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43 号(2020/7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43号(2020/7月)

华 协 通 讯

编者按: 《华协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谭雨铃获“第三届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全国大赛”三等奖

——-红山玉获第40届“旺旺时报文学奖(两岸散文奖)入围奖

会员作品展

——–父亲节的礼物 文/谭雨铃

——–那一年起我的纸张从台北倒海沧 文/红山玉

——–集邮记 文/古沙

翻译之家

——–不要驯然遁入那个长夜 译/陶志健

红叶园地

——-一座城的“怕”和“爱” 文/云中君

——-就把感恩买成花(疫情微小说) 文/郑南川

——-家 文/婉冰

协会动态

谭雨铃获“第三届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全国大赛三等奖

祝贺谭雨铃(小雨人)散文《父亲节的礼物》入选“第三届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全国大赛”,并获三等奖,获奖作品入选《中国当代散文精选300篇》。

红山玉获第40届“旺旺时报文学奖(两岸散文奖)入围奖

第40届“旺旺时报文学奖(两岸散文奖)日前揭晓,我会会员红山玉的散文《那一年起我的纸张从台北到海沧》获入围奖。祝贺。

会员作品展

父亲节的礼物

文/小雨人

小时候,我得到过很多礼物, 其中来自父亲的礼物是最多,最好玩的。有从上海的大百货商店买来的会翻筋斗的小猴子,可以飞1米高的直升飞机,有他亲手作的鸟笼,陀螺,还有他带我出门旅行,从上海的万吨大海轮到宁波的乌篷船,摇啊摇,摇到了外婆桥……长大了工作以后, 自己有了经济来源,也给父亲送过一些礼物,但没有一样是关于父亲节的。一是因为脑海里没有父亲节的概念,和父亲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节日,充满了惊喜和欢笑,他身上有一种传统的中国式父亲少有的幽默和老顽童般的单纯和快乐。二是因为那个年代在中国没有过这些洋节的习惯。等我在加拿大定居以后, 父亲不在身边, 而自己的孩子们每年都要以各种仪式来庆祝这些洋节,却发现在没有父亲的父亲节想要送一份礼物给至爱的父亲是一种奢望,因为他已经去了天堂。而2018年的父亲节,我给生命中这个已离我而去却是最重要的男人送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父亲节那天,我居住的北美小巴黎-蒙特利尔举办了一场半马拉松跑步活动。每个参加的人需要缴纳20-30加币获得装有计时器的 T 恤,组委会以这种方式为蒙特利尔的阿茲海默症(老年痴呆症)协会筹款,帮助居住在这个城市的患者及其家属获得疾病知识信息的支持,医疗康复的帮助,以及推动专家对这种“人类未来之疾”的研究和探索。早在一个月前,孩子们的学校已经开始宣传,鼓励教职员工,家长和孩子们一起报名参与,并且开始了课间训练为马拉松活动热身。女儿开始不愿意,因为害怕辛苦而且抱怨自己的好朋友们没人参加。我竭力让她报名参加,并给她出主意要她去发动朋友们一起参加。 除了跑步是一种有益的健身活动以外,我的内心还有一种强烈的驱动力,参与和支持这样的活动,会帮助很多老年痴呆症患者,让他们减轻痛苦, 改善生活质量, 活得更有尊严!因为我亲眼目睹了一辈子与人为善,古道热肠,用幽默和热情感染了身边许多人的父亲从60岁开始被老年痴呆症折磨,孤独寂寞,在一个失语,失忆的黑暗世界里走完了本该尽享含饴弄孙幸福晚年的最后10年。 当我看着父亲,一位昔日在业界赫赫有名的技术革新能手对着多年的老友,同事口齿不清, 辞不达意,交流困难,而只能抚摸着相伴了大半辈子的各种机床依依不舍; 当我从外地打电话问候他,想跟他家长里短时, 他却只能说几个简单的单词,无奈地把话筒递给我母亲;当他夜不能寐,半夜要出去游荡, 母亲没有办法休息也害怕他走失,只好含泪和我们商量是否要把他送养老院……我深切体会到了家有老年痴呆的父母,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失智的无奈和无助。

半马拉松跑步分成21公里,10公里,5公里,2公里和1公里不同组别,每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老外们参与的积极性非常高,很多是全家出动。女儿学校有一个有7个孩子的家庭,爸爸身上挂着7,8个塑料水壶,肩上还扛着一个2岁左右的孩子, 妈妈推着婴儿车,肚子里还怀着另一个。看着这浩浩荡荡的一大家子,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西方人很热衷于公益事业, 公民意识从娃娃抓起!还有一条狗,居然被主人穿上了半马拉松的T恤,走在跑步的队伍里, 煞是吸睛, 只是不知道狗到了一定年纪, 是否也会被老年痴呆症困扰呢?最让人感动的还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士,她身上穿着马拉松的T恤, 而她的狗在一旁跟着跑,还不时地推推轮椅, 这个狗推轮椅跑马拉松的情景诠释了另一种马拉松精神—-无论处在什么样的逆境,只要有你不离不弃的长情陪伴,就能战胜一切困难,到达胜利的终点!而这种陪伴不正是患老年痴呆症的父母需要的爱和关怀吗? 正如有一首诗写到的:“哪天/如果你看到我渐渐老去,/反应慢慢迟钝/请耐着性子试着了解我。/当我吃得脏兮兮,/甚至已不会穿衣服时,/不要嘲笑我,/记得我曾经花了多少时间教你这些事吗?/当我外出找不到家的时候,/请不要生气,/慢慢带我回家。/当我的腿不听使唤时,/请扶我一把,/就像我当初扶着你踏出你人生的第一步”。

没有父亲的父亲节本是难过和悲伤的, 但因为这天的半马拉松跑步我却是欣喜和感动的。一路上挥洒着汗水,沐浴着阳光,享受着清风,受到了鼓舞,放松了身心, 收获了坚持,拼搏, 陪伴的快乐!我们今天的奔跑将会帮助很多像我父亲那样的老年痴呆症患者找回失去的记忆,面对现实的迷惘,重拾生命的乐趣和尊严!远在天堂的父亲一定会喜欢这份来自异国他乡的礼物。”父亲,节日快乐,女儿永远爱你, 想你……”

那一年起我的纸张从台北到海沧

红山玉

天已经接近黄昏,飘洒了一天的初雪忽然停了下来。夕阳也露出了笑脸,树上的喜鹊在我窗外的榕树上唧唧喳喳的歌唱着。喜鹊的歌唱几乎让我忘记了一天的劳累。我刚要离开办公室,桌子上的电话不识时务的响了起来。台北的供应商小颜甜甜的声音传过来,说货快好了,很快就可以装货。她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我货柜还是到海沧吗?

供应商小颜对海沧有着特殊的感情,每次我要发货,她开口问的第一句话都是对不起红玉老板我多问一句,还是到海沧吗?

我想起来那一年在台北的鼎泰丰包子铺,她介绍我吃台湾最有名的包子。饭桌上小颜说台北到海沧,不远的距离,船只需要走几天就到了。在台北的那短短的几天里,她无数次对我说这同样的一句话,后来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就试探着问过她,为什么每次我要求你发货到海沧的话,你语气里都显得那么激动?小颜说因为海沧那是我的家乡啊!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小颜那么关心我的货要发国内的哪个港口。

她说我已经好些年没有回去了,尽管坐船很快就从台北到海沧。如果做飞机的话就更快了,可是做飞机的话,我就看不清楚连接两岸的大海。我喜欢站在船舷边上吹海风,看海鸥,那样的话,每次我看到眼里的风景就一次比一次多,一次比一次记忆深刻。如果你每次发货都发到海沧的话,我在价格上可以稍微让利一些呢。我不知道我每次订购的几个货柜的纸对小颜来说,竟然有着这么大的意义,而且她竟然主动提出价格可以优惠一些。

我虽然经常发货去海沧,但是我没有去过海沧呢。我这样告诉小颜的时候,她大睁着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我。

海沧那么美的地方,你这经常发货的老板早就应该去一次,不,去几次的了呢!小颜非常吃惊我竟然还没有去过海沧。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地方啊!古老的颜氏六落古厝建筑,那是我们祖上的家呢!

小颜领着我在她的工厂里参观。生产线上的机器轰鸣着,那一卷一卷纸不久就会运送到我客户的仓库里面,小颜特别自豪自己的货能够卖到故乡的市场,虽然这是我的市场,并不是她自己的市场。但是她说她一样高兴。她说故乡的人用上我自己生产的高档包装纸,我肯定是特别高兴的啊!

我和小颜看完我要买的货后,她开车带我先穿越台北市仁爱路的林荫大道,去阿里山游玩。一路上,高速路两侧尽是一些郁郁葱葱,绿的惹眼的热带植物和树种,我只能够辨认出一些榕树,杉树,小颜边开车边介绍给我哪些树是构树,哪些树是台湾特有的五叶松,湿地松,杉木等等,第一次来台湾的我,着实被它的美丽迷住了。我看得眼花缭乱,跟她说你慢点开再慢点开,我看看都是哪些树种最后做成了我现在进口的纸张。小颜看到痴迷于两侧风景的我,她抿着嘴偷偷的在一边浅笑。然后她说我故乡海沧也是有这么多美丽的南国树木的呢,一点都不比这里差的呢! 你什么时候真的会去厦门啊?

我们走在阿里山风景区,随着海拔的不同,我们先看到了一大片相思树。那金黄色的花朵看起来像是一朵朵精巧的小菊花一般,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小颜和我一样,也凑近前去嗅相思树上金黄色花朵的淡淡香味,她紧闭着自己的眼睛,但是却用鼻子使劲的吸允着花香,还一边嘀咕着相思树下忆相思啊!我知道她此时一定是想到了她自己在海那边的故乡,那个有着颜氏古厝的地方。那个也有着台湾相思树的美丽的家园!此刻的我不忍心打扰她的那份情志,她的那份对故土的思念也感染了我,我在这遥远的宝岛上,又想起了远在东北的自己的故乡,还有万里之外那个枫树正一点点斑斓的第二故乡!十几年前的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树和用树木生产出来的纸张竟然做了我和台湾及祖国的许多地方相连的牵线产品,而且关于这纸张的产品我现在越做越好。

顺着路我们继续前行,依次看到那么多构树,枫树,樟树,楠树,还有千年的桧木群等等诸多树种。小颜一一的给我介绍,每次介绍的时候,她都忘不了说一句这个树种我老家也有的哦!红玉经理您看,小颜一指远处的那些茂密的树林,那些都是著名的台湾华山松,我们厂的纸浆都是这种树木的纯木浆生产的呢!你看那些树的质量,枝繁叶茂,挺拔的是不是像一个个巨人一样?你能明白为什么我们的纸那么受欢迎了吧?我们家乡的马尾松,桉树,湿地松也是这样的挺拔呢!只可惜我们没有那么多多余的树做纸张,不过,这也给我增加了商机对吧?不然您怎么会认识我,我又怎么会有机会把台湾的纸出口到故乡呢?

小颜说着说着,忽然停下来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红玉经理我是真的十分感谢您!我入行的时间短,如果我像您一样十几年前就开始做纸张进出口的话,我是不是自己也许早就找到了故乡的客户呢?我知道小颜说的是出自于肺腑的真心话,从她的一举一动中,我早已经看到了这个正年轻的女孩子那份对故乡对自己目前生活着的地方,都有着深深的眷恋和热爱。

你是怎么到台湾来的呢?从我认识她开始,我心里就有这么个疑问,但是一直没有问出口。她笑了笑,羞红了脸,然后轻声的说我随我先生来的,我在海外留学就认识了我先生,他家是经营这个造纸厂的,我也就跟着做起了纸张生意。台湾这么多森林,几乎覆盖全境,国内又那么大的需求市场,我觉得这个行业是一个朝气蓬勃的行业啊!一定会给我带来非常光明的前途的!您说是不是呢?而且我特别高兴我可以供应你货物出口到我自己的家乡,那就又增添了另外一层意思对吧?

我为自己有这样一位有活力又有干劲的供应商而感到欣慰和庆幸。我们每一个人如果都努力,我们每一个人就都会成为一个小小的桥梁,一条纽带,可以连接五湖四海,让地球这个美丽的人类的家园更加靓丽,更加团结。

签完下半年的意向合约后,小颜在送我去机场的时候,深情的对我说要是您的客人可以把他们用我们的纸张生产出的产品再加工后重新出口到台湾消费市场的话,那我的功劳就更大了呢?我不但是一条纽带,我还会像是一个风筝,一个牵绊着故乡和我生活的台北的风筝,而我的纸就是风筝后面那条摆动着的线,无论多远,它都在海的两岸来回飞行。

而且,从台北到海沧,其实就那么一点点的路。船几天就到了呢。我在机场又想起小颜在这几天反复跟我说的话。是的,这是个很短的距离,我们进口纸张,我们将来还会出口纸张,其实我们一直都唇齿相依。

在这个美丽的初冬的黄昏,我跟她再次确认过这次的新货柜还是到海沧码头之后,我听见小颜在那边欣喜的叫了起来。我仿佛看到那个浑身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姑娘正在台北的暖阳中慢慢放飞她手中的那个风筝,那风筝引领着装有我货柜的船,正奔厦门海沧码头而去。

集邮记

古沙

说起我集邮,要从一张邮票说起。

1968年夏,我收到一封来信。信封上贴有一张“毛主席去安源”邮票。信内朋友说,回信我可把这张邮票揭下来再次用。我看邮戳果然没盖在邮票上,邮票粘得也不牢。将信将疑中,我用这张邮票给朋友回了信。不多时,朋友又用这邮票给我来信,邮戳还是盖在邮票旁边。我去信问朋友,邮票怎么能重复使用?朋友说,这张邮票是国家为了宣传毛泽东思想做出的特殊规定。就这样,“毛主席去安源”这张邮票我几次使用。后来我把这张邮票保存起来。这就是我集的第一张邮票。

文革中,停课闹革命时间长,看专业书会被说成是走“白专道路”。闲来无事,我开始集邮了。很快我收集到20多张邮票,内容多和国家和领袖们有关。有像章、诗词、天安门、韶山、开国元勋等,也有甲骨文、都江堰、徐霞客、交通等。从此,我爱上了各种各样的邮票。在图书馆,我看到《邮票故事》文章。

1839年的一天,英国人罗兰希尔在乡间散步。希尔看见一个邮递员把一封信交给一个姑娘。那姑娘接过信,看了看信封上的几个符号,又把信还给了邮递员,她拒绝收这封信。希尔走上前问为什么?姑娘说,这封信是她未婚夫寄来的,她看了信封上的符号已经知道了信的内容,邮费太贵她付不起。这件事使希尔产生了改革邮票制度的想法。希尔向英国政府建议,邮费由寄信人支付就能避免拒收而不付费。发信人要购买邮票贴在信封上作已付邮资的凭证。1940年,英国政府采纳了希尔的建议,世界上第一枚邮票诞生了。

邮票故事有趣,知识性强,欣赏价值高,我集邮兴趣大增。很快,邮票我又搜集10余张。遗憾的是,毕业离校时,我的集邮本子不见了,大概是被人顺手牵羊了。后来,我调到报社主编报刊。每天我都收到大量的来稿和信件。看到不少邮票漂亮,还有纪念邮票。得天独厚的位置,唤起了我再次集邮的兴趣。

每看到来信有好邮票,我剪下来在清水里稍做浸泡,邮票就会容易从信封上完好地揭下来。把湿邮票凉至快干,夹在书里压其干透,就是一张平平展展可保存的邮票。

爱上集邮,我好像有点感悟。身边的事,当你对它无动于衷时,它就平淡无奇。当你对它倾心时,它就丰富多彩。小小一张邮票,画面设计、文化内涵、邮戳信息,甚至于周边的齿孔,我都觉得很美。方寸世界里,或一个故事、或一脉山河、或一件文物、或一座民居、或一位名人等,都让我增长知识。

一次,我看见一个小孩拿着个旧信封装沙土玩,那信封上有一张“黄埔军校”纪念邮票。黄埔军校是我极为敬仰的学府。为得到这张邮票,我买根冰棍跟小孩换来。那是一张“黄埔军校建校50周年纪念”特种邮票,一套一枚。有一回,我一张面值8分的“三英战吕布”邮票有人要,他给了我10元钱。邮票原来可以交易,河畔还有邮票市场。

我收藏有“桂林山水”邮票一套5枚。去桂林旅游,我留心邮票上的象鼻山、漓江百里画廊、七星岩、伏波山、大榕树,我感到那些景色更有韵味。“马踏飞燕”邮票我不懂,查资料我长了知识。马踏飞燕也称“铜奔马”出土于甘肃武威,是国家一级文物,也是“中国国家旅游局”标识,还是“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主题形象标志。

集邮展介绍说,世界上的邮票都是国家发行的。邮票是一个国家主权的象征。一张邮票竟有这么大意义,邮票在我心目中更加珍贵了。移民来加拿大时,舍不下多年集邮的成果,我把几本集邮册都带到了西方。

我的集邮册,记录着我集邮的经历。欣赏邮票,丰富了我的精神生活。

翻译之家

编者按:陶志健此英诗新译,原登载《学人scholar》,转载已取得作者授权。

不要驯然遁入那个长夜

狄伦·托马斯

翻译: 陶志健

不要驯然遁入那个长夜,

老年临暮理当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竟将熄灭。

智者临终固知黑暗难却,

但因话语未作雷电闪耀,

不会驯然遁入那个长夜。

善者尾波已尽自叹己业,

本可绿色湾中闪亮一跳,

怒斥,怒斥光明竟将熄灭。

浪者及时欢唱太阳飞跃,

辜负光阴太晚方才悟晓,

不甘驯然遁入那个长夜。

肃穆者临终凭眩灭视觉,

得见盲眼欣如流星闪耀,

怒斥,怒斥光明竟将熄灭。

而父亲您立高处空悲切,

求您挥泪骂我为我祈祷。

不要驯然遁入那个长夜。

怒斥,怒斥光明竟将熄灭。

译注:

1、这是一首维拉内尔(villanelle),格律甚严:五个三行诗节加一个四行诗节,五步抑扬格,韵式为aba aba aba aba aba abaa,第一个诗节的一三两行作为叠句在后面的诗节末行轮流重复,并在四行诗节中共同收尾。依体作诗甚难如意,而托马斯此作堪称典范。

2、恩师巫宁坤之译品,颇得原诗精髓及力道;我谨以此译,整理音韵,步其后尘,致敬吾师。

原文: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ylan Thomas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红叶园地

一座城的“怕”和“爱”

文/雲中君

今日是复活节,“囚徒”生涯第22日。

从没有一天想到自己会身处“重灾区”,这不,魁北克确诊数多日居全加拿大第一!

在高高低低的情绪中,人们渐渐习惯了宅生活,其实,对于我,确实还很感谢这段慢下来的时光。平日都是匆匆忙忙,早出晚归,终于可以有时间看看书、听听音乐。

阳光好的时候,出门走一走,一个少年在自家车道上架了个蓝球筐,练投篮,一下、一下,命中率并不高,等我十分钟后又走回来时,少年的T恤透出汗水的印迹,他停下来,不好意思地向我打招呼:Bonjour Madame。

家中少年每天要在院子里跳跳绳,我烧菜的时候,窗子望出去,就看见他跳得满头大汗,这蓬勃的春天与蓬勃的少年!

辛夷坞尽头有一个小水塘,先生花了半天时间清理了水底的杂草和枯树枝,我泡了一些莲子准备煲汤,先生拿过去几颗,说要丢到水塘里,夏天万一能长出荷花来呢。他还准备钓几尾河鱼放塘里,顺便丢几个蝌蚪进去,这难道是“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的节奏吗?结果如何未知,创意倒是满分。

连着下了一整天的雨,把暖气烧的足足的,一家人围拢在桌旁,学者君在笔记本上敲击键盘处理邮件;少年则聚精会神在读一本法文小说,一绺微卷的头发覆在额头,心无旁骛,能让这少年如此沉迷的,一是音乐,再是文学,无他。

我那本David Nicholls 的小说One Day,一直没有读完,正看到 爱丁堡的天幕下,Emma与Dexter约定,每年的7月15日,是他们必须见面或联系的日子。这个约定,年轻的他们准备坚持一生。

读到这,抬起头,一切都很安静,雨越来越密了,顺着阳光房的透明屋顶流下来,外面苍茫一片……

这段意外的封锁,成了我们的Coronabreak!

最近读了一篇文章,大意说疫病这样生死大事发生的时候,你一定会觉得亲情的可贵。人在年老,特别是生命即将逝去的时候,他回忆起的不是吃过什么大餐、去过哪些名胜,他想起来的会是自己这一生:我爱过谁?谁又爱过我?

生活的归处总会留下这样一些普普通通的场景,这才是真实的人生。

今天是复活节,不可能像往年一样去寻找复活节兔Easter Bunny 和 Tooth Fairy 牙仙子,我想起辛夷坞树丛后,圆滚滚的堆肥桶旁边,一直有一个兔子洞。去年,那只兔子时不时来院子里捣乱,踩坏我的刚萌出头的小苗,有时还恶作剧地留下点便便,说实话,我对它不胜其烦。可我今天想起它,扒开树丛,竟发现兔去屋空,不知何时,那只兔子已搬走了。在时烦恼它,去了,却又禁不住泛起一丝惆怅。

正是这段“春日囚徒”的生涯,我发现,当我慢下来,有闲暇与大地亲近的时候,就分外地热爱伟大的陶渊明。

就好像是他的声音唤醒了我,召唤着我来到自然的栅栏中,引导我发现自然那秘密的、盛大的、永不衰竭的美。

若寻得余闲,接着读一读陶诗写一写陶诗吧,年龄越长,越觉这位柴桑彭泽令就像是在时光的长河里,帮我找到一处可安歇的沧浪之水,既可濯吾缨,又可濯吾足。

趁着出门加油,经过空无一人的河边,云朵飘过,鸥鹭聚集。干脆停下车,吹吹风。刚下过雨,空气中还弥漫着潮湿清甜的气味。

两只水禽双宿双飞,那一瞬间,心中有无数诗词歌赋呼之欲出。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忽然,头顶雁鸣阵阵,一列大雁排着队形,不疾不徐地在赶路。果然,“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我拿出手机,两分钟里,没有任何剪辑,竟然有七八个大雁家

族就这样掠过天空,在我的注目下,飞向夕阳下的山岚……

复活节,象征希望和重生。我们恰是怀着希望,成为这个特殊春天的亲历者,也是见证者,更是讲述者。

其实,换一个角度,正因为我们有幸拥有了一段难忘的囚徒时光,才让我们更珍惜生活的瞬间,珍惜自然的光辉。

疫情期间,蒙特利尔所有教堂礼拜都取消了。不过,逢每周日中午,全城的教堂都会特意响起钟声,为这个“重灾区”的城市祈福。

大学时代,我正读史铁生、刘小枫,图书馆那本出版于1988年的《读书》杂志上,看到署名“默默”的文章——《我们这一代人的怕和爱》。

后来读研,看刘小枫的书《诗化哲学》《这一代人的怕和爱》,才知道当年的默默,就是刘小枫。

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刘小枫在文中记录的那段经历:一位青年画家到他家中访问,提到《金蔷薇》,这位画家突然变得非常激动,立即站起来背诵了里面大段大段令人心碎的文字。

当背诵到《夜行的驿车》那句“全维罗纳响起了晚祷的钟声”,这位画家的眼睛湿润了。

听!全城的钟声响起来了!我这个“春日囚徒”,站在院子里,在这个云气舒卷的春日,竟是充满了感动。

这个难忘的春日,确实充满了“怕”,却也充满了“爱”,我们见证了这个特殊时间里的怕和爱,也发现了生活回馈给我们的惊喜和欣慰,又或者,它一直就在那里,只不过等待我们去发现。

我们的一生不就是如此吗? 永远是,一边流泪,一边欢笑;一边逝去,一边生长。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2020年5月22日第878期《红叶园地》第183辑

就把感恩买成花(疫情微小说)

文/ 郑南川

在那个不起眼的街角,是王芯开的小杂货店,生意谈不上好,常来往的客人说起来心里都有数。不过每年情人节、感恩节和母亲节,是王芯最骄傲的日子,因为附近只有她家店卖花,这三天的收入都相当不错。

今年,没想到加拿大的疫情凶猛,王芯为感恩节预付的花,怎么也不能完全退货了,对只是为养家糊口的小店来说,损失巨大。咬咬牙她决定,凡是感恩节这天来买货的,都赠送一束花,不管怎么样,也表达了小店的一份感恩心。

这天,老顾客加斯顿打电话来订货,这个有这么好听法国名字的糟老头,王芯对他又喜又恨。说喜欢,是他每周固定消费二百元,不是小数字。总是提前预定,周末坐出租车来取货。订的货都大致一样,少不了一包带壳花生是给松鼠的;两袋猫食是给后院野猫的;三袋面包有两袋是给隔壁邻居的等等。这样的客人去哪找。说不喜欢,孤老头实在不爱卫生,头发胡子拉碴,衣服脏兮兮的,进店怪味熏天。更可恨的是挑三拣四,对价格斤斤计较,王芯摇头说,不理解他的想法,实在古怪。

加斯顿在电话里订完货,问:“因为疫情人都不敢出门了,感恩节还卖花吗?”王芯说:“谁知道情况会这样,根本卖不出去,准备送给买货的顾客了。”“这样啊,那你做生意还要亏钱。花了不少钱订花吧?”加斯顿问。王芯说:“近千元吧。”他“嗯”了一声,说:“真不容易。”

感恩节加斯顿来取货了,外面下着毛毛细雨。当他用卡付钱的时候,要求多付二百元,王芯问为什么。他说:“算是提前预支订货的。”

晚上,加斯顿打电话到店里,说:“多付的二百元就算付感恩节那束花的。”王芯说:“别开玩笑了,一束花只是感谢顾客的小小心意。”加斯顿说:“疫情严重的感恩节,还有你们的工作,二百元就算我对你们的一份感恩之心吧,必须收下啊。”

说完,他把电话放下了。

王芯久久地盯着柜台,眼眶里溢出了水。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2020年5月22日第878期《红叶园地》第183辑

文/婉冰

小时候

是房顶的炊烟

和母親的呼唤

长大了

是丈夫的关怀

和女儿的笑颜

今天

当我把腿安放在床上

那块因离位

而横冲直撞的骨头

慢慢安静下来的时候

我突然意识到

原来还是治愈伤痛的地方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2020年5月22日第878期《红叶园地》第18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