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36 号(2019/12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36号(2019/12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张裕禾先生新著问世

——周善铸获“爱我中华”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奖

——张廷华获新乡市征文三等奖

——唐伟滨获茅台杯古诗词大赛入围奖

会员作品展

——水龙吟 咏茅台 文/唐伟滨

——从法国梦到中国梦 文/周善铸

——我家葡萄树 文/张廷华

——手边的缝纫机 文/范秀洁

张裕禾先生新著问世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上海外国语学院成立70周年,上海外国语大学和商务印书馆合作打造了一套以该校首任院长著名外语教育家、翻译家王季愚女士命名的《季愚文库》,并于2019年12月4日在上海举行了首发仪式。该文库包含了不少世界学术名著汉译和中国文化经典名著的外译作品,反映了部分国家研究课题的优秀成果和原创性的学术成果。上海电视台、新民晚报、新民网、上海社会科学报、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作家网、中国出版集团-中版好书榜、新浪网、腾讯网等等媒体都报道了这一消息。

我协会成员张裕禾先生的专著《社会转型与家庭的演变——文化身份研究例释》(中文本)很荣幸,被收入《季愚文库》。张裕禾先生在其专著中,以魁北克20世纪优秀法语小说作为资料,探讨了魁北克社会在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的过程中,魁北克人的精神面貌与家庭内部人际关系,所经历的变化。

魁北克社会现代化的经验,不仅对处于现代化热潮中的中国有借鉴作用,而且对生活在加拿大和魁北克的华人来说,也是认识和了解他们新家园的一条捷径。

左起第5卷为《社会转型与家庭的演变——文化身份研究例释》

附:《社会转型与家庭的演变》一书 中文版说明

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现代化正处于启动阶段。鉴于中国的国情,我们没有现成的范例可以抄袭。我们只能走自己的路,边走边学,“模着石子过河”。但,世界上其他社会现代化的经验,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对我们来说都是有参考价值的。笔者就地取材,选择了加拿大的家庭作为

研究课题,旨在弄明白家庭结构和人际关系,在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的转变过程中,所发生的变化。笔者花了数年时间,研读魁北克的百年史,挑选反映这段历史的小说,为魁北克家庭的演变做了个总结,写成了《社会转型与家庭的演变》一书。笔者写作时不只使用加拿大魁北克的历史资料,而且大量借助加拿大法语小说家所讲述的故事作为例释,以便使枯燥平淡的历史叙述变得生动活泼起来。这样做,在客观上就跨越了学科,让加拿大法语文学创造的艺术形象为一个特定的社会学命题做插图。这件事做成之后,我将书稿在电脑里冷藏了多年,然后经过删繁就简,交给魁北克的一家出版社审阅。出版社审阅后同意付梓,并获得加拿大联邦和魁北克省两级政府相关机构的资助,使此书终于问世。一位土生土长的魁北克人读了此书后给我写信,说:“我兴致勃勃和满怀激动的心情阅读了您有关二十世纪魁北克家庭演变的大作。该书使我看到了这场演变的全过程。在我自家的历史里,从我的父母到我的子女儿孙,我们都经历了这个过程。您对价值观的变化和三代人夫妻关系的演变所做的总结,我尤为欣赏。您的大作非常出色地说明了,人只有通过他人的眼睛才能看清自己。善于保存自身的特色,可使我们能够生存得更好。我为您的法文表达点赞:开门见山,清晰准确,没有转弯抹角、晦涩难懂的句子。读您的书是一件真正的乐事……”这位读者的来信,对我是个莫大的鼓励,并使我相信,一项严肃认真的研究成果是不会因为时间的久远而失效的。

该书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加拿大魁北克社会百年来的历史和家庭的演变,同时也有助于我们弄清魁北克人的文化身份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微调和变化,达到可谓一箭双雕的目的。

该书本是写给是中国人阅读的。可是书写成之后,先是忙于生计,后又受到版权期限的限制,一直没有将法语文本转换成汉语文本。这项文字转换工作,拖拖拉拉做了很久,直到退休多年后方告完成。我在这里要特别感谢上海外国语大学和商务印书馆,帮助我了却了一个长期以来未能实现的心愿。

张裕禾 2018年3月 加拿大魁北克市

张廷华获新乡市征文三等奖

张廷华在新乡市“侨联五州四海,共祝祖国华诞”征文作品评选中,荣获三等奖。此活动由新乡市归国华侨联合会主办。

周善铸获“爱我中华”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奖

周善铸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征文中获奖,此活动由上海作协,文汇报等主办。

唐伟滨获茅台诗词大赛入围奖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指导下,贵州茅台广东省经销商联谊会和广东

尊茅酒业有限公司于2019年8月至11月联合举办全国茅台诗词大赛。赛事10月12日截稿,共收到旧体诗词15466首(其中:诗9101首,词6365首),作者来自全国各地及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我会会员唐伟滨获入围奖。

水龙吟·咏茅台

唐浩翔(加拿大)

千年佳露空杯远,仙境亦闻香郁。

起缘西汉,相传大禹,濮人祭醊。

赤水河旁,仁怀边镇,曲源清澈。

望错落人间,翩跹舞至,飞天女、敦煌窟。

休唱阳关三叠。举茅台、万愁销绝。

皇城内外,旌旗酒肆,几人对月?

世道沧桑,惟情难变,似丹青血。叹平生倦旅,还如一笑,饮壶中物。

上海市作家协会、文汇报社《爱我中华》新中国成立70年征文

昔为追梦奔远方 今为圆梦归故乡

——从法国梦到中国梦——

周善铸

八十八岁的我,自小就喜欢做梦,星期天不上学,就赖在床上海阔天空胡思乱想,幻想长大后当科学家和大将军,渴望长大后做名医师和文学家,期待长大后赚很多很多钱孝敬父母环游世界。

不料,1941年4月福州沦陷,山河破碎国仇家恨,还有什么资格做美梦谈理想。自此,梦断心碎,再也不做傻梦了。

不愿做亡国奴的父亲,带着一家老小逃到了山城南平。这座闽北古城抗日气氛浓厚,一批批热血青年,响应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的号召,投笔从戎踏上抗日前线。正在流芳小学念书的我,禁不住热血沸腾,几次要求参军都因年龄不够被劝了回来。

小学聚集了一批从沦陷区颠沛流离跑出来的爱国青年教师,他们像兄姐一样关心和启导我:“抗日救国并不只有奔赴战场一条道,我中华民族也不是生来就贫穷落后,我们有过大唐盛世的强大和辉煌,你当前的任务是好好学习,锻炼体魄,长大后建设一个文明富强的国家,只有科学和经济发达了,帝国主义才不敢欺凌我们”。

老师的亲切教导复苏了我童年的梦,重新激活了我奋发向上的生命力。我努力学习,锻炼身体,为长大后“精忠报国”,建设一个富强幸福的国家打基常有础做准备。

然而,正当我满怀憧憬勤于追梦的时候,春秋鼎盛的父亲劳累过度不幸病故,一家七、八口人顿失顶梁支柱,15岁的我不得不离开学校,踏入一家木行拜师当学徒,童年美梦再次灰飞烟灭。

1949,终于迎来了我命运的转捩点。祖国解放了,大学向一切积极向上的年轻人敞开大门,不但学杂费全免,连膳宿、医疗也由国家全包。被无情现实击碎了的童年梦又一次死灰复燃,我全力以赴复习功课。以第一志愿被南京大学物理系录取,三年后,保送北京大学原子能系,跟随苏联专家学习,实现了我不仅要上大学,还要上最好大学的彩色梦想。

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我如鱼得水勤奋工作屡获大奖。1981年,作为中科院核技术考察团成员访问意大利、罗马尼亚和法国。1986年,又应法国国家科研中心的邀请,以高访学者身份,赴巴黎开展长达十余年愉快有效的合作,在巴黎世界核技术大会上,被推举为国际顾问,退休后,享受法国政府终身退休金。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在解放了的土地上,我从乡镇小学徒,成长为巴黎国际学者,我的童年彩梦,终于在一个人人都可以追寻梦想,只要努力就能够演绎精彩人生的伟大社会和时代里,圆满实现了。

一个能把梦想变成现实的时代,是令人神往的时代。在回顾我异彩纷呈人生路的时候,心底里充满了感激,感激生我养我的父母家人和祖国家乡,感激所有关爱过我的人,我把心底里一首首赞歌,转化成一篇篇感恩的文章,在国内外名报大刊上共发表文章300余篇,获奖无数。耄耋之年被吸纳进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并聘为当地历史最悠久的华文报纸《路比华讯》的专栏作家,今年初,上海辞书出版社发行了《周善铸文选》精装本。

退休后,我三分天下,在巴黎、上海和蒙特利尔轮流居住,被纽约《世界周刊》喻为“快乐的老海鸥”,说“神仙过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2017年,我和老伴漂泊海外多年后回到上海,睽违多年的故乡,美得让人心醉,醉得让人痴迷。于是,老伴和我一致决定,叶落归根留在上海不走了。30年前,为追梦奔向远方,30年后,为圆梦回归故乡,有箴言说,人生最大的成功,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自己的一生。

放弃加拿大绿卡,固然丧失了该国老年金,但我每月都收到中、法两国政府的退休金,绰绰有余供过于求,人到老年,比起金钱财富,更重要的是身体的健康和精神的愉悦与充实。

梦想激活生命,梦想激活希望,梦想带给我希望和阳光,梦想带给我快乐和健康。年近九旬的我,腰不弯,背不驼,思想敏捷步履轻快,连头发都保持天然乌黑。

有人问我“老而不朽”有什么高招?我回答:“享受生命!享受生活!享受梦想!”

我家葡萄树

张廷华

小时候,我家院子里有一棵葡萄树。

进二门是灶棚,往里边是葡萄架子。夏天,葡萄树叶葱茏茂密,葡萄架下是休闲纳凉的好地方。入秋,葡萄接近成熟一派丰收景象。

葡萄树干粗比拳头,弯曲地爬到葡萄架上。初夏,葡萄花开了,很快萄挂果了。一串串的绿油油的小葡萄分外喜人。

我家葡萄果成熟时仍呈绿色。葡萄不熟时,吃着太酸,无人摘食。时近中秋葡萄将熟,满架子的葡萄果泛出微微黄色呈半透明状。再过一周多,成熟的葡萄晶莹剔透,春华秋实的越发诱人。馋嘴的小鸟啄吃葡萄。奶奶坚守看管着。把一个小破铁桶挂在葡萄架上,小鸟飞来啄吃葡萄,奶奶用拐棍敲铁桶吓跑小鸟。

俗话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葡萄成熟,来我家串门的人多了。妈常跟客人说:“尝尝葡萄吧。”葡萄成熟甜中微酸,可口开胃。妈说,来人都客,人家见咱葡萄熟了,不让人尝尝也太小气了,修个人缘不好吗?

“这棵葡萄树是我栽的。”奶奶常说这句话。

妈总是笑呵呵地附和说:“对对,这棵葡萄树是你奶奶栽的。”妈顺着奶奶说是为了让老人高兴。背地里妈跟我说,奶奶有点糊涂了。葡萄不成熟时,奶奶特别地呵护葡萄。老人说葡萄不熟不能吃,摘下来是可惜了。

1954年,县林场人来我家普查民间庭院果木树。几天后,林场来人要为我家葡萄树剪枝。奶奶听说要剪葡萄枝不高兴,她说不能毁了葡萄树。林场技术人员好费一番口舌才勉强说服老人家。技术员一边为葡萄树剪枝边一教我哥学着剪。葡萄树经过剪枝,当年结果特别多。林场人又指导我哥剔掉一些葡萄串。那一年,我家葡萄获得从未有过的大丰收,可惜奶奶去世了。

“这棵葡萄是啥品种?”哥问林场果树师。

“属大宛品种。”果树师又说:“大宛葡萄,原产于西班牙,后传到地中海沿岸国家和西亚一带,是张骞通西域时带回来的品种。”哥吃惊地说:“啊,张骞,是咱张家老祖宗从外国带来的。”张骞那时我不懂。只觉得姓张的是一家,有点亲切。

一天,我老师来家访。妈端出一碗洗好的葡萄让老师吃。老师看见葡萄笑着说:“哦,大宛葡萄呀?长得真好。”妈接话说:“这碗不大,是二号的,先生您多吃点。”老师听妈误会话,朝我哈哈大笑起来。

此后,我家葡萄剪枝都获丰收。葡萄成熟季节,妈摘葡萄小心地放篮子里上集市卖。一个周日,妈让我赶集去学卖葡萄。第一次摆地摊卖东西,我很不好意思。一竹篮葡萄我卖了3块8。妈给了我8毛。有了一大笔收入,我别提多高兴了。

夏日去地干活,我抓蝈蝈放到葡萄树上养起来。白天和晚上,我能听到蝈蝈“吱吱吱”的叫声心里很惬意。老中医说,青纯葡萄酒有预防贫血、消食开胃和缓解疲劳的作用。

上中学时,我读到唐王翰诗《凉州词》: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读诗说葡萄,我借机向同学吹我家葡萄。老师从我身边经过说:“这首诗意不在写葡萄酒,作者劝酒诗句,洋溢着豪放、悲壮与视死如归的豪情,这才是诗眼。”

“诗眼?”我诧异地重复说。老师见我不明白,又说:“诗眼是指诗篇中最精彩、最传神、最隽永的部分。”

我家葡萄树,着实留给我一段美好的记忆。

手边的缝纫机

范秀洁

这台摆放在爸妈卧室里带着岁月痕迹的上海牌缝纫机,是爸妈从旧楼带到刚竣工的高层公寓新居里唯一的一件家当。它被妈妈放置在主卧室的一角,显得与新购置的现代时尚家具格格不入,却被妈妈每天擦得锃亮。随着妈妈手中的抹布在机身上来回走动,缝纫机踩板带动着皮带穿针引线的轧轧声,把日子转回到他们购买这台缝纫机的时光。

上世纪七十年代,是一个买什么物品都凭票证的年代。1971年,爸爸所在的省直机关单位分到一个缝纫机票的名额,为了这张不是每年度都能分到的或自行车,或缝纫机的票证,全机关的职工都停止办公,翘首到会议室抓阄领票。那天,爸爸没有料到他能幸运地抓到缝纫机票。在众人的欢呼声,和羡慕的眼光里,爸爸抓着缝纫机票回到了办公室。

这张缝纫机票抓在爸爸的手里由欢笑变成了忧愁,欢笑的是妈妈可以蹬着缝纫机,为我们兄妹四个做衣服,姥姥不再需要一针一线地为我们缝补衣衫;忧愁的是要花170元才能购买缝纫机。170元呀!爸爸掰着手指头算算,他得不吃不喝用三个月的工资才能买得起这款缝纫机。

回到家里,当爸爸拿出缝纫机票给妈妈看时,妈妈一蹦老高,把票捧在手里,转着圈儿说:“这简直是太好了!我做梦都想家里能有一台缝纫机呢!”爸爸说:“可是买缝纫机得花一大笔钱呀!咱有那么多钱吗”?妈妈毫不犹豫地说:“买!一定要买,哪怕是借钱也要买”!

买缝纫机的当天,妈妈从她供职的中学借来一辆手推平车,跟爸爸一起兴高采烈地去了商店。

爸爸拉着捆有缝纫机的平车刚走进我们院儿的大门,“李老师家买了缝纫机!”的消息,立刻传遍了院子里的每一个角落。大人小孩儿蜂拥着来到我家,惊喜地看着缝纫机从平车上缓缓地被爸爸和同住一排的一位男老师抬起,轻轻地放在地上。女老师们七嘴八舌地向妈妈问这问那,小孩子们围着缝纫机转来转去,它就这样骄傲地站立在爸妈的起居室里,喜庆的气氛如同它是一个挂着勋章的英雄。

妈妈用她那双本不擅长女红的手,比着衣服样子剪裁衬衫和裤子,蹬着缝纫机上领子、接袖子,俨然像个裁缝。至今我仍然清晰地记得妈妈第一次为我做好衬衫的情景:当她用小剪刀剪断最后一行线的线头,把衬衫捧在手里时,还来不及起身就激动地喊道:“丽丽,快来试试妈妈刚给你做好的衬衫,你穿上看看合适不合适”。我蹦蹦跳跳到妈妈身旁,三下两下就把衬衫穿好,妈妈让我转身,随后发出满意的欢笑说道:“真合适”!

“妈妈,我要让二毛看看你给我做的新衬衫”。还没等妈妈回答,我已经飞跑到二毛家了。

从此,这台缝纫机成了我们穿新衣的代名词,成了妈妈寄托她对儿女们深情爱意的载体,成了艰苦岁月里提升我们幸福感的大物件儿。

我们家从平房搬进楼房时,客厅和几间卧室里都摆满了家具,缝纫机好像放哪儿都不合适。大弟弟说“要不干脆把它放到地下室的储物间吧”。妈妈坚定地说:“不行!”她环绕整个房间一圈儿后,把目光锁在了连接她卧室的封闭阳台上,让弟弟把缝纫机放在了阳台她随手可触的一个角落里。在后来我们兄妹没有谁还穿妈妈用自家缝纫机做衬衫裤子的岁月里,她时不时把缝纫机搬进卧室,不为裁缝衣服,随便拼些布条只为感觉蹬缝纫机时她内心深处流淌出来的快乐。

今年我回国看望爸妈,当妈妈看到我拿着新买来的裤子,准备去修改裤腿时,她殷切地对我说:“丽丽,让妈妈给你修改裤腿吧”。我拉着长调对妈妈说:“妈,楼下的裁缝修改的又快又便宜,您就别再蹬缝纫机了”。随着我的腔调,妈妈的眼睛暗然失色,她坐在沙发上喃喃地说:“我好想为你蹬缝纫机”。一股暖流立刻流遍了我的全身,我坐到妈妈身边把裤子放在她的手上说:“妈妈,我想听您蹬缝纫机的声音”。妈妈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

我帮妈妈把缝纫机拉到她卧室的窗前,穿好线,妈妈端坐在缝纫机前,挺着她脊柱弯曲而佝偻的背,仔细折好裤脚线,弯下腰,把头歪向一边,脚蹬着踩板,缝纫机发出了轧轧的欢快响声。

一缕阳光照射在83岁蹬缝纫机的妈妈身上,色彩温暖又明亮,极像一幅油画。当妈妈用小剪刀剪断最后一行线的线头,把裤子捧在手里时,还来不及起身就激动地喊道:“丽丽,快来试试妈妈刚给你改好的裤子,你穿上看看合适不合适”。我飞快地跑到妈妈身边,三下两下就把裤子穿好,妈妈让我转身,随后发出满意的欢笑说道:“真合适”!

妈妈一边用手摸着缝纫机,一边充满感慨地对我说;“丽丽,你还记得妈妈第一次给你用这台缝纫机做的衬衫吗”?我一边把头靠在妈妈的肩膀上,一边在妈妈的耳旁说:“妈妈,我要让二毛看看您给我修改好裤腿儿的新裤子”。

手边的缝纫机,时代的印记,一份母爱,一份无法替代的弥漫在父母和儿女之间的欢乐,深深地刻在我们的心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