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41 号(2020/5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41号(2020/5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会员作品展

——–女儿,这是你最美的模样 文/倚天

——–对面 文/郑南川

——–暖暖心光 文/绮莉思

——–唱遍阳台 文/苏凤

——–锅话古今 文/古沙

女儿,这是你最美的模样

文/倚天

今天早上,女儿寄给我一张照片,是她进手术室为病人做手术之前自己用手机匆匆忙忙照的,寄给我让我不要为她担心。从小到大,她照了很多照片,平时我们翻看照片时会评论哪一张照的好。今天的照片令我泪湿眼眶,我回复“女儿,这是你最美的模样!”

自从新冠状病毒在加拿大开始蔓延以来,疫情每天都在急剧变化。刚刚进入三月份的时候,检验阳性的病人仅有几十例。短短的十几天的时间,今天确诊的人数已经达到770,而且几个省份出现了死亡病例。政府的对策也每天在变,为了降低传播,加强隔离,学校停学,工厂停工,飞机停航,演出停止,连美国和加拿大的陆地边界也史无前例地关闭了,许多机构和企业的员工开启在家工作模式。可是有几个行业例外,为了保证社会正常运行,要求工作人员必须照常上班,医院就是其中之一,我女儿就是其中的一员。

我理解医务工作者在这个特殊时期的重要性,我也自认为是经历过一些风浪,抗压能力不错的人,可是随着疫情逐渐加重,尤其是在得知目前防护用品短缺后,我的焦虑也日益加重,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的医院是最容易被感染的地方,女儿也不是十分强壮的人。

女儿也懂得我的担忧,争取每天给我发一条短信报平安。有时因为她忙,或者因为夜里有急诊手术,信息发晚了,我竟然不能入睡。

是的,作为母亲,我是有些担心,但同时我也懂得医生的责任就是救死扶伤,她的信念和做法也让我感到欣慰和骄傲。我希望所有在这个特殊时期勤奋工作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在治病救人的同时,做好个人防护,衷心祝福在齐心协力战胜瘟疫后,见到你们都平安无恙。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2020年4月17日第873期《红叶园地》第182辑

对面(疫情微小说)

文/ 郑南川

因为疫情,晓哥待在家里三周了。

早晨站在窗前,他觉得外面的世界那么清新,明朗的天空,马路上不见一个人,树上没生出一片绿叶,好像只看见风在吹,云被吹的往前跑着。

对面还是那幢独立小楼,他知道住着一对老人,伊旺七十九岁,女人已经坐在轮椅上,全靠他的照顾。晓哥和伊旺算是朋友,这条寂寞的小街就这么几家人,相对街面,伊旺总是开着窗帘,晓哥也这样,像是默契,常常相互比划着手式,表达问候。

伊旺是邻居们公认的“好老哥”,身体健壮,夏天他家门前的园子,花儿朵朵;冬天的雪,铲得干干净净,他从不缺席。晓哥有时相比起国内的父亲,油然而生出感叹,父亲也正好七十九岁,身体还可以,可什么也干不了了。

晓哥发现,只有伊旺家为冬天搭起的车棚还没拆掉,四月,街边的邻居全拆了。窗帘倒是开着,却一直不见他的影子。他家的园子还残留着冬天的枯草……因为疫情,打乱了大家的生活,晓哥有点自责,有些日子没和伊旺打招呼了。

过了两天,晓哥站在窗前发现,伊旺家的窗帘也关上了。

那天,晓哥出门拿邮件遇上了邻居,说起了伊旺才知道,他得了新冠肺炎住院了,他的女人无奈进了敬老院。

这事冲击了晓哥的心,就像失去了一个亲人。从那天起,每天早上他都会站在窗前,久久地盯着对面,他只有一个愿望,等待有一天,看见伊旺家的窗帘打开了……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2020年4月17日第873期《红叶园地》第182辑

暖暖心光

文/绮莉思

2020年4月12日週日,Covid-19停课第三十一日。今天复活节,魁北克省新增的案例是554件,昨天新增案例是651件,每日增加确诊案例在减少中,似乎已来到曲线顶端。

截至今日,魁省确诊案例近13000件,新增39死亡案例,2250人尚在等待Covid-19检测结果。

好消息是英国首相约翰逊平安出院,他并写了感谢讯息给医院的医护人员。加拿大国会通过73 billion的工资纾困方案。加拿大Alberta省捐助安全医疗防护面罩给魁省、BC省和安省。今天警方开始介入调查昨天老人院31死的案子,竟发现可能是院内不卫生的环境造成Covid-19大爆发。

中午12时,正是晴朗无云的好天气,我想趁这时大部分人都在家中吃午饭,带孩子迅速去空旷处走一圈,居然在修女岛上的温哥华公园看到有群聚的现象,令我联想起Jean Mance公园一人一千元的震撼罚单。

每天都在报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等,真有点愁云惨雾,似回到中古世纪瘟疫大爆发的黑暗时代。未免大家太过忧郁,我来分享一则发生在我身上的感人故事吧!不论世界还有多少邪恶的事情在发生,至少我们能坚定对人性光明面的信仰,唯有如此,世界才有变好的可能,否则只会每况愈下。

前年的感恩节连假,当年那个周四晚上我的牙齿突然痛起来,该不会是蛀牙吧?于是我紧急打电话到我的牙医诊所,电话转到语音信箱,我心想:不妙!诊所没开业,医生可能都放假了。完了,得痛个至少四天咯?

抱着姑且一试,我留言,详述我的症状和联系方式,以及我希望能快点看到医生的愿望。

然后我先吃止痛药,减轻疼痛。

挂上电话后30分钟,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一位女士的声音,她明快简略自我介绍说她是该诊所的牙医,今天是她值班,虽然诊所没开,不过语音信箱都会转到值班医生那里,她听到我的留言后,把我的档案从电脑里调出来检阅。

“你是不是左上第X 颗牙齿痛?”

“对的!”哇!真厉害马上就知道。

“听起来应该是你那颗蛀牙补过太多次,现在应该是裂开了!不过没关係,你现在按我说的去做,先用温盐水漱口,消毒那个区域,还有你住在修女岛,对吧?我有你岛上药房Pharmaprix的电话,我帮你打给他们,把你的处方笺留给他们,你大概等到四五点就可以过去拿药。”她又在电话上帮我预约下周二的门诊,很快就处理妥善。

一小时后,修女岛的Pharmaprix果真打来电话,通知我的药好了,尽快去拿。

不可思议的就诊过程!

之前在这里看医生都很慢,往往光是打给前台就要约好久,现在居然这么快就解决问题,而且医生很贴心帮我打电话给药房,通常这里的医生都有点大牌,有的直接就叫你去药房买Tylenol,才不会贴心地帮你特地开药,这位医生还是隔空〈感恩节诊所没开〉在电话上完成问诊过程。

这是我定居加拿大十一年来,最让我感动的医生。我一定要在此表扬这位医生,她的大名就是Lasry Joelle。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2020年4月17日第873期《红叶园地》第182辑

唱遍阳台

文/苏凤 可爱的太阳,雨后呈现辉煌,映射花上水珠,粒粒闪金光… 阳台音乐会 惊飞广场落日群鸟 唱吧,唱吧! 意大利橙色屋墙更艳 今夜无人能睡 图兰朵无以入眠 高檐冰冷寝宫 为爱与希望颤抖

悲悯之声将打破沉默 击退春天的敌人 消失吧,科伦纳!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2020年4月17日第873期《红叶园地》第182辑

锅话古今

古沙

锅碗瓢盆,是炊具的总称。

《辞海》注“锅”:炊事用具,圆形中凹,多为铁制。人说炊具把锅放在第一位,可见锅之重要。人们还常用“砸锅卖铁”表示下大决心。人要吃饭,家家户户有锅。

我小时候,一家八口人也就一个生铁锅。铁锅固定地垒在灶台里。生铁质脆锅易裂,妈抢锅总是很小心。有次做饭,妈让我烧火。坐在灶前,我往炉膛里填柴火拉风箱。忽然,我见锅底向下滴水了。

“妈,锅漏了。”

妈往炉膛看,赶快拿点白面用水调和成糊,糊在锅底漏水处。面糊见热凝固,算暂时止住了漏水。吃饭时,妈说买口锅吧,爹一直没说话。恰在这时,街上传来“咕噜锅(补锅)”的吆喝声。爹说,先咕噜咕噜吧,能省个钱。就这样,爹从灶台里揭掉锅拿到街上补。我跟着跑去看补锅。补锅人先清除掉锅底的烟垢和锅内的油污。而后在小坩埚(耐火皿)内放些碎铁片,再拉风箱燃烧焦炭融化铁片。补匠迅速把铁水补到锅漏洞处。待稍冷却用砂轮和砂纸再磨砺平滑即成。

我家就这一口锅。一旦家有客人来,妈把做好的饭盛到盆里,再刷锅另外炒菜。我问妈为啥不先炒菜?妈说,先炒菜等做好粥菜就凉了。粥凉得慢,菜炒好刚好能喝。后来,我家买了一口小炒菜锅,妈说生活提高了。

豫北人爱吃煎饼。爹又买了一口摊煎饼的平底锅。平底锅烙馍摊饼都很实用。有了平底锅,我能常吃油煎饼很高兴。村人用“小锅经常哧啦啦的”话来形容日子过得滋润。

一天,小叔子和婶吵架。二愣脾气的小叔说声“不过了”,掂块砖头把他家锅砸烂了。妈一边劝婶子别哭,一边数落小叔不是个东西。妈把我家炒菜锅借给小叔两口子先用。

1958年,农村有两件大事:一是成立公共食堂,村民都吃大锅饭;二是干部收缴村民家的铁锅铁器炼钢铁。农民家的大小铁锅都被收缴。一时间,村里出现了干部明里收铁锅,村民暗里藏铁锅的现象。我妈也在草丛里藏了一口小锅。队长派我砸锅,我把铁锅扣到地上抡锤砸。经我手砸烂的大小铁锅几乎有百口之多。

哥们先后结婚弟兄们分家了。妈带着我和弟弟过日子。妈上年纪了,姐买只奶羊和小奶锅让妈喝奶。奶锅是铝制品,传热快也轻便。妈说能喝上奶,一辈子知足了。我考上大学时,当兵的哥哥从部队带来一口铝制蒸馍锅,属紧俏商品。大锅双层篦,一锅能

蒸15个馍。

上世纪70年代,我结婚时朋友送我一个带把手和盖子的搪瓷锅。这种锅人叫“咖喱锅”。搪瓷锅做汤熬粥都不错。只是时间久了,锅底边碰掉一块搪瓷,裸露的铁皮生锈漏了,慢慢漏水了。随即,我买了一口不锈钢锅,人说是“钢精锅”。后来,我又买了一个高压锅,炖肉熬粥方便多了。

有一年,我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单位奖励我一口电饭锅。那时,我不知道电饭锅好处,只觉得电饭锅像个安全头盔。当时我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工资低。老婆把我的奖品电饭锅给卖了,她用卖锅钱给母亲做了一身新衣服。老婆有孝心,我不好说什么。

时间到了新世纪,我用上了不粘锅。这种锅蒸米、熬粥、摊饼,还真的是不粘。不粘锅清洗更为方便。

现我生活在海外,写锅文我问老伴家有几口锅?老婆想着说着有炒菜锅、煎饼锅、熬粥锅、煮肉锅、电饭锅、高压锅、不粘锅、小奶锅、小砂锅,鸳鸯火锅。回头看厨房,她又说:“咱家还有微波炉、烤箱。”是啊,家里锅多,我日子过得很滋润。

回忆锅的经历,我看到了生活的提高与科技的进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