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46 号(2020/10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46号(2020/10月)

魁 华 通 讯

编者按: 《魁华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张裕禾文论集《社会转型与家庭的演变》出版

——-冰蓝散文小说集《朦那密》出版

——-陆蔚青诗集《魁北克玫瑰》出版

——-陆蔚青获“第五届都市小说优秀作品”奖

会员作品展

——-帮发迪听门 文/沉香

——-一只落单的袜子 文/绮莉思

张裕禾文论集《社会转型与家庭的演变》出版

《社会转型与家庭的演变》一书,旨 在探讨在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转型的过程中,加拿大魁北克社会家庭结 构与亲密关系所发生的的变化,并 望借此能对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有所启 发。作者发现,在现代化转型过程 中,原来所有的思想、习惯、生活方 式、人际关系都会发生变化,这就要 求人们因之做出改变。本书同时兼顾 史料的严谨性与内容的可读性,同时 参考历史学家与文学家关于加拿大魁北克社会转型的文字作品,并用文学社会学的研究范式将之结合起来,同时在文学社会学与转型社会学两方面做出了可观的贡献。

张裕禾,1936年出生,资深翻译家,也是跨越文学、社会学和历史的学者。1960年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毕业,曾任上外法语系首届系副主任,副教授。1978- 1980年被派往加拿大拉瓦尔大学进修法国语言和文学。1984年重返拉瓦尔大学, 转攻社会学,1990年获社会学博士学位。

冰蓝散文小说集《朦那密》出版

魁华作协会员冰蓝(本名:陈丽霞)散文小说集《朦那密》(Mon ami)近日由中国科学

文化出版社出版。该书 19 万余字,散文 71 篇,短篇小说 20 篇。作者通过点点滴滴的生活向读者勾勒出移民生活的真实景象,生活气息浓郁,文字活泼风趣。也传达出作者所想表达的一种移民生活的态度,继承自有的良好传统的同时,学习当地的优秀文化,积极适应并融入当地的生活。

陆蔚青诗集《魁北克玫瑰》出版

魁华作协会员陆蔚青诗集《魁北克玫瑰》近日由美国芝加哥学术出版社出版,这是作者数年来见诸报刊杂志的作品结集,大多写于魁北克,以玫瑰为精神意象。诗歌对自然风光,人生情状有朴素而细致的描写,亦不乏对美好事物瞬间和永恒关系的深入思考。意象优美,意境开阔,有广义的诗歌品质。

陆蔚青获“第五届都市小说优秀作品”奖

近日, 《广州文艺》“第五届都市小说双年展”终评作品研讨会在广州举行,我会会员陆蔚青的《小隐在蒙特利尔》获优秀作品奖。

双年展在两年中杂志发表的48部作品中遴选,六部作品获优秀奖,一部获新人奖。

会员作品展

帮发迪听门

文/沉香

既怕贼偷又怕贼惦记,发迪总是念念不忘他的“真金”店里的金银财宝。前几年“真金”店就他和他父亲再加一个雇员,后来自立门户的弟弟麦迪因为遭遇过抢劫,怕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索性关了门,加入发迪的店,原来古朴厚实的实木招牌变成了一方随风乱飘的软塑料。来自黎巴嫩的一家三口及各自的小家一大家族就靠这“真金”首饰店生活了。发迪家的店坐落在St-Hubert商业街上,因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行人街上安装了倾斜度45度左右的玻璃顶棚,虽不能为行人遮风却可挡雨雪,被华人称为“玻璃街”。2018年政府投资5,500万加币大改造这条魁省闹独立前繁盛一时的长街,一大工程是挖地七尺更新地下所有大大小小的管道,另一大工程就是更换“玻璃罩”,降至一楼的高度,二楼的一些住户和商户投诉旧的遮挡了阳光,玻璃顶改成平顶,材料更轻盈透光。

这个动静,令不少商家关了门。尽管发迪时常在店外目光呆滞烟抽得嘴唇愈发的紫了,可“真金”店愣是在轰隆隆的铲车哒哒哒的钻头飞沙走石绕道而行中,旌旗依旧裹一身尘土迎风招展,窗明净几,金光闪闪。熬过了2年,工程进展到了Beaubien路段,工程按路段分区进行,以尽量减少对商家的影响。“真金”店属于工程第一区,最早动工,2020年初就剩植树和安装椅子了。“真金”店的橱窗仍是光可鉴人,疫情来了,政府说3月25日关门,什么时候开待通知。发迪打电话给我,让我留心听着楼下他的店的动静,有没有钻头的声音或者敲打的声音等嘈杂声。疫情停业不久,蒙城一家珠宝店被盗贼从挨着它的一家饭店砸开一个大洞,因为疫情,城市昼与夜都静悄悄,大家都呆在家里,盗贼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地,毫无顾忌开工挖宝。这桩上了媒体的蒙城新闻更是让发迪心忧,又电我说,麻烦你,一定要注意替我听听动静。你家的车呢?小君开走了。发迪要弄个车留在我们后面的停车场,以示有人住在这里。发迪斜对面二楼的花哥这段时间都住这,我建议发迪让花哥把车改停在我们这边。花哥在我隔壁,之前是Robert的一个住处,后来他溜了,房东损失可不仅仅是2个月的房租,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大修和招租,招来一个非裔女子做编非洲小辫生意,没出2年有了孩子便关了。然后,花哥来了。我叫他花哥因为他纹了一整条胳膊,红红绿绿很打眼。他的生意从夜里开到凌晨,可不是什么“深夜食堂”,是类似五十度灰的生意。我好奇,时不常瞥一眼那些红男绿女,大都很朋克,有的挺正常人的打扮,也没听到什么皮鞭抽打或怪叫的声音,倒是时常看他们聚在阳台聊得热闹。花哥经常捣鼓阳台,大冬天搭上帐篷、放置半人高的炭火炉、迷蒙的灯光在雪花中煞是浪漫。花哥扔出来的垃圾中酒瓶子饮料罐披萨盒子居多。疫情了,花哥处也安静了,只有他和女友还有一只狗了。

发迪家老占用我的车位,没少和他们交涉,却坚决不守规则依然该用就占,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祖上是腓尼基,彪悍着呢,和他们较真,那不是找打嘛。那次发迪追偷他家戒指的人,那叫一个生猛,牛眼直冒火光跑得像飞人,看那贼我都生出了几分怜悯,生怕发迪失控弄出人命。去年冬天,他打了好几次我电话,回他时,竟然惊叫“香,你还活着啊?!感谢上帝”。“什么意思?你盼我死呀?”原来,在 Bélanger和St-Hubert路口,一个行人被撞,当场就不行了。发迪说那人身高和后背和我很像,据说又是亚裔,就以为我挂了。一个惦记着我生死的人,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呢?我要做“真金”楼上的“探子”。如果这贼是没有道的亡命之徒被我发现的话,那就有生命危险呀,外一轻于鸿毛实在不值。我得比划比划,兵不厌诈,废了2年的“武功”要重新开练,少林烧火棍、武当七星剑、武当玄武拳,一棍一剑一拳重出江湖,增加自己的气势,让贼望而却步。

疫情让整条街上的商户大都关了。“真金”左望是一个超大一元店,店主有钱,店上面还建了三层公寓,3年前自这家店横空出世,弄得这街上的好几家老一元店都活不下去了。它属于必需品店,疫情期一直开着。“真金”斜对面是一家名叫“拉丁风味”(Sabor Latino)的南美大超市,疫情期外面总是排着队。几年前它是Moores男西服店,大工程之前它就70%大甩卖了,撑不下去了,关门后2、3年也没租出去,因为卖场太大了。终于去年夏天,“拉丁风味”南美超市入驻,三分之二卖场做超市,三分之一做快餐,生意还挺红火。隔着Bélanger街,与它相望的先前是一个女装连锁店,老打折,我在它家淘过一条纯棉紫红大花超短裙,原价30多刀减到5刀,没想到这条裙子竟然成了对它的纪念,因为它也关了。接手的新店也是女装店,衣服难看价格高不成低不就的,没出一年倒了。场地变成了一个党派的据点,或许经费有限,没出半年,撤了。现在成了两个40多岁的哥伦比亚裔合开的FedEx快递公司,4月初时我去取过邮件,工作人员竟然没有一个戴口罩或面罩的,连隔断板都没有,也没有消毒洗手液,难道南美人真的病毒不侵吗?顾客也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我这个戴口罩的显得我好像是病人似的。快递东边十米开外就是35号警局,所以,如果真有对“真金”动邪念并铤而走险的“贼”,警察一分钟就能赶到。其实,往年仲夏夜时,警察时不时在玻璃街上巡逻,有一阵子正赶上警察穿花裤子抗议,所以花裤子的警察就成了一道风景。

发迪的托付让我这个夜猫子变成了早起的鸟。夏日清晨的风,吹乱了头发,舞剑弄棍赤手空拳一番。武当七星剑中“七星点斗” 剑剑要害是最显杀机的,也就是7步4连杀,可以说是类似曹丕决生死的七步诗。剑乃是君子之器,招式要彰显君子之风。马步,右手后拖剑,左手剑指及意念锁定对方脖子高度,定心定剑斩向对方的项部,疾向右一个跪步横扫对方膝盖,旋即左弓步斩腰,右弓步斩首,然后来个刀劈华山收势。“旋风脚三云顶拦腰扫坐盘”这少林烧火棍第17式弄得我晕头转向,金鸡独立变左起身一个旋风脚,所谓三云顶实际上就是双手执棍在头顶转扫一圈儿,这应该是对付对方的头部的,然后微低下身曲腿横扫一圈儿,这应该是攻击对方的腰部的,要一气呵成连做三次,棍扫一大片的三扫棍,使对方难以近身,攻防兼备。武当玄武拳融太极形意八卦为一体,飘逸有力潇洒,黑熊反掌是我喜爱的招式之一。面北抱球,显得多么温和天真,旋即180度右转身左虚步“坐如虎”,双掌随身一转的刹那间,右手一掌呼啦一下扒向右下方“发如雷”,这一掌可以很拍对方一个大趔趄,左手一掌“闪如电”向前一击,高手定能让对方后退三米开外和痛彻心肺,那一刻我恍惚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大黑熊,颇有熊掌的威力。一招一式熟练起来,也愈发地被武当玄武拳中隐含的阴阳动静理念拳法脚步出其不意的变化所着迷。少林武当高手倘若碰上持枪歹徒,恐怕也抵挡不住子弹。那年,附近的Fido店被蒙面人抢了,我问在黎巴嫩当过兵的老板Goger如果当时他在场会和盗匪搏斗吗?他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因为不知他们是否有枪。无论怎样,我习了武,怎么着也沾染了点儿武的风气。

我时常向楼下监视,夜晚,花哥的灰面包车像一只忠犬一样,趴伏在发迪家的“真金”后面。我和花哥为发迪的金子“潜伏”着,期间发迪也跑来看看他的财宝,直到5月25日政府允许部分行业开业发迪家的生意就在其中,平安,我们算是为发迪站好了岗放好了哨。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2020年9月11日第894期《红叶园地》第185辑

一只落单的袜子

文/绮莉思

《茉迪的彩色小屋》是加拿大民俗画家Maudie的传记电影,热爱绘画的茉迪一生坎坷,她自幼罹患关节炎,是阿姨与哥哥眼中的拖油瓶。母亲死后,哥哥强行变卖母亲的房子,她被迫与阿姨同住。受不了仰人鼻息的沦落日子,恰巧鱼贩艾佛德应征女佣,她以工资换取食宿,展开与艾佛德的同居生活。

长于孤儿院又拙于言辞的艾佛德不擅与人交,相伴生活充斥暴力矛盾,茉迪饱受委屈仍保有自尊,温和地教会他爱。她畸形的身体里焕发鲜活的感受力,她的画笔为喜怒哀乐着色,勾勒出通往幸福的温馨之路。

新婚之夜,艾佛德柔情自比为一只落单的袜子,谕示这段婚姻就此完整双方的灵魂。她的神来之笔保存小镇生活的馥郁甘甜,她理解自己,懂得生活,是大气的弱势者。她将美好的画面珍藏于记忆里,浮现于画作中,是慈悲的谛听者。

“你是我们家族唯一收获幸福的人!”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阿姨临终前禁不住良心谴责,坦承当年的罪行。原来茉迪多年前的私生女并非如阿姨所说是畸形死去,而是阿姨担心茉迪无法独力抚养孩子,便与茉迪的哥哥将女婴转卖给一户富贵人家。震惊不已的茉迪在丈夫艾佛德的带领下来到女儿的家,无法与亲生女儿相认,只能角落里默默凝视。即使命运乖舛,家人不义,她任由哀伤遗憾随泪水流逝,心中仍一片温柔。

茉迪一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当她在医院病床辞世时,那不是悲哀的句点,而是温润的圆满。公道不一定响亮而来,不一定轰烈而去,坚定信念,努力做自己,

努力做自己,生命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刊发于《蒙城华人报》2020年9月11日第894期《红叶园地》第185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