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45 号(2020/9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45号(2020/9月)

魁 华 通 讯

编者按: 《魁华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刘爱丽获“莲花杯全球华文微小说大赛”优秀奖

——-婉冰获木兰花优秀文学作品奖

会员作品展

——–爱莲 文/刘爱丽

——–五月的心情 文/婉冰

——–疫情下的Mount Royal 文/范秀洁

——–大爱无疆 文/古沙

——–邵君传 文/宋非

刘爱丽获“莲花杯全球华文微小说大赛”优秀奖

由世界华文作家协会主办的“2019年莲花杯全球华文微小说大赛”,刘爱丽作品《爱莲》获优秀奖。

婉冰获木兰花优秀文学作品奖

由旧金山国际旗袍文化月组办的“绽放生命,疫外芬芳”全球征文大赛圆满落幕,婉冰作品《五月的心情》获木兰花优秀文学作品奖。

爱莲

刘爱丽

那一年的冬天,爱莲的母亲带着七岁的她,告別丈夫,义无返顾地离开东南亚某国,以五千澳门币的投资移民身份来到澳门。

母亲告诉她,她们将会去一个被称为莲花的海岛,这个小岛美丽宁静,小岛上的人亲切善良, 爱莲可以在那里上学,她会认识许多的小朋友 。

从两岁开始,爱莲就开始“上学”了,只是她从来没有真正的到过学校,因为排华,当地所有的中文学校都被关闭了,中国人不能学习汉语,父亲就请了老师,每天来到家里,给她上课, 上学是幼年爱莲的最大梦想。来到澳门她才能够第一次真正的上学。

启程澳门是爱莲人生里的首次长途旅行,打从这天开始,爱莲就像被顽皮的小精灵下了魔咒一般,她的一生从此不断地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区之间流荡, 每不到十年就被命运“安排”到另外的地方生活。直到今天,爱莲依然需要不停地旅行,不停地飞越欧美亚大陆。

因此,爱莲最害怕别人问她“你是哪里的人?”每次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爱莲都会陷入迷茫的沉思,“我应该以我的出生地,还是我父母亲的家乡,以我现在的居住地,还是以我拥有身份证明的几处地方里的其中一处来作为回答呢?”

“我是澳门人”她希望以自己心中最喜爱的地方来回答。

小时候的澳门,跟现在的澳门大不一样。在濠江中学上学的爱莲,下课后跟同学们步行回家,难舍难分的小伙伴会在路过的小店吃一碟炒粉面,有时候还会跑得更远些,到礼记冰室吃芋头方砖雪糕;考试的时候,她和几个同学会在观音仔庙的花园里温习功课;学校放假时,会去路环黑沙海滩游泳,烧烤。

还会经过关闸走到珠海,那时候,过了关闸的大陆是一片农村,途中会经过一些溪涧,可以在水里抓到一些七彩的斗鱼儿,装在玻璃瓶里,回程时顺便以几块钱人民币买一个沙煲,几袋沙溪凉茶带回澳门。

然后,爱莲中学毕业了,适逢中国改革开放,她与十个同学考上了暨南大学,然后毕业了,她在香港找到工作,然后,又跟着人群糊里糊涂地移民加拿大去了,又过了许多年,她再次回到澳门。以前的同学,绝大多数都留在澳门,澳门人不热衷移民,他们喜欢生活在这个与世无争的小城里。虽然许多同学都当上了政府官员,医生,可是见面时,大家仍然互相称呼阿丽,阿梅,阿勇,阿中……身份于相识在微时的同伴是不存在的。

爱莲并没有能够真正的回留澳门,她以前居住的“美的路主教街”的小平房已经被拆建,父母亲在“姑娘街”的小杂货店也早已经易主。那里都是家,那里都不是家,她在每个地方都像过客,每一处都有慢慢褪去的记忆,只有童年与少年时代的记忆越发深刻,也最让人感觉温暖。

澳门的石子路依旧迷人,爱莲觉得比起那些五光十色的大酒店更加迷人,她走在板樟前街上时会去寻觅路上年轻的身影,期望能碰到那个他,擦肩而过的少年回过头来,那不是他,不是那个曾经在榕树下偷偷地吻了她的他。

没有工作的爱莲,没有能力负担澳门的住房,爱莲的积蓄只够在珠海的金湾购买一个小公寓,平日在家里读书写字,一星期有几个晚上给住在附近的小孩补习英文。每逢周末,她就会坐一块钱的公车到拱北,然后过关到澳门,去与她的朋友们见面,只是现在的会面都只能安排在那些金碧辉煌的五星酒店里的餐馆,每次饭局大家还会有说不完的话,童年就开始的友谊是最纯净的。

吃完饭,跟每次一样,阿平开车把她送到关口,道一声再见,她孤独地走向离开澳门的海关。

爱莲把证件交给柜台上的检察人员,海关人员在电脑上翻查了半天,说:小姐,我查不到你的入境纪录,你是哪里的人?

“我是澳门人”这一次,爱莲毫不犹豫地回答,从手袋里取出一张澳门身份证,从柜台上换回了刚才给错海关人员的其他地方的证件。

五月的心情

文/婉冰

五月,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明媚的阳光沐浴着花草树木,那春意盎然的感觉,给人以欣喜和勃发的力量。在春暖花开的时节,我喜欢站在阳台上看风景。一边是蒙城市区亍景和葱翠的皇家山,一边是清波荡漾的圣劳伦斯河,极目远眺,风光无限,深遂美好。 三月初,蒙城爆发了新冠疫情,两个月过去了,疫情一直居高不下。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有序的生活骤然停止,岁月静好被拦腰折断,人们陷入极度的惶恐之中。蒙特利尔是加拿大的重灾区,除了特殊的行业还在坚守,酒吧、餐馆、商店和各种娛乐场所全部关闭,人们宅在家里,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道一片沉寂。 这是一段无法想像的与世隔绝的生活,这是上苍对人类意志的严峻考验。我曾经那么渴望无拘无束的清闲时光,可是当它不期而至时,却手足无措。是我没有准备好,还是它以生命相要挾的条件过于严苛?在禁足的日子里,我深深感悟到了自由的珍贵。

我们不是科学家,不是医者,唯一能做的,就是约束自己,安份呆在家里,不给社会添乱。这是这个特殊时期的责任和担当,需要每个人自醒和自律。疫情期间,为了保障民众生活,加拿大政府给大家发放了特殊补助,蔬菜可以网购,药品为老人免费送到家里。 经过一些时日,我慢慢消除了不安的情绪,逐渐适应了这种突如其来的生存状态。在残酷的事实面前,烦燥,恐惧和焦虑都于事无补,病毒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的心理承受力崩溃。安排好日常生活,冷静地面对现实,做好自己,才是明智的选择。虽然不能自由活动,但我们却有充足的时间去做平时想做,而又没有时间去做的事情,比如读一本书,玩玩微信,写一首诗或看一部电视连续剧;还可以做顿美味可口的家乡菜肴,收拾清理一下房间,培植一些小花小草[表情][表情] 这些细琐的日常小事,虽然微不足道,但却能愉悦、调整、放松自己的身心。我在花盆里栽了一些蔬菜,让春天以另一种方式进入房间。栽种的小蒜苗,不经意间已长到第四茬了,绿油油的非常可爱,看到它们争先恐后努力向上生长的样子,心中觉得很快乐。 在这不平常的春天,阳台成了我经常活动的场所,在这有限的空间里,我尽情地親近自然,享受清风的吹拂和阳光的沐浴。阳台,成了我的书房、咖啡间和茶室。我喜欢凭栏远眺,放空自己;也喜欢极目绿茵茵的草地,听风声树声鸟语虫鸣。我醉心于在阳台上拍风景,置身于美丽的大自然中,心情会觉得无比纯净,超然物外,忘记疫情。 守望着圣劳伦斯河的春秋冬夏,看树木泛绿,草长莺飞;看轻舟破浪,海鸥翱翔;看百花爭艳,枫红似火;看白雪皑皑,素裹银装。圣劳伦斯河,承载着我心中的梦。在这非常的五月,我与蓝天绿水相伴,在柔柔的春风中,迎来旭日一次次升起,目送夕阳一次次沉落。 在蒙特利尔,很多家的窗户上都张贴着彩虹海报,上面用法语写着ça va bien aller。是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保重,我爱的人!保重,爱我的人! 目前,世界各国都在抓紧时间研发疫苗,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5月16日发表的讲话中宣布,联邦卫生部已经批准在加拿大进行首个潜在新冠病毒疫苗的临床试验。相信科学的力量和团结的精神,一定能战胜疫情,早日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怀着信心活着,把五月的梦幻与憧憬,放飞到万里云天之外,静候阴霾散尽,阳光普照,春暖花开。 《基度山恩仇记》中有这样一句话:人类的一切智慧只包含在这几个字里边,那就是:《等待》和《希望》。

疫情下的Mount Royal

范秀洁

COVID-19 ——瘟疫,就在人类毫无戒备的2020年新年伊始,袭击了整个地球。自蒙城三月春分前实行隔离政策后,我一直没有去过市中心。每次在南岸靠河的公园眺望Champain大桥,和远处那座高高地耸立在市中心的Mount Royal,我都会情不自禁的对着山问候道:你近来可好?

接近处暑时,我和丈夫踏上了去Mount Royal的路。当丈夫驱车行驶在去年刚竣工的Champain大桥上,一种久违的感觉袭上了我的心头,这座桥连接着我们居住的南岸和市中心,一桥之隔,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车程,然而疫情之下,我们只能望桥却步。隔离,把我和市中心的联系完全隔断了。

小轿车行驶在我平日里再熟悉不过的街道上,但呈现在我眼前的却是令我感到陌生又压抑的景象:昔日繁华的St. Catherine商业街上,稀稀拉拉地走动着几个行人,他们或戴着口罩,或把口罩套在胳膊肘上,或者手里握着口罩,各显神通地把口罩——疫情下的通行证兼护身符带在身上,相互间保持着距离,几乎没有交流地行走在人行道上。

尽管我知道戴口罩在疫情下是常态,但时隔将近半年才第一次走进市中心,这种景象还是像巨大的冲击波击中了我一般,难受的感觉无以名状。

丈夫开车穿过了大街小巷,终于来到了Mount Royal的脚下,我们选择了它面朝Park街的方向朝山上的观景台前行。昨天的一场雨让林间小路变得潮湿又清新,我俩边走边辨认方向,一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影。快到半山腰时,忽然听到了远处传来欢声笑语,让我想起了王维的诗句: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在疫情笼罩下的Mount Royal,听到人的声音是多么的亲切!虽然自疫情以来我们每次出门,无论是去散步还是去购物,都养成了躲避迎面来的行人的习惯,但在空空的山林里,在人类的潜意识里,群居才有抗击灾难的力量,人与人的接触和交流才有了生命的延续,和精神世界的绚丽。

位于Mount Royal东北峰的钢制十字架,既是山顶的地标性建筑,又是蒙城人精神寄托的代表之一。我在蒙城生活了这么久,从来都没有近距离观赏过十字架的全貌。今天我沿着山间小路走到十字架跟前,抬头仰望它的基座和身躯,我虽不是基督徒,心里的虔诚还是油然而生。

接近观景台的路渐渐的开阔了起来,出了树林,观景台背后是一片草坪,绿油油的草地上有铺着单子侧卧的年轻人,有背靠野餐桌低头看书的中年人,有悠闲散步的老年人,他们都随身带着口罩。

我们信步走向观景台,却不见了昔日的踪影:近年来每到夏季观景台上都会摆放一架钢琴任游人弹奏,琴声飘荡在Mount Royal的上空,成了景中景。而今,原来放钢琴的地方空空荡荡,宽大的观景台上,寥寥无几的游人大多带着口罩。再看多功能大屋,只留了一扇门,而且还用桌子挡在门口,桌子的背后坐着一位戴着漆黑墨镜和遮面口罩的男士,门的前面放了一个信息咨询的牌子。我站在阳光下看大屋里面黑咕隆冬的散发着寒气,再看那男士一动也不动,心头不禁感到一阵阴森和恐怖。

返回山脚的路,我们没有从小径沿着原道走,而是踏着平坦的大路顺风顺势地走着。一路上我看到有年轻的妈妈推着婴儿车缓步前行,有骑着自行车的小伙子边骑车边吹着口哨,有跑步的小姑娘,有拄着拐杖的老人,还有满地撒欢儿的幼童。疫情下的Mount Royal,生活着认真过日子的蒙城人,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抗疫,泰然自若的神情驱散了我心头的恐惧。

Mount Royal,你呼吸着蒙城人的呼吸,痛苦着蒙城人的痛苦,你忧伤着蒙城人忧伤,欢乐着蒙城人的欢乐。你屹立在蒙市的中心,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看到了多少悲欢离合。你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变迁,你见证了这方人群的坚韧。我心中默默的祈祷,愿早日制服COVID-19,愿天下太平,钢琴的乐曲声再次回响在Mount Royal的上空。

大爱无疆

古沙

去年的一天,出门踩到冰,我滑倒了。

坐在冰地上缓神,担心骨折,我不敢马上起来。这时,一白一黑两学童跑来要扶我站起。“No(不),”我摇头说,“let me be (让我呆一会儿)”。两个孩子都背着书包,有十来岁。加拿大小孩子也乐于助人。

“爱”是多么好个字眼。生活在关爱中,我感觉特别温暖。

来到加拿大,像这样受到他人帮助的事我遇到不少。我跌倒时,我迷路时,我问询时,我负重时。甚至于我蹲下来束鞋带,身边素不相识的人都会对我伸出援助之手。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该怎能报答这样的好人呢?我想到报答社会。

我上小学时,受到国家“五爱”的教育。“爱祖国,爱人民,爱科学,爱劳动,爱护公共财物。”一辈子我把这“五爱”记忆在心里。

生活在加拿大,西方人多信耶稣。《圣经》讲“神爱世人”。世人,指世界上的一切人。现实生活中,我看到很多的爱,我享受到很多别人给予的爱。

一次, 我听老外英语课。老师让大家写单词:

Father(父亲), and(和), mother(母亲), I(我),love(爱), you(您)。

这几个单词连起来的意思是:“爸爸妈妈我爱您”。而后,老师要同学把这些单词的第一个字母连写在一起,这就组成了另外一个单词“family(家庭)”。

由此,老师讲家庭、讲爱的故事。老师讲到,一个遭遇火灾全身烧伤面积高达94%的母亲苏醒过来,第一句话问医生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当

得知孩子无恙时,母亲不听大夫弃儿保命的劝告,她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为家人留下后代。为了孩子的健康,母亲拒绝服用烧伤药与止疼药而受尽了病痛的折磨。34天后,孩子出生了,但是第二天,母亲去世了。人常说“弱女子”,女子一旦作为母亲,是那么的伟大与坚强。

而后,老师大写Love(爱)在黑板上。先生指定在听课的每意人讲一个爱的故事。

一个学生勉强地用英语讲,童年时他游泳溺水,是一个渔翁把他救上岸。但是,老人被鳄鱼咬伤落下了残疾。老师听了,高兴地说:“Ok,This is love,a great love(好,这就是爱,是大爱啊)。”就这样,几同学讲各自所经历爱的故事。老师不断纠正讲故事人的发音与语病。一节本来是学英语的课时,我被一个个爱的故事感动着。

轮到我举手说,十多岁时,我打水把自己掉到井里了,是一位老大娘喊人把我救上来。我曾食物中毒昏死过去,是邻居半夜把我送到医院救活过来。

孔子曰,人不独亲其亲。这是说,人不仅仅要以自己的亲人为亲人,还要以他人的亲人为亲人。孟子曰,仁者爱人。此是说仁者是充满慈爱之心满怀爱意之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则是付出敬与爱所得到的回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话是说,在敬养自己的老人时,不要忘记其他没有亲缘关系的老人;在抚养教育自己的小辈时,不要忘记其他人的小孩子。荀子说过治世莫若爱民。古人的教诲充满着博爱精神。

翻开《辞海》查“爱”字,我见8条解释说爱长达千字。48个爱的词条无一贬义。孙中山说过,博爱是人类宝筏,博爱是政治极则。日本人宫崎寅藏说,孙中山先生的“博爱”题词是无语伦比的“东洋珍宝”。

爱是对他人或事物有深厚的感情。仁爱之心能融冰化雪。爱的力量可以创造世界。爱是生命的火焰。爱的理由是没有理由。爱比恨更加有力量。爱是生命的精华。爱是人充实与快乐的源泉。《辞海》里用很多这样的话诠释着爱。

爱的真谛,是大爱无疆啊!

邵君传

宋非

神圣传兮,成纪神乡。

厚生堂兮,神授医方。

其德厚兮,润泽一方。

生生不息,众生所望。

邵君晓黎,自号老鬼,陇西成纪人氏。

陇西成纪,华夏神乡。太初之神,伏羲女娲降临之地也。犹太氏族之《圣经》有《创世纪》篇,曰神造其族。伏羲女娲者,华夏之神也,亦创造我华夏族之神也。有曰伏羲女娲,人首蛇身,盖自天外星球之智慧之神也,非人也,吾欣然。今庚子,天下大疫,唯东方华夏治之多愈,乃神农氏之授医药也。神农氏者,亦神也,盖伏羲女娲神族之后。今科学教人并不信其效,不信其理,污为巫术。呜呼!天神之学,非有缘人识得?

邵君,吾高中之同窗,君修文科,吾习理科,同窗三载,并无交集。少时,吾羞,吾习理科,同窗三载,并无交集。少时,吾羞涩

过人,高中时,一人常持匕首,子午时分,留守乱坟凶煞等地寻鬼,未有遇也。实令我鼠胆之人,钦佩之至。多年后,吾辗转流浪于异乡,于同学群中始知邵君。其人好抬杠,文采飞扬,信手拈来,谈笑间佳句频出,其词之巧,其句之诙,其引乡言之妙,皆令吾拍案叫好。其悲悯之心,其寓意之深,亦令吾称快。时而其辞甚俗,吾不解其意,曾私下兴师询问。君言内外之别,金刚怒目亦佛心也,秽言亦可喻事醒世也,吾始崇其儒释道修为之深也!邵君曾著长篇,吾曾读一节,叹为观止,其言无意付梓,失落大半,吾亦憾也。吾不知其武艺如何,吾知其大学期间,打遍大学城内外无敌手,各处亡命之徒闻之胆寒,真豪杰也。君交各路武林好汉,于陕甘回汉皆有英名。

邵君习武不辍,贻误学业,辗转二载,终入金城中医大学。毕业,于家乡开一诊所,其时国人甚信西医,其境甚迫,遂试商业。数年间,辟农场,畜牛羊,开旅店,皆有大成。置屋金城长安等处,聚财亿万。今金城诸多旅店,成纪人主者,皆其引领之下也。古今商人,悭吝独揽其利者众多,鲜有授人以渔者,其难能可贵也!

邵君婚事坎坷,因其豪杰本色,霸气外露,戾相尽显,平凡女子见之花容失色。惟有一田氏女子,非平凡人也,花容月貌,莺声燕语,长袖善舞,歌喉婉转,唱得一嗓子好秦腔,慕其英雄本色。家乡迷信,婚约宴席,若有碗碟杯盏碎裂,为不吉之兆,一生婚姻不畅,宴席便草草收场,不欢而散,婚约不再。邵君婚约当日,一碗莫名而碎,众人惊心,唯唯诺诺,杯盏推送,故作镇静。次日,邵君买碗数十,置于其丈人庭上,扬言自由它碎去,其当数倍偿之,不信其邪也。田女其心亦坚,毫不动摇,非凡女子也。佳人俘获英雄之心,一段佳话,恩爱至今,育有一子,聪敏俊朗,不似邵君少时顽劣,今已上大学堂矣。

吾尝读《黄帝内经》,博大精深,惊叹其非人学,乃神授之学也,五运六气之说尤甚,

非吾工科生智慧所能通也。曾与邵君争论医道,其学识之广,领悟之深,非吾能比也,自此不敢与其谈论医学。商场解甲,庚子前年,邵君于金城重开厚生堂,装修考究,用心甚笃,慕名求医者甚众。吾侄苦病二载,西医治之无效,今年初,荐之邵君。如其商场征战,君臣佐使,运筹帷幄,举重若轻,一诊遂安,二诊病去大半,三诊病已,吾惊为神医也。君嘱吾侄,继续服药,久病需善后。吾心怀感激,不可言表,嘱吾侄敬赠锦旗一面,吾亦敬赠一面,自撰:医文武超群,儒释道通达。

邵君圆融,亦尊西医,仁心仁术,疗愈疾苦,年青之戾气早已尽去,相貌日趋柔和。庚子大疫,邵君之厚生堂亦免费送药,华夏传统医药尽显神威。厚生堂已有二载,大疫当下似有乘势之遇。惟愿华夏儿女,无分中西医药,疗愈疾苦,长生久视,延年益寿。厚生堂居西北金城一隅,名医荟萃,其堂之功德,亦大放异彩,福泽一方,苍生幸甚!邵君之传奇亦有续耳!

吾尝叹弘一法师,其一生绚烂多彩,乃平常人之七八人生也,令吾辈汗颜。邵君于文武医商均有大成,亦精于风水相术古玩收藏等,不可尽书,乃平凡人之四五人生也,吾亦汗颜也!邵君虽吾同窗,其修为学养,其旷世之才,其文奇佳,其武盛名,其富比甲,其医甚精,剑胆琴心,胸怀桑梓,堪为我师也。

成纪神乡,清水河畔,地灵人杰,英才曾出,秦祖唐宗,皆源于此,自宋以降,似无多英雄豪杰。今共和盛世,华夏梦醒,神乡圣灵,清水河清,英才再现,邵君为其一也。

吾才识浅陋,为邵君记事,实不自量力也。

草木生 庚子年六月 记于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