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34 号(2019/10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34号(2019/10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会员索菲参加第39届世界诗人大会

会员作品展

——访泰戈尔故居不遇 文/索菲

—— 水 文/婉冰

——微小说两则 文/彭钧铮

——你知道我穿的是什么品牌吗? 文/郑南川

 

会员索菲参加第39届世界诗人大会

第39届世界诗人大会于印度时间10月2日晚上6点,在印度神都KIIT大学礼堂隆重进行。现代化的礼堂灯火辉煌,人声沸腾。开幕式在热烈欢快的印度民歌声中拉开序幕。奥里萨邦首席执行官沙利、世界诗人大会主席杨允达、KIIT大学校长萨曼塔、世界诗人大会副主席卡汉、秘书长玛莉亚以及地方政要、文化名人等致辞。大会还向著名印度诗人、文学家颁发荣誉证书。开幕式在艺术家们精彩的印度传统舞蹈与少儿舞蹈表演中结束。

10月2日是印度国父甘地冥诞150周年纪念日,随着民族歌舞者欢快的乐器与舞蹈表演,圣雄甘地的紫铜雕像落成典礼在印度奥里萨邦首府布巴内斯瓦尔KIIT大学隆重举行。

揭幕仪式由第39届世界诗人大会主席、KIIT-KISS大学校长阿切乌塔•萨曼塔主持,他首先代表全校教师学生向来自全世界各地参加甘地雕塑揭幕仪式的诗人、诗歌爱好者表示热烈欢迎,参加本届诗人大会的与会诗人们则纷纷向甘地雕像敬献花环与花瓣。整个揭幕仪式,庄重,又热烈。

校长萨曼塔与世界诗人大会主席杨允达先生分别代表主办方与世界诗人大会致辞。诗人代表的讲话不时得到学生们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呼声,场面极为震撼。

我会会员索菲出席了39届诗人大会。

 

会员作品展

访泰戈尔故居不遇

文/索菲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无法来到你门前

是我从圣劳伦斯河来

而大门两次紧锁。不是我早来了

一个时辰,就是晚到了一个时辰

我在恒河之上随混浊之波流逝

幸运的她却从另一扇门,登临你的

红墙绿窗内,光脚走进你的起居室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恍惚中醒来,已离你远去

也不是与你相见之日遥遥无期

而是我须在往后旅途中与她同行

在她欣喜的声音里听你

在她深情的眼神中看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找不到一条路通向你

是我没有抛开拥挤的人群

独自去寻你。如果泪水

可以止痛,我愿哭泣百遍千遍

哭出另一条恒河

2019.10.3印度

 

文/婉冰

崎岖的山间小路

磨破了人和牲畜的脚掌

一条蒼老的河流

瘦骨伶仃

病倒在河床之上

多少疲惫的面孔

在我眼前晃动

多少艰难的跋涉

只是为了满足原始需求

我希望

能把关切化作清风万缕

吹绿干涸的大地

我希望

能把眼泪变成细雨霏霏

滋润万顷良田

那些焦灼的眼神

流露出

难言的期待和悲苦

如果可能

我真想

把文字变成水

送给那些最需要的人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8/9/7/795期)

 

微小说两则

文/彭钧铮

医生

H年后,Z村通过了一条法案,各种绝症患者有在生命结束前要求冷冻保存的权利,以待以后科技发展到这些绝症可以治愈时再解冻治疗。

T年后,很多晚期肿瘤都可以一次性治愈。大量的解冻治疗逐步开展。

一天孙妙应医生为患晚期胰腺癌二十五岁的王惠飞解冻,切除全胰腺。进行胰腺移植,术后王惠飞很快完全恢复,并且无须应用免疫抑制剂。王惠飞不由得爱上髙大英俊,温文而雅的孙妙应。

王惠飞发短信给孙妙应诉说由衷的感谢和深切的爱慕,孙妙应从不回复。王惠飞一而再,再而三地邀请孙妙应去最好的歺馆,孙妙应只回答一个谢字。从来不去。任凭王惠飞如何的在手术室外妩媚地等待。孙妙应一个接一个让年轻貌美的女子解冻,手术恢复。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子,出奇地都爱上了孙妙应。可孙妙应无动于衷。

这医院里还有一位外貌赛西施的女医生华可人,天天面带微笑,两个甜甜的酒窝更是让人一见倾心。华可人负责解冻治疗男病人。一个个男病人治愈后无不对华可人倾倒。一篮蓝鲜花送到了手术室外。这些男子中不乏富裕之人,名车,名包,名楼送来多少退回多少。华可人微微一笑,不屑一顾。这些人中大有非华可人不娶,非孙妙应不嫁之人。可无一例外地被拒绝。这些人百思不得其解,讨论下来觉得应该去找院长帮忙。他们和她们找遍了医院的每一个角落,吃惊地发现,医院里更夲就没有院长,付院长。医务处长,科长。科室也没有主任,一个当官的也没有。他们和她们一点也不气馁,接着去找市长,省长。市长和省长都笑道难得你们一片情深啊。可我们也是爱莫能助啊。我们对医生没有丝毫的行政管理职权。他们只听命于中枢的内经真人。内经真人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来去无踪。我们都没有见过其真面目。

可他们和她们都实在不甘心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孙妙应和华可人淡淡地拒绝。不知是谁先带的头,开始在手术室外天天跪着,渴望能感天动地,感动孙妙应和华可人。下跪的队列越来越长。男士都穿着黑色的西装,女子都穿着白色的连衣裙。

终于有一天,孙妙应和华可人走出了手术室。对下跪的他们和她们说:”都起来回去吧。我们都是不吃,不喝,不睡觉,不谈恋爱,不结婚,不生孩子,没有亲人。”

他们和她们都惊讶得异口同声地问:”为什么?”

孙妙应和华可人笑着回答说”因为我们都是机器人医生。”

他们和她们说:”难道就没有不是机器人的医生吗?"

孙妙应和华可人答道:”有啊,不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他们和她们还是不解地问:”那人为什么不做医生呢?"

孙妙应和华可人悲伤地说:”都被病人杀光了。”

人类思维博物馆

大脑思维提取和翻译技术最终开发成功,人自出生到死亡最后一秒所有出现过的念头,梦境,潜意识都能在死亡后短期提取翻译。为了促进后人与前人的交流,联合国和世界各国逐渐通过了大脑思维提取与翻译法案,只要死者生前签字同意即可。于是不少国家在驾驶执照延期时都会填写自愿捐献器官和自愿大脑思维被提取和翻译的表格。

一百年后人类思维博物馆在蒙特利尔正式对公众开放。博物馆接收世界各地志愿者捐献思维的信息。每一位前人的思维都保存在一台电脑里。博物馆对世界免费开放,每一位参观者必须签字同意死后自愿大脑思维被提取和翻译。每次只能与一位前人进行思维交流,每一次参观者与前人交流的信息都自动记录在电脑里和超级云数据库。参观者受到前人思维的启发而完成的作品,论文,理论都必须同时署前人名,申请专利也必须属前人的名,前人的获利将转到博物馆,用于博物馆的维持。鼓励使用博物馆获利人捐款。感兴趣的参观者可与前人进行人机对话,搜寻前人记忆中的宝藏。

艾米莉一直在寻找灵魂的伴侣,却始终没有找到,艾米莉在博物馆里找到一个默默无名的迈克。迈克一生未娶,一直到等候那灵魂的另一半。迈克生活在童年的梦境里,迈克的梦洁白如雪,清香飘逸如茉莉。迈克梦中充满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而迈克从来没有写成文字,艾米莉不知不觉地走进了迈克的那些梦中的故事。两个不同时空里的人在梦中相聚,艾米莉把这段经历写成短篇小说集梦中邂逅。

作者是迈克和艾米莉。短篇小说是英语写成很快翻译成法语,中文,西班牙语等,成为畅销书,艾米莉把获利的百分之二十捐给了博物馆。迈克的所有所得都归博物馆。画家杰克与超级抽象画大师林无痕最后思维火花对话,看见一幅图画,不同的色彩在遥远的星球牵手起舞,杰克无法理解。杰克又与神经生物学家,精神科医生霍普金斯对话,知道神经元释放的电波可能被遥远的星球接受。杰克创作了灵魂宇宙流。

杰克将林无痕和霍普金斯都放在绘画家名单里,问世后该画创下了三亿美金的天价,交完税后,林无痕和霍普金斯的所得都转到了博物馆。这样的故事发生在数学领域不断有猜想被攻克,物理学领域有新的理论被提出,生物医学领域获得新的突破和创新。总之例子不胜枚举。

博物馆通过这样跨时空思维交流获利越来越多,成立了梦结果基金会,成立梦结果奖颁发文学奖,数学奖,物理奖,医学生物学奖,化学奖,音乐奖,美学奖,经济学奖,想像力奖,幽默奖和哲学奖,名声后来居上居然超过了诺贝尔奖。

 

你知道我穿的是什么品牌吗?

文/ 郑南川

刘介到加拿大旅游了,这次出国选择了个人自由行,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果子认识他的时候,还是二十年前,那时刘介放弃了在加拿大的生活回国发展,一去就到现在,听说发了财又亏了生意,现在生活还可以,至少有退休工资和一些额外收入,想通了,喜欢出门走走。

他有一件事要做,想买一条运动裤,当然要品牌的。果子多少有一些接待经验,这两年出国的人多,即使是大老板,买上品牌服装,也是很挑剔的,要求牌子好,又要价格好,还要式样好,总是花费很多的时间,还想去品牌的“特价店“。刘介谈不上大老板,钱是有的,买起品牌衣物也很挑剔。果子介绍了一家品牌的”特价店“供选择。

他说,现在注重健康了,买一条运动跑裤,即要舒服又要好看。

果子说,这事容易,关于运动方面的品牌,有名的阿迪达斯和耐克就是最好的品牌。

刘介嗯了一声,看了看挂着的运动裤,说有些没兴趣。

果子兴致地介绍,这是最新款式的,真好,他自己都很动心,选择款式也多。

刘介说,这两个牌子的裤子不买。

果子问,为什么。

刘介说,这样牌子的运动裤在国内太多,冒牌货很多。

果子说,这些可不是冒牌货,而且都是今年的新款式。

刘介说,买回去了,人家还是认为我骗了人家,没准也说是冒牌的,穿上了人家也不欣赏,也等于白买。

他这么一说,果子也哑了,心里想,裤子自己穿的,难道是给人家看的,只能让他自己选择。

不一会,刘介发现了一条裤子,问,这牌子如何。

果子看了一下,还真说不出这牌子的知名度,就说当然也是品牌。

刘介说,就买这条裤子,我的朋友不知道更好,也才会更关注。说着走到镜子前,解开裤子要想试一下。果子立刻阻止说,请到试衣处去,这里不能这样。没想到他还牢骚道,男人脱裤子有啥可看的,说着跟着去了。

他买了这条运动裤,高兴地走出商场,还对着果子说,咱穿的是不一样的,年纪谈不上很青春,时髦还是保持的。刘介的话像提醒了果子,才细心看了看他,那条牛仔裤就别说多土了,可能出门在外,脏兮兮的,上面的衬衫皱皱巴巴,显然没有烫理过,扣子也没扣好,一身的穿着搭配并不协调,头发没多少,白了不少,还留得长长的,也没整理过,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他身上的“品牌精神”。

不过刘介倒很敏感,说,出国仓促,头发都没顾上染一下。

刊于《蒙城华人报》2019/5/3第827期专栏第172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