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月刊 149 号(2021/1月)

魁华作协

魁华作协

只要参与,就有收获


总149号(2021/1月)

魁 华 通 讯

编者按: 《魁华通讯》是魁华作协会员的刊物,大家有什么建议,请直言不讳。各位会员,当你读到好作品时,别忘了转给 陆蔚青: weiqing6308@gmail.com 作协的网站由青清负责,请大家浏览:www.khzx.ca

网站工作邮箱 协会注册网站工作邮箱为info@khzx.ca凡与网站相关的请大家用此邮箱。

博客由墨浪负责,望大家浏览:http://kueihuawencui.blog.sohu.com

与《蒙城华人报》合作的栏目《红叶园地》的编辑是冰蓝: e_lisa@msn.com

目录

协会动态

——杨延颖新书《好好的》出版发行

会员作品展

———寒冬的馈赠 文/霜沐

———疫情下的圣诞节 文/范秀洁

———漂洋过海来看你 文/红山玉

杨延颖新书《好好的》出版发行

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会员杨延颖(笔名:扬格)的作品集《好好的》由中国科学文化出版社于2020年十二月出版。该作品集共收录作者创作的短篇小说十二篇,散文、随笔四十二篇。作者以细腻的笔触记录了自己移民加拿大十几年的生活经历和心路历程,并以感恩之心铭记生活的馈赠,亲朋的相守、相助,字里行间情感真挚、感人肺腑。书名“好好的”是作者对自己和亲友的祈盼也是对读者美好的祝福和期望!

(魁华作协供稿)

自序

杨延颖/文

十几年了,犹如一枚蒲公英的种子,撑着一把小伞,从遥远的故乡,越过千山万水,随着风儿飞来飞去,降落,生根。

人是不会飞的,但记忆会,闭上眼睛,人就飞起来了。岁岁年年,记忆中的片段,时不时地如云似雾,排山倒海,向我涌来,然后,在一缕阳光的照射下,渐渐清晰。这些回忆是五味的,酸甜苦辣咸,原是生活本身的味道。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色香味,曾经的过往也造就了我自己的独特味道,而这本作品集就是这万般滋味的记录。

感恩上苍的安排!感谢今生相遇的每一个人,他们为我的生活添加了各种滋味,有的走进了我的心里;有的沿着我心的边缘,渐行渐远。愿他们四季安康,六时吉祥,好好的!

蒲公英那毛茸茸的球体,就好像一大家子人原本生活在一起,后来,一阵风过,茸毛四处飘散,飞向远方。虽然不在一起了,但彼此希望各自安好,好好的,是美好的祝福和期望!

好好的,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包含着千言万语。

好好的!

寒冬的馈赠

文/霜沐

我是一个畏寒之人,一到冬天,就手足冰凉,坐卧难安。即便室内开着暖气,还常常热水袋不离身,如若外出,更要全身披挂,严阵以待。

似我这般“冷血动物”,竟会在蒙特利尔这样的“苦寒之地”留居下来,而且,转眼间,十余个冬天悄然流逝,思之不禁有些感慨。

初次登陆蒙城,就在一个茫茫的雪夜,坐在前来接站朋友的车里,向窗外望去,雪花纷扬,迷蒙了视线,清冷的月色下,到处是一片幽幽的白光,反衬着内心里莫名的孤寂与凄惶。那年,中国的南方经历了一场罕见的雪灾,我从雪灾后刚刚复苏的春天,竟直地再次跌入无边无际的冬天。“你老家雪灾?再大的灾也赶不上咱这儿大。”朋友笑着调侃道,一副曾经沧海的表情。

那一刻,我的脑中幽幽地冒出一句:其寒也若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选择了这座冰雪之城作为第二故乡,就拿出一片冰心,纯粹地

生活,勇敢地面对,包括令我生畏的冬天,包括一切困厄和艰难。

蒙特利尔的冬天既严酷,又漫长,有时候,甚至需要凝聚全身的意志与勇气,才能与它直面对峙。

曾经在一个残障人士收容机构实习,每天从下午工作到晚上。一天下午,暴风雪突降,瞬间就把天地搅得一片昏沉。我下班时,地上已堆起厚达四十多厘米的积雪。暗夜里,在没膝的雪中一步一挪地向着地铁站跋涉,踉踉跄跄,举步维艰。坏天气仍在肆虐,冰冷的雪花不容分说地钻进我的衣领,袖口和靴子里,狂风夹着冰粒子狠狠地抽打在脸上,如数不清的刀在割,针在戳,那无处躲藏无可逃避的疼痛,让我领略到蒙城冬天的疾言厉色和冷酷无情。这段平日只需二十多分钟的路程,那天竟走了近一个小时。看到地铁站时,心头一热,人生再难走的路,只要一步步走,终究是能够走到的。

相比极端天气的考验,更加令我难耐的是蒙城冬天的漫长与孤独。白色世界里消逝了鸟的歌唱,虫的呢喃,没有了花的招展,叶的婆娑,天地变得沉默,山水归于寂静。那些晨跑的身影,那些郊游的笑声,那些街头的喧闹都到哪儿去了?圣诞、新年过了,可冬天才刚开始;立春、春分过了,冰雪仿佛已经持续了一个世纪,仍意犹未尽。抵达春天的方式,除了等待,还是等待……

在这样的等待中,我渐渐地爱上了读书。书里的时空比现实中的更凝练更超然,更能抵御现实中的困厄。寒冬里,一卷在握,万事具足。白雪消弭了尘世的喧嚣,心灵也因此变得更加沉静而敏锐。思绪随着书中的文字,徜徉游走于中外古今,突破冰封雪阻,自由驰骋在另一方天地。越是寒意深重,我越喜欢读那些洋溢着生命光华的温暖的文字,它们柔软而又坚韧,诗意而富于理性,总是能够慰藉我孤独的心灵,给我抗御慢慢长冬的勇气和力量。读罗兰•英格斯•怀德著名的“小木屋系列”中那本《好长的冬天》,就是在一个漫长的,总也望不见尽头的冬天里。书中的人们在严寒和大灾大难面前所表现出的勇敢、智慧、坚忍、顽强、绝境求生的精神和意志,带着满满的正能量冲击着我的灵魂,将我内心的阴霾一扫而空。也是在一个阴郁的冬日里,读到《约翰•克里斯多夫》里的一句话:“便是像今天这样灰暗愁闷的日子,你也得爱……现在是冬天,一切都睡着了。将来大地会醒过来的。你只要跟大地一样,像它那样有耐性就是了。”瞬间,仿佛有一道彻悟的光照进我的全身,暖意从心底涌起。我感激冬天,没有它的严酷,我就不可能与这样美好的话语真诚地相逢。

那句话也成为我的座右铭。我慢慢地学着去爱冬天,去爱它的即便是阴郁或愤怒的日子,去发现它的美和诗意。

刊于《蒙城华人报》2021年1月15日第910期187辑

疫情下的圣诞节

文/范秀洁

瘟疫——COVID—19,在人类毫无戒备的2020年新年伊始袭击了整个地球。

中世纪开始流行的社交活动中礼节性的握手,竟跟传播病毒扩散瘟疫的途径挂上了钩,更别说亲朋好友间的吻面和拥抱了。人与人之间保持两米距离,成了新的社交规范。

COVID—19冠状病毒,如多米诺骨牌里最小的那张牌,以人眼看不见只有几十纳米的身长,撞了一下排在它前面的人类共同体骨牌,瞬间,井然有序的骨牌一个推着一个相继倒下,引发了前所未有的世界大灾难:病毒的感染率和死亡率,与任何聚众活动成正比飙升,几乎所有服务行业都停止了运营。

每听到电视新闻频道播放受瘟疫重创的地区和行业,我都在心里说:“最受伤害的是人类唇齿相依血脉相连的感情。没有了亲人间的接触,如同咫尺天涯生离别,没有了好友间的走动,如同孤独寂寞的毒素侵蚀了心灵”。

2020年圣诞节是我移居加国三十年来,从未经历过的一个充满了悲哀和感恩的圣诞节。在瘟疫的笼罩下,蒙城人脸上呈现出不能与亲人团聚的痛苦,蒙城人用骨子里对亲人的爱,感受生命的美好,寄托生活的希望,呈现出独特的亲情方式。

虽然疫情猖獗,多数商店橱窗里都有醒目的NEVER STOP CELEBRATING的字样。戴着口罩的顾客,热情洋溢地为心爱的人精心挑选礼物,戴着口罩的店员,热心为顾客服务。红红绿绿的圣诞节装饰像一道希望的烛光,点亮了蒙城人心头的希望,再恐慌的日子蒙城人都仰头挺胸,带着仪式感庆祝节日。只有庆祝节日的仪式感不断,才能延续我们的感情生活和对生命的尊重,才能把人类的爱代代相传。

魁省省长宣布圣诞节期间无论亲朋好友,或者俱乐部和公司,都不能以任何形式搞聚会,我的女儿们想:怎样才能即不违反省里的规定,又能与父母一起吃一餐庆节日,以此来庆祝圣诞元旦两节,表达对父母的感激之情。

九月份魁省拉响了第二波疫情红色警报,我们两个女儿各自的孩子就不去幼儿园了,外孙女和外孙子就在自己家里,由我们夫妻俩,和两亲家轮流照顾。我们夫妇一周分别在两个女儿家“上班”,下班后在女儿家就餐就顺理成章了。

于是两个闺女利用我们平常照看孩子的日子,精心安排了节日宴。在二闺女家用餐结束后,她问外孙女:“我们是不是幸福的一家人呢”?坐在幼儿用餐高脚椅上的外孙女一边闪着亮晶晶的眼睛回答“是”!一边把两只手一左一右伸向坐在她两边的爸爸妈妈,女儿一只手抓住外孙女的小手,一只手抓住我的手,女婿一只手抓住外孙女的小

手,一只手抓住岳父的手,我们夫妻俩抓住对方的手,围成了一个圆圈,大家不约而同地唱起我们是幸福一家人的歌。当我们唱到“I love you, you love me, we are a happy family, with a great big hug, and kisses from me to you”的时候,我的眼泪顺着面颊悄悄地滑落,流到嘴里热热的,暖心又暖胃。

大女儿两口子为了这顿跟父母一起吃的节日宴,提前两天就开始趁着外孙子睡觉时准备饭菜,从头盘开胃菜到主菜,从亲手做的奶酪蛋糕到自制的水果拼盘,从自磨咖啡到自己烘焙的坚果,整了一桌有滋有味的宴席。节前轮到我们做姥爷姥姥的照看外孙子时,他们一家三口都着颜色款式一样的圣诞节服装,郑重其事地带着节日的仪式感同我们一道进餐。他们把对父母的爱都融进了饭菜里,都化在了甜品中。

窗外各家门前的圣诞节彩灯,在冷风呼啸的寒夜里发出温暖的光,与Ça va bien aller的彩虹画交相辉映。瘟疫,挡不住亲人想亲人,挡不住表达爱的心意,挡不住表达爱的方式。

双节期间两个女儿都有两周的假期。12月21 号是她们放假的第一天,她俩来电话说节日期间她们既不回娘家也不回婆家,各自在家过这个非同寻常的节日。

每年一进入十二月,蒙城上空就飘荡着此起彼伏的圣诞节乐曲,它带着温暖带着欢乐,回响在蒙城人的心间。每年的这个时节,我都是心怀喜悦盼望着与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可是今年十二月当空中飘来圣诞节乐曲时,每一个音符都在我心灵的五线谱上发出悲切声音:亲人不能团聚,好友不得相见,这是对人类残酷的惩罚,是对人类无情的打击。

在悲切的音符声中,在形形色色的新规定里,有一股知足感恩的气息,在我的身体里流畅通达。虽然我和丈夫跟女儿们不能像疫前那样吻面拥抱,但我们每天在心里拥抱无数次,用眼睛传递相互之间的关爱,心理上的那种知足感恩无以言表。我们作为凡人无法预知天灾,也无法预测瘟疫何时离去,却能用感恩的情绪抚慰自己和亲人的心灵。

瘟疫下的圣诞节,我们家保持了二十几年在圣诞节的早晨,围坐在圣诞树前打开礼物的传统,不得不改用家庭微信群视频,展现那温馨的时刻。瘟疫下的圣诞节期间,我们全家人人尽一个公民的义务,把对亲朋好友的爱藏在心底的最深处。不能聚会,就在视频上打个照面,感恩我们一路走来,相互关心相互爱护,在这个非同寻常的节日里为他们送上真诚的祝福:祝愿大家健康平安!祝愿大地回春,春满人间!待到云开疫散之日,我们相拥在彩虹下,相拥在大地上。

刊于《蒙城华人报》2021年1月15日第910期187辑

漂洋过海来寻你

文/红山玉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像是一条河从天上倾泻而下。我一看手机,已经是下午4点半了,15分钟后,我就可以下班回家了。

既然一个人也没有,那不妨听女儿推荐的歌曲吧。“耳朵里塞着小喇叭,躲在被窝里看漫画……”我正半眯着眼陶醉在张含韵的歌声里。

“你好,你这里可有我老家的旺福王自热火锅?”一个阴阳怪调的声音传来,我睁开眼睛一看,一个混血小姑娘站在我面前,浑身被雨淋透了,声音颤抖着。我赶紧从柜台后面拿出擦手纸,递给她。小姑娘接过纸,说了声谢谢。看着她我就想起了我那个回国旅游的女儿,昨晚微信里她说去了四川,她高中时候的同学毕业了分配去了德阳,说要请最要好的闺蜜品尝公司新开发的旺福王手工火锅底料。女儿是个火锅控,要不是她推荐,我这店里至今可能还不会有这个产品呢。

“喏,旺福王火锅就在前面右拐,然后左前方第二个货架,上数第三层最右侧。”我告诉小姑娘哪里可以找到那款火锅。小姑娘没动地方,眼睛定定地望着我,嘴里嘀咕着先右,再底层,再右.我又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看她那疑惑的眼神我明白了,这孩子对中文不是特别熟悉,可是她那句“你有旺福王自热火锅吗”竟然说的那么流利,看来小姑娘和我女儿一样,也是个火锅控。

“姑娘,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看着这个比我的女儿小了几岁的孩子,我如同看到了女儿像她这么大的时候。

小姑娘点了点头,又说了句谢谢阿姨。我的心暖暖的,热热的。

我把火锅递给小姑娘,她一边从包里拿银行卡,一边问我:“阿姨,我可以在你这店里吃吗?”我看看墙上的表,还有二十分钟我就关店了,正常每天关店后,我都和老姐妹们去健身馆锻炼,风雨不误已经有三年时间了。我回头看看窗外,雨仍然没有停止的样子,街上行人稀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刮起了大风。

微信的语音通知又响了起来,原来是方姐的提示,我偷偷转换成文字,我知道方姐一定是又在提醒我一会儿健身馆见。我不想让小姑娘听到那语音。我的店此刻能成为这孩子温暖的家,又有什么不好呢?

“没问题的,你可以在这里吃的呢。”我笑着对小姑娘说。顺手递给她一双一次性木筷子。她会说中文,一定会用筷子的。

小姑娘坐在我拉过来的凳子上,打开火锅,添上自己带的矿泉水,先是使劲地吸了吸鼻子,然后抬起头,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才动手吃起来,那神情竟然和我的女儿一样!只是此刻,一个在蜀地,一个在蒙特利尔。她们竟然神奇的刚好互换,一个漂洋来,另一个过海去。

“你是在哪里出生的?”我看着她一气呵成的动作,就问她。

“我出生在重庆。我上周才回到这里。我非常喜欢这个火锅,听我的同学说这附近就您的店里才有,我才跑来的。”小姑娘吞下一口菜,赶紧回答我。

“我离不开旺福王。”她又说。

“我离不开旺福王”多么熟悉的一句话啊! 这不是女儿的口头禅吗?已经有半个月没听到女儿说这句让我的耳朵都长了茧子的话了,此刻听起来怎么那么顺耳呢?

方姐的微信语音又发了过来,我还是照样转成了文字。“今天我缺席,我要尝旺福王。”方姐回过来一串小问号,外加一个瘦腰小美女,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说吃有那么重要吗?你不是先要杨柳细腰吗?

小姑娘吃完了那碗自助火锅。我看她的脸上微微出了汗,脸色也慢慢地由白变红。火锅里边竟然连汤汁都不剩。姑娘擦了擦手,自己又朝前方货架走去,我听见她举着手机说:“妈,我给你找到了那火锅。”我心里一震,原来母女都在恋着它。

小姑娘手里拿着几盒火锅,过来结账。

小姑娘离开之前,甜甜的对我一笑,说:“阿姨过几天我还来啊。”我朝她挥挥手,说:“这里永远欢迎你和你母亲。”

墙上的老时钟响了五下。我在收银台上留下二十元钱,给接替我的小余留言说,我拿走了剩下的最后一盒旺福王自热火锅,我要看看迷住了那娘俩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份眷恋。

此文荣获2020年” 德阿杯全国文学征文比赛“优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