她冲着我喊道:“Lili,我的孩子不是为学唱中文歌来幼儿园的。我要向园长告你” !孩子们顿时乱作了一团,青蛙头饰被扔了一地。

印度裔园长听了家长状告我的内容后,心平静气地告诉她蒙特利尔是多元文化城市,请Lili教小朋友们唱中文歌,是园长自己的主意。这位家长抱怨了几句后对园长说:“以后Lili再教唱中文歌时,请一定把我的孩子安排在其它的教室里”!

斗转星移,转眼进入了二十一世纪,幼儿园的园长也从印度裔换成了意大利裔。

又到国际儿童节。多年前我在幼儿园教唱中文歌受阻的旧闻,传到了意大利裔园长的耳朵里。她问我能否在今年幼儿园庆祝北美国际儿童节时,教大班的小朋友们唱一首中国儿童歌曲,我欣然答应了她的请求,说我将教一首《数青蛙》,并请她通知大班的家长,以便活动能正常进行。这届大班的家长接到通知后纷纷来找我,说他们家孩子特别喜欢《数青蛙》这首中文歌,问我能否用拼音把歌词写给他们,把歌曲的谱子抄给他们。我被他们的学习热情感动,连夜请钢琴专业的朋友把《数青蛙》儿歌的简谱译成五线谱,用汉语拼音把歌词拼写好,复印出来送他们人手一份。没过几天,《数青蛙》的中文歌就回响在我们大班的教室里,青蛙头饰就跳跃在幼儿园走廊的四面八方。

随着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的举行,各族裔家长在幼儿园见到我都改用“你好!”跟我打招呼。09年的春节,整个幼儿园的班级,都以自己的形式庆祝中国农历牛年。大年初一那天,我们大班的全体小朋友都穿着红色的衣服,有几个小朋友还戴了牛的头饰,在我敲的鼓点声中,高呼:“牛年快乐!”在幼儿园里游行了一圈儿。有一个小女孩儿在她妈妈来接她时,对她妈妈说:“妈妈,我会说中文了。你听‘牛年快乐’”!

在幼儿园这片小天地里,我看到了强大的中国用自己的实力,一点点影响着各族裔小朋友,和各族裔家长,对她的了解和认识。祖国的繁荣昌盛,是我们每一个海外华人的骄傲;我作为一个华裔幼儿老师,为自己能用有限的能力,为传播祖国的文化贡献出一点点微薄之力而感到自豪,因为我身后有泰山黄河,有引领世界走向新时代的中国。作为中国人,就算身在他乡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心中一样亲。

 

爱在深秋

作者:谭雨铃(小雨人)

小时候一年四季中最爱的是夏季,虽然汗流浃背,暑气逼人,却因为可以穿裙子,吃冰棍,去小河里游泳,抓鱼,晚上在躺在竹床上摇着蒲扇纳凉、谈天说地的大人们之间穿梭、捉迷藏、玩游戏,不亦乐乎。青春妙龄时期最爱的却是春季,春潮涌动,百花吐艳,草长莺飞,“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良辰美景,花样年华,春色撩人,不负春光不负卿。人到中年,本应生活妥贴,岁月静好,安享层林尽染,枫红菊香的秋光之美,但由于远离了故土和亲人,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客居漂泊,疏离了骨子里根深蒂固的中华文化,化解不开的乡愁夹杂着不同文化和价值观的碰撞,人情世故的无奈苟合着柴米油盐的琐碎,中年油腻的危机感在秋花惨淡秋草黄,秋风秋雨愁煞人的萧索和凄凉中,愈发让人觉得惆怅和伤感。然而,去年深秋夜晚的一场名为《大海呀,故乡, 王立平经典作品全球巡演》的音乐会,让我觉得秋天其实是最美的。翩翩蝶自老,澹澹叶深红,石径深幽幽,

眸中秋意浓,秋天不仅是色彩斑斓的一幅画,更是承载了对童年,家乡,祖国的爱,亲情与故乡情的一首歌。

现在生活在海外的移民除了有一个海外华侨的统称外,如今更衍生了一系列的“海”字辈细分的名称:学有所成回流的“海龟”,在国内四处找工作的“海带”和“海藻”,来回两头跑的“海鸥”,在国内成了香馍馍的“海鲜”,或是大师级的业界权威“海狮”, 以及落叶归根的“海根”…… 大海与我们如影相随,处处结缘,因为海是故乡,海是母亲,海是童年。宽广辽阔的大海承载了太多的回忆,情感和爱!所以,这场主题为 《大海呀,故乡,王立平经典作品全球巡演》,计划历时三年,跨越北美,欧洲和澳洲众多华人聚居的城市,总共80场的音乐会系列引发了海外华人社区极高的关注度和参与度。 来自波士顿的华人音乐家乔万钧策划并担任指挥,把中国著名的音乐家和作曲家王立平的经典音乐作品改编成合唱曲目,每个城市的华人音乐爱好者组成百人合唱团,用合唱这种西方最流行的音乐表现形式来演绎东方含蓄而有诗意的作品。“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海边出生,海里成长。大海啊大海,是我生活的地方。海风吹,海浪涌,随我飘流四方。大海啊大海,就像妈妈一样,走遍天涯海角,总在我的身旁……” 亲切的叙述是秋夜母亲哄儿女入梦哼唱的摇篮曲,为儿女轻轻掖好的被角,深情的表白是游子思乡的肝肠寸断,是秋天枫叶对大地母亲一片赤诚之爱的绚丽绽放。悠扬的旋律,唤醒了无数童年的美好回忆,伴随着朱明瑛1983年春晚的《大海呀,故乡》,年幼的我跟随父母到过海南三亚的天涯海角,在银白色的沙滩上留下了小小的脚印,去过北戴河观日出,凭吊曹操《观凔海》的地方…… 三十年后有幸作为一位参加了合唱的人员,站在枫香晚秋静的加国舞台上,重温这首氤氲着爱的歌曲,心在震颤,鼻在发酸,眼在湿润,台下的观众很多都自发加入了合唱的歌声里,游子归客梦断故乡云水之间,秋水无恒聆听落叶的倾诉……

在这个落英缤纷的深秋音乐会上,除了几位专业的歌手独唱和领唱以外,有很大一部分参加合唱的人员都是60后,70后和80后。人到中年, 岁至深秋,他们已经走过了春的青葱与明艳,走过了夏的繁花与热闹,步入了秋的丰盈与静美。经年的工作劳累和家务操持虽然使得他们失去了春花般娇艳的容颜,然而,时光和阅历也收敛了他们盛夏的浮躁与悸动,内心对家人,对朋友,对世界深沉的爱和对一切美好事物的追求使得他们如同秋

天般澄澈温暖,怡人妥帖。他们在台上唱到:“天尽头! 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观众仿佛眼前有一个画面:黛玉满眼的泪痕,手持花锄,一个人面对满地落花,轻轻拾起,连同自己的苦难与失落,还有前世今生的爱恋,一同埋葬。无怪乎,红楼之后再无书可读,葬花之后再无曲可吟,这种中国古典文学的诗意美,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的美,孤独灵魂自由的美,只能是心中有爱的人才能创造出来,有如曹雪芹心中最爱的是冰清玉洁的黛玉,王立平爱的是喜欢他音乐的观众,用音符向他们讲述了这部一朝入梦,终生不醒的《红楼梦》,漂泊在异国他乡的合唱团员和观众爱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渊源流长的中国民族音乐。

那晚音乐厅飘荡着熟悉而亲切的《葬花吟》、《枉凝眉》《大海啊,故乡》、《驼铃》、《太阳岛上》、《牧羊曲》、《少林少林》、《江河万古流》 的音符,首首是经典的传唱,句句是情感的倾泻。童年,少年和青年片片的生命回忆,爱秋天,爱大海,爱故乡,爱故乡的音乐,爱亲人,爱自己,爱美的人和事……深沉的思念和爱犹如深秋枫林里漫天飞舞的叶子,流光溢彩,一地金黄,满城丹红,赶走了深秋的寒意和瑟肃。身处异乡为异客的海外游子们的人生秋天因此而绚烂多彩,温润如春,爱在深秋的夜风中疯长……

 

归去来兮,田园将兴胡不归

文/周善铸

——我为什么选择“落根上海”——

晋宋文学家陶渊明在他的抒情小赋中说:“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诉说了他辞官归隐后的心情感受。我今天借用他的话作文题,把“芜”改成“兴”,同样表达了我离国多年,“渴望回到祖国家园”的内心感受。

乡镇学徒 海外游子

新中国的诞生是我个人命运的转折点。解放前我失去了上学机会,在一家木材行做学徒,整日沉溺在看不到前途的迷惘和苦涩之中不能自拔。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对所有有志、有能力的青年敞开了大学的大门,不仅学杂费全免,连食宿、医疗也由国家全包。于是我发奋自学,考上了杭州六中高中部,接着踏进南京大学物理系,圆了我重返校园的多年美梦。在解放了的土地上,我从乡镇小学徒,成长为“天之骄子”,直至后来成长为中国科学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的研究员、法兰西国家科研中心的高级访问学者、奥尔塞地区中国留法学生学者联谊会副主席和巴黎学术会议国际顾问,我的人生在新中国的和煦阳光下发光发热,实现价值,也为祖国的科学发展尽一份薄力,我深感荣幸。

退休二十多年来,我“三分天下”,在上海、巴黎和蒙特利尔三座城市轮流生活,汲取东西文化的精华,悠游于中外文明之间,尽情享受新中国带给我的幸福生活,被纽约《世界周刊》喻为“快乐老海鸥”,说“神仙过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但是,海鸥老了,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已经有点不适应了,摆在现实面前的实际问题是,必须选择一处栖留下来,作为养老和终老的地方。然而,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三座城市各具特色,犹疑徘徊十余年,一直难做最终抉择。

2017年春,我和老伴在漂泊海外多年后飞抵上海,汽车从浦东机场驶往市区的一路上,树木繁茂,鲜花盛开,移步换景,芳华绽放,处处散发出青春和亮丽的光彩;路上行人个个衣着得体、式样新颖,脸上尽溢欣喜和满足;沿街的店铺里,商品堆积如山,琳琅满目,眼花缭乱。睽违多年的故乡,美得让人心醉,醉得让人痴迷。

岁月苍茫 往事如烟

不尽往事红尘里,回忆我三十八年前首次出国的寒碜情景,不禁感慨万千。那时我连一件完整的衬衣都没有,衬在毛衫和外衣里的是“假领子”,外衣也是我妻子用缝纫机自己裁制的。每月几十元人民币的工资,再加布票紧张,根本没有条件购置好点的衣服。出国,代表中国科学院出访,总不能穿这种衣服出去吧!

政府考虑到了这一点,给每位公派出国人员发放500元人民币的“置装费”,并开具证明,让我们到当时只对外国人开放的“友谊商店”购置出国衣物。我手头有一张我老伴

1982年公派赴美时,被批准赴“友谊商店”购物的清单,这张编号08649的通知单规定,出国进修两年,可以购买“呢大衣一件,毛料制服三件、雨衣一件、箱子一只、袜子四双、香药皂十五块、皮裤带一条、皮鞋二双、礼品三十元”。并注明,不得购买上述物品以外的商品。同时还规定,只能8月6日进去一次,不得携带家属,如果发现“借用”“冒用”,将报告有关单位追究。以上种种严格细致的规定,说明三十多年前,物资是如何的紧张,就连袜子、香皂、裤带等小商品都供不应求。

五年后,我再赴巴黎,与“法国国家科研中心”开展合作研究。一下飞机,法国给我的第一个月工资是7000法郎,约合8400元人民币,而我当时的国内工资是72元人民币,也就是说,飞机起落之间,我的收入一下子陡升了一百多倍。我在法国一天的收入等于中国两个月的工资。在法国工作一个月,就相当于中国工作五六年,如果在海外工作一年,回国后就可以“颐养天年”了。

海外的高收入,对于当时月工资只有十多美元的中国人来说,无疑是“一步登天”“一夜暴富”,其冲击和震撼是很大的。所以人们羡慕出国、争相出国、出去后滞留不归,都是不足为怪的。

春回大地 万物复苏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1978年,改革开放开启了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历史。如今,中国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中国人民用自己的双手谱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

回国不久,参加一位老同事的聚会,他去国外三十多年后终于叶落归根了。酒酣耳热之际,有人提问主人是否记得当年离国时决定不回国的表态。他激动地站起来动情地说:“是啊!做梦也没有想到,国家的变化会有如此之大。当年国内物资匮乏,精神文化生活单调枯燥。改革开放之初,移居国外,曾令多少人倾倒神往。我当年是把房子卖了,刚刚起步的事业也放弃了,远涉重洋去的。然而,现在不同了,中国崛起,国泰民安,物质丰富,文化繁荣,不出国门就能追随世界潮流,享受现代化的物质生活,又能感受家乡的亲情、文化。卅年风水轮流转,当年一窝蜂竞相出国的人中,像我们一样开始考虑叶落归根回家乡安度晚年的老人愈来愈多了。”

大家对他发自肺腑的即席发言感同身受,在地球上转了大半生和一大圈之后,还是感觉家乡最好。于是,我和老伴决定叶落归根,留在上海不走了,放弃了加拿大老年金。

叶落归根 享受晚年

我一生不沾烟酒,不上牌桌,不下舞池,在上海尽情地享受读书和写作的快乐。虽然我只是把它看成是闲暇时的消遣、苦闷时的寄托,但它带给我无限的乐趣。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浦江同舟》,致公党中央和上海市委《中国致公》《上海致公》等刊多次刊登介绍我的文章。褒奖和荣誉接踵而来,奖品和奖状塞满了我的橱柜,也充实了我的晚年生活。

在上海这座充满朝气和活力的城市生活,与海外生活的孤独和寂寞形成强烈的对比和反差。在这里,我生活丰富多彩、富含情趣,忘却了自己的年龄。古今中外的医学都证明,生活充实美满,内心就会快乐,精神就会充沛,产生出更多活跃的细胞来击退医学手段无法打败的病魔。这也就是坐八奔九的我,腰不弯、背不驼、思想敏捷、步履轻快,连头发都保持天然乌黑的原因。

我庆幸自己长寿,能够亲历新中国的成长壮大,赶上充满希望的好时代。加上“绿叶对根的情意”,我和老伴一致决定,叶落归根,留在上海不走了。上海市老市长徐匡迪最近说:“在中国最辉煌的时候跑开,会终身遗憾!” 我下决心在高水平全方位改革开放的新上海,再燃青春,活出晚年的精彩。

 

萌娃在加学中文

文/张云涛

12岁的大儿光宏和10岁的小儿光远,在加拿大生,在加拿大长大,当我听着大儿在

舞台上背着773字的《滕王阁序》,小儿背着36句《春江花月夜》,一口流利的中文,抑扬顿挫,让我这个华东师范大学对外汉语专业毕业的学生,感到非常欣慰。我们毕业时候,立志以海外传播中国文化为己任,先从自家娃娃做起。

2018年6月17日听北京大学对外汉语副教授赵延风的公益讲座:“国际潮流的人生方向——海外中

窗口期,五岁之前必须开口讲中文,五岁之前必须喜欢中国文化,喜欢上一部中文动画片。我好幸运,自己按照这样做了。2012年我们全家去多伦多玩,走访了我先生的几个大学同学,我发现他们所有的孩子都不讲中文,一口流利的英文,我当时觉得很奇怪,略带责怪地说,应该让孩子说中文,否则他们不知道中国和中国文化。他们有点不屑地对我说,你不要讲我们,等你的孩子到了小学三、四年级,他们自然就不讲中文了。我那时突然意识到,在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孩子们都能够读《经济学家》、《时代》周刊,而中文还停留在简单的对话,比如“我家有六口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弟弟和我“的水平,他的认知和他的语言严重不匹配,他自然会选择和他的认知水平更加舒服的英语或者法语。那时候,我下定决心,和时间赛跑,在他们三、四年级之前,让他们的中文水平和法语水平比肩。那年大儿六岁、小儿四岁,我们先让他们大量听中文的童话故事和看中文的动画片,包括52集《孔子》、52集《三国演义》、52集《西游记》、《巧虎》、《三十六计》、《孙子兵法》,阅读了影响中国的十大古典名著少儿版,包括《春秋战国故事》、《岳飞传》、《杨家将》、《三国演义》、《封神演义》等。小朋友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会用成语和典故,对一些三国、西游的故事了如指掌。并且通过悟空识字这个动画软件,游戏中集中学习了1200个汉字。小朋友还能听懂《欢乐喜剧人》、《我为喜剧狂》等中文综艺节目,喜欢上了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和《笑傲江湖》的电视连续剧,对里面的人物如数家珍。

2014年我们从温哥华坐豪华邮轮去阿拉斯加,孩子们英文一般,但是船上美国华裔的孩子,他们之间可以用中文交流,两小儿再次意识到中文的重要性,他们感叹道:温哥华、西雅图、阿拉斯加和游船上到处都是中国人。我们回程的时候,在温哥华再次停留,在一个公园玩耍的时候,巧遇了一群当地法语学校的小学生。两小儿在船上一天到晚听说英文和中文,终于有个机会说法文了,兴奋地跑上去找老师说法文,可是老师很礼貌,也很淡然,甚至有些漠然。我为两个小儿有些难过,但我那个时候,也清醒地意识到,哪怕我两个孩子生长在加拿大,哪怕他们说一口流利的法文,他们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他们永远都是中国人,这就是他的身份认同,他们永远改变不了他们是中国人的事实。所以与其削尖脑袋,学好法语、英语,融入当地社会,不如让他们学好英语、法语的同时也学好中文,树立中国文化的自信,在蒙特利尔这个多元文化的天然土壤中,兼容并蓄,成为学贯中西的人才。我们作为移民的第一代,将自己连根拔起,移植到这个北美的土壤中,生根发芽,也给了我们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有天然的挑战,他们是这个国家的少数民族。我们有义务帮助孩子树立远大的理想,以天下为己任,有着全球视野,赋予他中国文化的知识和底蕴,在中国经济和文化崛起的今天成为跨越东西方文化的人才。

当美国总统川普将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炒掉的时候,我感叹道,“他太过分了,不是由于局长在投票前几天,重新启动调查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的邮件门,川普不可能在所有的摇摆州获得选票,利用美国选举人制度,赢者全拿,在比希拉里少两、三百万票的情况下,当选为美国总统。现在当了总统的时候,却要将解聘,真是忘恩负义。”我的大儿光宏,突然来了一句:“妈妈,这就叫“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我惊喜地发现,他居然用中国的典故解释美国的政治,而且还很贴切。这就是我的目标,无论身处何地,都拥有中国文化的智慧和眼光,在北美文化本身的视角之外,多一个中国文化的视角和判断。赵延风说,现在海外已经有500家孔子学院,有1亿人在学习汉语,比十年前,多了七千万,这是中国经济实力的体现,也是大势所趋。华裔在海外学习中文,”路漫漫起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的祖国

文/怀素

我在加拿大已经生活二十年了,蒙特利尔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城市,身边有着不同民族各个族裔,经常有人问我是哪国人。

中国人。我每次这样说,他们的眼睛就会显出不同的表情。

随着二十年的变化,当这些眼神中越来越多羡慕的时候,我知道,我不再是我,我身后站立着一个越来越强大的祖国。

从1858年开始,中国人大批出现在加拿大,那时的中国人是以华工的身份出现的。他们为修建太平洋铁路,进入这个远离祖国和亲人的遥远国家。华工对太平洋铁路的卓绝贡献,被称为“这条铁路的每寸铁轨下,就有一个中国劳工的亡灵”。当太平洋铁路的最后一个道钉砸进铁轨,在盛大的完成仪式上,有人留下珍贵的历史照片,在人头攒动中,却找不到一张中国人的面孔。

不仅如此,幸存下来的华工还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当他们要求进入这个国家时,他们被迫缴纳人头税,人头税的价格一涨再涨,价格是一个华工两年的收入。更加匪夷所思的是,政府拒绝任何华人女性进入加拿大。这样的决定,使得华工被迫回到家乡,成家娶亲,延续后代,然后再返回加拿大。因为排华法案中规定,很多行业不允许华人工作,他们只能做手工洗衣店,加工三文鱼等艰辛的工作。很多人这样在中加两国中往来奔波,一生中只能享受短暂的亲情欢愉,天伦之乐,有些人最终客死他乡,也没有亲人守在身边。

而加拿大政府为控制中国移民,从1885年至1949年实行《中国移民全面注册法案》。这期间,有8万多中国移民注册,共缴人头税2300万元。“排华法案”有100多个歧视性条例,包括华人没有政治投票权,不得开业当律师或医生,不得成为政府官员,不得在公共设施工作等。

加拿大人头税历史持续了130年。

130年,几代华工的生活,就这样被切断了,他们的生活支离破碎,像没有家没有子女的人一样,孤独的生活在异乡,有些人就这样老死客乡,身边没有亲人。

但他们为什么选择了这样背井离乡的生活?是因为当时的祖国风雨飘摇,贫困落后,民不聊生,更有战火频乃。他们从家乡走出来,为了帮助家人的生活,辛苦奔波。蒙特利尔华人谢景炜先生在他近期发表的英文著作BEING CHINESE IN CANADA(《在加拿大做中国人》)中,曾经描写他的祖父当年生活的情景,他说祖父在寒冷的冬天拎着布袋子,挨家挨户的去收肮脏的衣服,受尽白眼。当他背着袋子走在街上,饥寒交迫,还会挨小孩子们砸向他的雪球。华工就是这样艰苦的生活。有些人用积蓄在家乡置一点产业,也在军阀混战,日本侵略中被毁掉了。

那个时代华工们艰辛的生活状态,正是因为身后是一个赢弱多病的祖国。

历史巨变,沧海桑田。自从1949年新中国诞生,尤其是改革开放的四十年里,海外华人的历史正在改写。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国的留学生,很多人怀揣着几十美元闯天下,还有许多负债前行。而今天,华人已经成为了改变当地经济的力量,越来越多的留学生来到异国接受教育,他们不再像父辈一样辛苦工作,正相反,祖国正以它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力量,影响着我们这些海外游子。当我们看到在非洲,在新西兰,在亚丁湾,在世界各地,每当

发生天灾人祸的时候,祖国以她强大的力量接受侨民保护公民的时候,我们心中的激动和安慰,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这是一个国家强盛的标准。只有国家强盛,才有力量保护自己的公民,让他们自由骄傲的行走在世界各个地方。

而在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中国经济的力量。在马德里高速公路的两侧,很多大幅广告招牌是用中文写的。在魁北克,中国大型公司拥有了越来越多的项目。而中国文化和语言,也吸引着更多人的关注,汉语形成了新热点。

近年来,我经常奔走在中国与加拿大的路上,在飞机场看到越来越多的同胞,这是与二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的。那些年轻人,操着流利的英语,脸上是自信的表情,而许多年老的同胞,他们的勇气也让人惊喜。有一次在北京机场,我遇到三个衣着朴素的老年人,他们的眼神和表情,很容易看出是来自农村乡镇,但他们要去欧洲旅行。他们的导游是一个年轻小伙子,说一口流利英语,保留着老人们的护照,对他们细心呵护。说到出远门去欧洲看风景,他们脸上露出兴奋而有些害羞的表情,他们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让我想起自己第一次出国。

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同胞走出国门,一睹大千世界的千姿百态。华人们继承了祖先行走世界的传统,但这种行走已经从根本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同胞,出国不是为了谋生,不是为了帮助国内的家人,而是为了发展自我,开拓视野,丰富人生。国内日新月异的经济发展,支撑着在国外求学的游子,让他们生活得自由满足。这样的改变,在几十年前,是无法想象的。

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面对中国的发展,更是惊讶不已。加拿大朋友皮埃尔曾对我说,中国的发展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他说在几十年前,他曾经站在香港的高楼上眺望深圳,那时候深圳还是寂静的渔村,现在他站在深圳的高楼上望香港,他的感慨中充满复杂的感情。

就像变魔术一样,一个现代化城市拔地而起。他说。

今年是建国七十年。七十年间,祖国走过了艰苦奋斗的道路,让满目疮痍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变成了强大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沧桑巨变。在我的有生之年,亲眼目睹这样的奇迹,我为生在这个神奇的时代感到幸运。

我常想起拿破仑,想到他的预言,他说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当这头睡狮醒来时,世界都会为之发抖。如今,这个狮子醒来了,他站起来,屹立在世界东方。他是一个巨人,他是我的祖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