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42 号(2020/6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42号(2020/6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会员作品展

——–感恩的心 文/胡宪

——–出门去买菜 文/上步七星

——–江南 文/蓝帆

——–箴言赋 文/古沙

——–诗情化疫,爱佑苍穹 文/薰衣草

文/ 胡宪 又能如常打字了,心中充满感恩。 几天前,忽然右臂麻痛,从后肩背到手指尖,待半边脸也蔓延着针刺感,从嘴唇到耳廓,整个人真的慌了起来…… 这个节骨眼,谁敢去医院?再说,应接不暇的医疗资源能不占就不去占。 休息了两天仍不见好,“半身不遂”这字眼吓得我心惊胆战。无奈向医生朋友微信咨询。她立刻约我诊所相见。 私人诊所大都关了,何况这天是星期六。想到她要专门开车跑一趟,我连忙拒绝。 过一会儿,“滴答”,她留言:“小心中风!来吧,我已到诊所。”语气不容分说。 她是魁省执照正骨师,前年又拿下国内著名中医学院骨科学位。相识十几个春秋,她常年给弱势群体义诊,照顾多位孤寡老人,仁心神术,有口皆碑。 在她的坚持下,我成了她当天唯一的病人。员工们都拿着政府补贴回家去了,她自己也只看医院荐来的非COVID骨科急症和几位需要连续治疗的病人。 不是中风!!!只是颈椎病压迫了神经。经她中西结合的诊治,一个小时后我麻症全消。遵嘱第二天又去了一遍…… 我是何等有福之人,自疫情爆发以来,得到了多少朋友无价的恩惠?!

在最危急的三月,KN95口罩千金难买。我在美国做眼科医生的女儿没有口罩,我心急如焚。一位好友得知,第一时间将她千方百计弄到的35只口罩特快专递到波士顿,解了我和女儿的燃眉之急。——我感恩! 自从被禁足家中,好几个朋友把紧缺的口罩送到我家门口,有的是他们省下来的,有的是自己用缝纫机做的。再远远说上几句宽慰的话,有规有矩的“社交距离”拦不住无边无际的人间友谊。——我感恩! 那天,一个平常联系不多的朋友微信呼叫,说她“正好路过”,给我送点东西,已放到我家门外。我匆忙下楼,打开门,地上果然立着个大纸口袋。环顾四周,不见人影。食品袋里是一大包冷冻的馄饨,还有几盒市面买不到,传说能救命的良药:连花清瘟胶囊。海鲜韭菜馅的馄饨我们吃了两顿,把我老伴儿给美的!唉,好几年不见,这次连当面说声谢谢也没来得及。——我感恩! 当金银花断货,一位老中医给了我他压箱底的库存——我感恩! 上个礼拜,听说我老伴儿烦闷,一对儿讲法语的夫妇,开车来我家凉台下,仰脖儿陪他聊大天——我感恩!

知道我和老伴儿岁数大,出门有风险,多少读者和年轻朋友留言,问我们是否有什么困难。包括几个差着辈儿、不通音讯的姑娘小伙儿,还有故友的女儿……在这危机关头,小青年儿居然能想到我们老两口——我感恩! 这场瘟疫,让我意外收获了多少关爱,叫我怎能不感恩? 未经同意,不能公开你们的名字,但我都一一记在了心里……

出门去买菜

文/上步七星

出门去买菜是一件多么日常而必需又不需要提及的事啊,可在疫情期间,就成了一件不值得提倡而且还有风险的事了,周围的朋友都是网购因为出门买菜实在让她们害怕忧虑。我也怕,上次出门买菜还是在冬季,疫情初期,穿着靴子和大鹅防寒服囤了些食物。在家呆着,按说体力消耗也不大,不知为什么反倒特能吃是往常饭量的一倍,还总有饥饿感,不知是否身体自我的一种预防机制被启动了,多吃以备荒?除了正餐,不时的要吃榛子核桃桑葚干葡萄干嘉应子西梅,意大利风干香肠牛肉干硬奶酪,山竹芒果菠萝帝王苹果,似乎嘴里有东西才感觉饱。就剩半颗大白菜了,忽地就日思夜念地想葱油鸡,家里只有猪肉。无论如何都得买菜了。五月初的阳光明媚诱人,不喜网购食材,好奇也想冒点儿险,看看这个历史时期是怎么买菜和购买生活必需品的。

洗手液和纸放在挎包最外层,拉链拉一半,方便随时拿而不染其他地方。近视眼镜既护眼又不夸张,口罩,带本《山海经》排队时看。穿了薄呢外套,出门没走几步,太热,折回换了连帽衫。下楼,才步出十几米,两脚热得像踩了哪吒的风火轮,又返回把浅口夹层鞋换成球鞋。知道有明清,却不知冬去春来,换了人间。没有风,却感觉到它的存在,就是那照在脸上暖暖的阳光该是春风吹来的吧。树枝上立满了直直的嫩绿的芽,个个象饱蘸浓墨的毛笔尖,蓄势就会舒展成叶子,鸟儿鸣叫,清丽得像在山涧跳跃的融化

的雪水。街上的人不多,不慌不忙的不紧不慢的,大部分人都没戴口罩。

IGA外面2米的人间距把队伍拉得有十多米长,大家都保持距离安静坦然地排着。店门口有个守门员,店里出来一个顾客,得到他的许可示意才可以进店。入门后,一个桌子上摆有洗手液,一位工作人员负责清洁消毒手推车的把手处,并把干净的推给顾客。卖场里的人因受限所以人数不多,商品一如以往的丰富新鲜,还有特价的蔬菜、肉和奶酪。付款处附近的地面上有红色底两只黑色足底的标识贴,2米一贴。收款台立起透明塑料做的挡板,像上个世纪的银行柜台,那时是防盗的,现在用来防毒。买了一堆东西出了门,一位行乞的大叔很面熟,对了,他经常出现在附近的Jean-Coutu或Banque de Montréal(蒙特利尔银行门口)门口的,怎么转悠到这啦?IGA门口一年四季总有一个行乞者,只是面孔时常变,好像这是他们的风水宝地。我放了2块在大叔的盒子里,他礼貌地说,Merci, Madame(谢谢您,女士)。

Marché Jean-Talon是个大农贸市场,四通八达,任意一个口都能进能出,名符其实的自由。现在建起了“长城”,约两米高的铁网把整个市场封围起来,只留出Ruell北、Ruelle南和Henri-Julien三个进出口。每个进出口处都有三人把守,让进才能进,入口处设有4-5个洗手液处,眼之所到都有白底蓝色的洗手、2米间距的标志提醒人们,地上立着醒目的大黄牌,上面大大的黑字“2”,2下的“m”(米)左右箭头分向指人的图画,不识字看图也明白。地上用橙色画着井盖大小的粗圆圈,圈里也是“2m”。阿拉伯点心铺没开张,它前面原来的一个长桌长椅变成了洗手池。所有的摊点,摊主们都用透明的材料在自己的摊位做了遮挡板,只留寸把高的空间,方便和顾客交易。有的摊主没有“坚实”的挡板,但至少也用保鲜膜象作茧似地缠绕上几层。五月初正是雪蟹上市,这家海鲜店的雪蟹(学名Chionoecetes Opilio)来自魁省东部Gaspésie(加斯佩半岛)附近。加斯佩半岛北临Le fleave Saint-Laurent(圣劳伦斯河),这条大河往东北方向形成圣劳伦斯湾并与

大西洋交汇,南面是La Baie des Chaleurs(温暖的海湾)与Rivière Restigouche(雷斯蒂古什河)。如此多娇的江山海洋,带来了鲜美丰饶的海产品,雪蟹即是。这家的雪蟹是当日现煮的,蟹壳鲜红光洁,难怪被誉为“雪蟹中的法拉利”。往年这个时候尤其周末都要排长队的,现在虽然没有长队但是顾客一直也没断过。

Pharmaprix(药店)沿着外墙用橙色宽胶纸带贴出一个个三边形的框,站在框里排队,像小时候跳房子的游戏。落地玻璃门上贴着醒目的告示,下列8类人员请不要入内:发烧的,咳嗽的,呼吸困难的,到过境外旅行的,确诊COVID-19的,与确诊新冠者有过密切接触的,到访过新冠疫区的,与有急性呼吸障碍者有接触的。“框”进第2道门,一个高大的小伙子,戴着口罩胶皮手套,手持洗手液,2米开外的他问来者有什么不舒服?有无接触过新冠患者?等等,都“No”后,才会得到他的准许和洗手液。不愧是药店,所有服务员包括内设的加拿大邮政柜台的员工都戴着口罩手套。地面上贴着2米间距的红底白字圆形贴。不少日常用品都贴着降价标签,皇室双猫(Royale)盒纸0.79一盒(原价1.19),但限购每人2盒,以往特价限购6盒。这个牌子的24卷一包卫生纸5.99(原价11.99),每人限购2包。其他牌子的正常价的厨房纸卷纸盒纸不限购,如小老虎(Tiger)、瀑布(Cascades)、至高(Max)、羊绒(Cashmere)等。付款处的透明挡板留的窗口只有几寸见方,跟“探监”似的,得自己把所购的商品一一举着,让服务员“举枪”隔着小窗口对准扫码条。

Metro大玻璃门上贴了购物告示,很魁北克,醒目的法文,英文字号也太小了,肯定不只小两个字号,走近才能看清楚,太难为眼神不好的了。9项购物注意:1、不能俩人手拉手肩并肩推一辆购物车,要一人一车。2、注意有些商品有限购规定,请遵守。3、瓜果蔬菜看好了拿,别摸来摸去的(这是我的粗暴翻译但没曲解意思,人家说得婉转)。4、付款只收卡。5、请自备购物袋并自己装所购之物。6、与他人保持2米距离。7、暂

停回收易拉罐塑料瓶。8、购物前后请洗手。9、服务员与顾客要礼貌相待。Metro的把门人全副武装口罩面罩手套,进门时她挤出来的不是洗手液,浓浓的酒味儿,跟水似的,是酒精!真是高度消毒。它的卖场不是超大,最多限50位顾客,分了5个区,每个区只能随着地上贴的指示箭头纵向走,各区间尽头横向被阻断,不能象以前那样自由乱窜了。在最后的5区肉类区买了有机鸡后,想起还没买土豆,走到1区刚要往“土豆”那走,被店员“禁足”,示意我要从1区的入口处进入,顺着地上的箭头绕了半圈儿拿了土豆,直奔银台,又被面罩口罩手套武装的女士微笑制止,指示我得从1区进入,又顺着地贴箭头绕场一周走了一个“M”和一个“N”到最后的5区排队等候付款。

Denis路东的越南人超市因疫情爆发临时关门。路东的越南人的小超市外排队的多是非裔亚裔,几乎每人都戴口罩,没想到非裔这么高的保护意识,令我感觉自己不那么突兀了,我所去的别的地方戴口罩的实在是屈指可数。

双肩包沉沉的大包小包地挂着拎着,像个“丐帮帮主”又像个买菜“战士”,沿街居民区的土地上,紫色的鸢尾花散漫地开着,粉色白色的风信子一枝枝水灵灵像精灵,三三两两的郁金香紧裹着花蕾亭亭,大红的花瓣像红色的绸缎闪着光,纯蓝的天空胖胖的云朵,一团团涌过来的温柔,“生命终难舍那蓝蓝的白云天”,不由哼起“乌溜溜的黑眼睛和你的笑脸”。溜回家,消毒手后再拿钥匙开门,放下所有东西在门口,第一件事用肥皂洗2遍手,外衣外裤单独挂在阳光足通风好的地方。

各商店较严格的防护措施让我不那么恐惧去买菜了,它们强调距离和洗手,唯一的缺憾是没有宣传戴口罩。好在5月12日省长François Legault戴着口罩参加新闻发布会,尽管他摘口罩、折叠口罩都不对,是满手被病毒污染的方式,但他要求大家外出时戴口罩的决定对的,尽管疫情爆发2个月后才如此宣传太晚了,总比不纠正的好。疫情还不见曙光,“持久战”不可避免了,出门,买菜,购物将是一件“隆重”的事了,也要成为一

件不常做但要做的事了,要做好防护,小心谨慎。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作协红叶园地2020年6月)

江南

文/蓝帆

传统文化意义上的“江南”不是政治、经济、地理意义上的长江以南,也不是现实中那片富足的鱼米之乡,而是在中国文化地图上的一片永恒的青山绿水。是从唐诗宋词乃至更早的南朝开始就已然是一个只有诗性心灵才能唤起忆起的美丽梦境。而这个非心非物同时又亦心亦物的声音与图像,这个魂牵梦系,殷殷切切的情感,就是“人文江南”。

人文江南在历史的滚滚红尘中也难免于“青山遮不住逝水”;难免于“一朝春残红颜老”的命运。仿佛是在前生就已签下的悲哀契约。

对于那些生逢其时的匆匆过客们,那交集的百感也不是诗人一句“欲说还休”就可以了断的。

一方面是“夜深还过女墙来”的旧时明月,另一方面却是“重过阊门万事非”的江边望月之人;一方面是街头桂花的叫卖声、桂花酒酿的梆子声声声依旧,另一方面却是少年时代的长干,横塘和南浦早已不可复闻;一方面是黄梅时节的细雨,青草池塘的蛙鼓依然如约而来,另一方面却是采莲、浣纱和晴耕雨读的人们早已“不知何处去”;一方面是在春秋时序中的莼菜、鲈鱼、荸荠和茨菇仍会历历在目,另一方面在夕阳之后却再也没有了夜唱蔡中郎的嗓音嘶哑的说书艺人。

还有那良辰美景中的旧时院落,风雨黄昏中的客舟孤侣,浅酌低唱的小红和萧娘,春天郊原上的颜色与深秋庭院中的花烛,以及在江南大地上所有曾经鲜活过的一切有声、有形、有色、有味的事物。

如果他们的存在不能上升至恒久,那么还有什么东西更值得世人保存呢?这就是我们

要记录的人文意义上的“江南”。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作协红叶园地2020年6月)

箴言赋

古沙

谎言者,假话也。假话者,欺骗也。欺骗者,为利也。古希腊,狼来了,

先害人,后害己。此故事,人皆知,然谎言,仍不止。

邻人小学童,偷钱交先生。为了受表扬,耍他小聪明。撒谎勿须教,无师能自通。或隐瞒错误;或投其所好;或贪图虚荣;或陷害他人;或阿谀奉承……欲说谎话,何患无辞。纵观古今,不胜枚举。

指鹿能为马,大秦亡天下。烽火戏诸侯,荒诞毁西周。纣王杀比干,朝歌丢江山。始称万岁帝,仅活六十一。刀枪不入义和团,对抗洋枪败得惨。屡战屡败是事实,屡败屡战作掩饰。谎报军情,以示忠勇。

唐明皇,好斗鸡,马屁精,发了迹。宋帝崇道教,满朝迎喜好。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乾隆爱留题,到处备纸笔。慈禧好收礼,一天三屋子。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溜须拍马虽贬义,褒贬不分人多趋。

康乾非盛世,且看文字狱。灾难并不少,贫民腹中饥。信口称繁荣,朝廷自言语。江城发瘟疫,初来封消息,疫情蔓延开,五洲陷危机。灾难世皆有,掩盖有何益?鸵鸟头埋沙,灾能躲过去?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小麦亩两万,花生大如船。烧柴炼钢铁,人力能胜天。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太多恐右病,不敢吐真言。皆顺形势走,眼见来灾难。

世间最可怕,权力爱听顺耳话。

汤武时,以谔谔而昌;桀纣年,以唯唯而亡。明君在上,民无讳言。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敢说实话成名人,岂非社会之怪事?呜呼,言必信,行必果;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诗情化疫,爱佑苍穹

文/薰衣草

2020可谓魔幻的一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百年不遇的疫情寒冰,让所有人突遭无常变故,地球彷佛停止了转动。这场突发的、有史以来从未见过的神秘疾病,给人们带来的除了恐慌,还有思考。庚子年注定是载入史册的一年,在这段暂停的日子里,人们更加体会到爱与希望的慰藉是如此的温暖和可贵。

至暗时刻,意外饱览了太阳马戏团的特别节目,豪华顶级的表演秀。非常时期,他们更期盼将希望传播给隔离在家的人们。Laday Gaga与世界卫生组织等联手打造了一场主题为“One World;Together at Home”的世界抗疫演唱会,义演的主旨是强调stay home和致敬抗疫的医护人员,给世界抗疫燃起爱的希望。那一刻他们不分肤色不分国籍,彰显人类的大爱与自由。Lady Gaga现在越来越成熟,变得more classy了。这场轰动全球的巨星宅家音乐会,代表着人类面对毁灭性灾害时,史诗级的共同联手,媲美35年前Micheal Jackson发起的Live Aid慈善音乐会,仿佛昨日重现,感动如初。在生活的泥沼中,用音乐传递温暖,照亮了这个特殊时期。成长于八十年代的高晓松激情难抑,随后他又在微博上召集在线义演《相信未来》,王菲、汪峰等百位音乐人化音乐为力量,为人们奉献了一顿艺术精神大餐。

沉下心来重拾旧爱,读一本暗香萦绕的书,听一首经典优雅的曲,偶尔也会来一波回忆杀,那些萦绕于耳的音乐又重温了一遍。好音乐,总是余音绕梁,今年一月的枫花雪月春晚上,渥太华枫采艺术团“彩韵”节目的一个旋律令人过耳不忘,编导楚楚当时是二次录音的,出于好奇,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原来是中国歌剧舞剧院《孔子》的主题曲,越来越喜欢这种古风乐律,百听不厌的神曲,跟之前欣赏发哥版的影片《孔子》是两个感觉,影片中孔子为众弟子的杏林讲学竟没看到。儒家学说影响了中国两千多年,国学文化源远流长,孔子的老师老子的道家学说也是博大精深,儒家与道教实际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老子的道德经令后人推崇备至。讲究清净无为的道教于我们中国人而言,可以说既熟悉,又陌生,令人着迷。

疫情恒久不散,或许这种日子会在不久的将来变成人类的常态。笼罩在这种不可掌控的疫情阴云下,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精神慰藉,人们以各种方式抗疫,读诗可以启迪人生,充实人们的精神生活。中华民族在那远去的岁月里,每一段时空节点上的文化风采,都化作精彩的诗词,升华一代又一代人的思想和精神,唯有文化生生不息。

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另一力作《李白》也静下心来欣赏了一遍,众所周知杜甫给他的好友李白写了最能抒怀的《梦李白》等许多诗,“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等名句流传千古。“酒神”与“日神”惺惺相惜。如果说李白是飞上天去的一朵云,杜甫则是稳稳当当站在地面上的一座山。几年前,BBC推出的“中国文化系列”纪录片中有两集是“盛唐李杜”,简单介绍了人物背景。今年BBC又推出了杜甫,我们语文课本上很忙的诗圣,一生奉儒,活得有灵魂有情怀。一千多年来,杜甫的诗持续引发着国人的共鸣,为抗疫中的人们带来了某种信念。现在,一双眼满目山河,一颗心兼济天下,杜甫忧国忧民的诗篇,将在更广阔的世界流传。纪录片从“诗”出发,很纯粹的表达敬意。对于宅家抗疫的人们来说,这样的纪录片无疑也是一种温暖。“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希望杜甫的诗能慰藉我们度过艰难的时光。

疫中如何陶冶情操,古人讲“由艺进道”,有益的兴趣爱好可以滋养生命,充盈时光,使一个人精神富足。抗疫需要文化的力量,精神食粮不可或缺。与懂得的人,相惺,共暖,大家风雨同舟,共渡时艰。感谢吴金芳、凤力、大宇三位老师在文苑诵读学堂的专业传授,带给我们隽永的乐趣和恒久的动力。之后北美文苑进行了“诗风雅韵,疫境同心”抗疫汇演。感谢小九心情驿栈的用心制作,留下了精美的珍贵纪念。感恩缘分,彼此在诵读中相逢,相悦。

诗情化疫,艺术暖心。疫情当前,更需要我们对生活的热忱与希望,通过网络将大家凝聚在一起,共同沉醉于充满激情、关爱和感恩的艺术氛围中。

疫情时期的诗作,弥足珍贵。5月30日,北美文苑、北美文化传媒集团和珠海四于书院联合主办了“疫中诗情-爱是永恒”全球诵读音乐会Online义演,徐涛、宗平、吴京安、刘小翠、杜宁林等大师级朗诵艺术家及多伦多著名相声演员、节目主持人大山、歌唱家韩煐、作曲家景志欣等倾情担纲,疫中奇缘,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声音大咖与我们携手抗疫,同气连枝。朗诵大师们站在那儿,就是一道风景。诵抚人心,汇聚星光能量,追随心灵吟咏,用心用情传递爱的芬芳。晚会精彩荟萃,朗读家们以情带声,深情澎湃,强烈的感染力引发持久的灵魂共鸣,给人一种精神上的至纯享受。这场诵读音乐会不仅是艺术盛宴,还展现了走心的人文情怀。守望相助,如金子般珍贵。诗歌盛宴,疫情中的一抹春色。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可以缘聚云端疫境同心!

艰难时刻,紫色心语。老子说,福祸相依,万事万物皆有好坏。病毒是一种生命的载体,它的出现是为了重新平衡集体意识创造出的物质世界。当人们开始清理传统认知,意识到人类也只是生命的一种载体,学会淡然地接受。反思什么应该放弃,什么值得珍重。世界在改变,行业估值的逻辑也在变。地球村就是一个人类命运共同体。疫情之下,谁能独善其身?倚楼听风雨,任世事摇曳。一起纳悦那变幻的风景,顺世应变,心怀平常。拨开心灵的净土,撷一缕书香,心始终如莲。愿阴霾散尽,日月重光。生活无论多

么萧索,内心丰盈繁盛才好。

庚子年,只愿这世间安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