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裔文化中的魁北克华人文学

庆庆 赵

赵庆庆,南京大学外语部副教授和加拿大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理事,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和加中笔会会员,加拿大华人文学学会发起人之一。曾获南京大学英美文学硕士、加拿大艾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比较文学硕士学位。
出版《枫语心香:加拿大华裔作家访谈录》、散文集《讲台上的星空》、译著《霍桑传》和加拿大华裔获吉勒奖的小说《停止呼吸》等。发表《北美华裔女性文学:镜像设置和视觉批判》、《困惑和愤怒:评加拿大总督奖诗人Fred Wah》、《加拿大华人文学概貌及其在中国的接受》、《法裔文化中的魁北克华人文学》、《弱德之美:叶嘉莹词学新论和词作评析》等近50篇论文。参与中国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外文学交流史”的撰写,主持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加拿大华人文学史论”。曾参编《华文文学》和《世界华文文学论坛》杂志的加拿大华文文学专号和专辑。曾参编《综合英汉文科大辞典》(获国家辞书奖)、《英语全功能词典》(获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外国传记鉴赏辞典》等大型词典。兼任《世界日报》华章版编辑,参与《飞虎奇缘》大型纪录片的策划和译制,并参与成立中国传记文学影视中心。
曾获艾伯塔大学优秀研究生奖、加拿大政府颁发的加拿大研究专项奖、项目发展奖和中加学者交换项目奖、南京大学教学奖和人文社科成果奖、中国高等教育司工作评估优秀奖,以及中国2012年度最佳散文奖等。

作者:赵庆庆

摘要:魁北克是加拿大的法语大省。自明朝起,中国人就从欧洲入华耶稣会士处初识该地。自19世纪清末华人移居魁北克以来,该省现已成为加拿大华人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魁北克华人文学初具规模。本文首先说明了魁北克独特的法裔文化,追溯了中国人对魁北克的早期认识,然后评介了魁北克华人文学法语和华文创作并存的现象,并重点以魁北克华文文学为中心,论证了其倚重华文报纸、谋求与主流文学对话、体现法裔文化和凸显自由创作的四个著征。最后,本文指出,魁北克华人文学是加拿大华人文学的重要组成,也必将为世界华人文学做出贡献。

 

关键词:魁北克;法裔文化;中国对魁北克的初识;魁北克华人文学

 

加拿大有十省三区,魁北克省为最大一省,面积170万平方公里(约为法国3倍),位于哈得孙湾东南,南毗美国。人口800多万。[]1867年加入联邦。魁北克市是省会,蒙特利尔是该省第一大城市和加拿大第二大城市。

就法裔文化的主导程度而言,魁北克省都堪称加拿大,乃至世界上罕有俦匹的地区。

它是加拿大法裔文化的源头——1534年,以法国雅克•卡蒂尔(JacquesCartier)为代表的欧洲探险者最早在此登陆加拿大。它是加拿大唯一的法语区——和宗主国法国渊源深厚,早年被称作“新法兰西”,1763年英人掌权后,才被易名为“魁北克”。它有难以化解的法语情结——居民80%为法裔,通行法语,省政府不仅为移民开设免费法语课,而且给予学法语补助,激进分子甚至提出只有会法语者才能参政,该省儿童只准学法语,不准学英语。它盛行从法国传去的的天主教——设有魁北克天主教总教区,全省天主教徒600万,占省总人口80%,占加拿大全国天主教徒的一半以上。[]它拥有加国最古老的大学——麦吉尔大学,被誉为“加拿大的哈佛”。它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双语城市蒙特利尔,聚居着来自全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移民。它迄今不乏“魁独”呼声——曾于1980年、1995年两度就主权问题举行全省公投,1995年10月30日的公投(49.4%赞成,50.6%反对)几乎让其脱离加拿大联邦,另立成国。每年6月24日,它都为省庆极尽繁华,游行狂欢,满目都是印有法国王室鸢尾花标志的蓝白色省旗、蓝白气球、蓝白服饰、蓝白纪念品……。而到了7月1日的加拿大国庆日,则敷衍了事,许多居民忙着搬家,视其为搬家日。它的口号是“我记着”,以示“不忘过去”。

    一.魁北克:从初识到移居

中国人初识魁北克,可溯至明朝欧洲耶稣会士带到中国的世界地图。在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MatteoRicci)为万历皇帝制作的《坤舆万国全图》[](1602)上,赫然标注了“加拿大国”四字,“新拂朗察”即新法兰西,也就是今天的魁北克省。到利玛窦继任者——意大利入华耶稣会士艾儒略(JulesAleni)撰成《职方外记》(1623)这一当时中国最全面的地理图集时,中国人对新法兰西的了解又进一层:“有新拂朗察,往时西土拂朗察人[]所通,故有今名。地旷野,亦多险峻,稍生五谷,土瘠民贫,亦嗜人肉。”[]但“魁北克”、“蒙特利尔”之今名,仍尚付阙如。

降至清朝,西人的地理著述流传于华,如比利时人南怀仁(FerdinandVerbrest)的《坤舆图说》(1674)、法国人蒋友仁(BenoistMichael)的《地球图说》(1799)、西方首位来华新教牧师英国人马礼逊(RobertMorrison)的《外国史略》(1807)、美国首位来华传教士裨理文(ElijahColemanBridgman)的《美理哥国志》(1838)、澳门葡人汉学家玛吉士(JoséMartinhoMarques)的《地理备考》(1852)等等。国人也自制了一批世界地图典籍,如魏源影响深远的《海国图志》(1842)。在这些地理图册上,魁北克省的地理、历史和文化渐渐明晰丰富。因篇幅所限,仅举一例:

《美理哥国志》曰:维时有法兰西国人,亦开垦新地之北,名为新法兰西,后亦名干那大[]。于是渐次自北而西而南皆有民居,建炮台,意以防虞新英吉利人也。由是英吉利镇守费治弥亚之总制修书于法兰西之将军,令毋庸多设炮台,法兰西将军不允。其往来传信者,则本地人华盛顿也。于是总制传檄邻部,并奏于王。于康熙二十年,王遣大将率兵船数十、军民数千至费治弥亚[],交战三载,胜负未分。迨二十四年,法兰西之大将曰满鉴,英吉利大将曰吴里富,对垒于贵壁,两将皆受炮伤,同营皆死,旋英吉利取胜。于是逐客民、毁炮台,夺其土为附庸,于康熙二十五年班师回国。此英吉利初居美理哥地之原始也。[]

此处所录即著名的英法“七年战争”(1756-1763):英军从法军手中夺得魁北克城后,英人占领了新法兰西,控制了加拿大主权。满鉴即法军大将蒙特卡侯爵(LouisJosephMontcalm);吴里富即英军统帅沃尔夫(JamesWolfe)。“贵壁”就是现在的魁北克市。

中国人移居魁北克省,则始于19世纪清朝后叶,是华人北美淘金热所致。在加拿大西海岸登陆的华人在淘金、修铁路的同时,东迁魁北克省,以最大城市蒙特利尔为首选地。加拿大1825年的人口普查显示,第一个华人出现在蒙特利尔市的圣约瑟夫区。1881年统计,该市共有7个华人。[]1881年7月1日《蒙特利尔星报》(TheMontrealStar)载,早期的华人侨居地约有30名居民。《公报》(TheGazette)载,1894年华人约500人,1902年700人,1904年800人。[]根据加拿大人口普查记载,蒙特利尔华人数目为:1921年,1608人;1931年,1705人;1941年,1884人;1951年,1272人,1961年,3998人;1971年,10655人。[]

近几十年,加国华人移民激增。据加拿大国家统计局公布,截至2012年12月18日,加拿大总人口为35,002,447,逾3500万,拥有200多种族裔。[]华人已超过130万,以安大略省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为最多,分别有华人65万和43万,聚居于多伦多和温哥华二市。多伦多是加拿大华人最多的城市,华人约53万,约占全市总人口的10%。[]温哥华是加拿大华人比例最高的城市,华人约42万,约占全市总人口的20%,为该市最大的少数族群。[]和上述二省相比,现居魁北克省的华人移民则相对较少,但也多达9.2万人,[]主要居住在蒙特利尔,共8.2万,[]约占该市360万总人口的2.3%。

    二.魁北克华人文学:法语和汉语作品并存

日益增多的魁北克新移民记录下了千姿百态、千滋百味的海外生活,描绘出独具一格的加拿大法裔文化,为魁北克华人文学播下了种子,并藉着书写寻求自己的文化身份和精神归宿。这些移民写作人,除个别外,都非专职作家,或上学,或工作,或家居,或退休。他们来自大陆和台港澳,有的还是“竹升仔”(粤语称呼对中国文化隔膜的加拿大土生华人)。但是他们有心写作,痴迷文字,留下了为数可观的汉语和法语作品。如复旦大学法语专业毕业、后移居蒙特利尔的应晨(YingChen),自1992年起,她用法语出版了《水的记忆》、《忘恩负义》、《磐石一般》、《食人者》等8本小说和1本题为《黄山四千仞,一个中国梦》的文论集,荣膺魁北克-巴黎联合文学奖和魁北克书商奖,以及总督奖、法国费米纳奖(FéminaPrize)和爱尔兰读者奖等多项提名,其作被译成英、意、西、德等多种文字。据《加拿大百科全书》介绍:“应晨是新生代小说家之一,以其对社会和个人的细致阐释和深入剖析而独树一格。”[]不仅如此,应晨还被录进了加拿大文学资深学者威廉•赫伯特•纽(WilliamHerbertNew)主编的《加拿大文学百科全书》。[]2002年,其代表作《忘恩负义》的中文版以《再见,妈妈》为名,在华出版。

相形而言,用汉语写作的魁北克新移民则更多,作品也更丰富。1997年在蒙特利尔成立的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是该省最大的华人文学组织,现有会员60余人,编有《笔缘百期荟萃》(1999)、《红枫叶诗抄》(2005)、《岁月在漂泊》(2011)等作品集。《岁月在漂泊》由该会应届主席郑南川和前副主席邵云主编,在蒙特利尔出版发行,是魁省首部在加拿大本土正式出版的华文作品集。该书收集了60多位魁北克华人写作人的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和评论,逾700页,超40万字。另外,魁北克华人作协自1997年起,就陆续在魁省各大华文报上开设写作专版。如1997年在蒙特利尔最大华文周报《路比华讯》上设立“笔缘”、2002年在《蒙城华人报》上设立“红叶”,2009年在《七天》周报上设立“北往”——三个写作专版合计约700万字。该会自2008年5月创建电子月刊,发布文讯文论,迄今50期,共40万多字。

魁北克华人写作人个人的华文文集也陆续问世,颇值一读。周宝玲在香港出版的随笔集《纵然迷失》、紫云医生在大陆出版的海外女性写真集《女人一枝花》(2009)、枫子在大陆出版的散文集《那一城枫红枫绿:生活在加拿大的法裔社会里》(2011)、郑南川在蒙特利尔出版的中英双语诗集《一只鞋的偶然》(2013)等,均源于作者在魁北克真切的移民体验,具体而微,带有浓厚的草根性、地域性和跨文化性,令人耳目一新。正如《女人一枝花》前言所写:“这几年有不少关于移民生活和创业的书,而眼下的这本书所讲的那些事情,却是从厨房上的汉堡,门前挂起的衣服,真实而具体的小事中找到的感动,使这本书留下了它独特的价值。”[]现今年逾古稀的女写作人张芷美根据自身经历写出关于一个女子的小说《狐狸》,其法语版MaVieenRouge(《我的红色生活》)2008年在蒙特利尔出版,获魁北克法语文学促进会奖,有效增进了加拿大法语人士对华人和中国的了解。

    三.魁北克华文文学:四个著征

统观上述魁北克华文作品,并和加拿大华人大埠(温哥华、多伦多)的华文文学相比,魁北克华文文学显示出如下著征:

  1.  以华人报刊为平台,聚集文友

魁北克华文文学的报刊之缘起于1997.2.28.,魁北克华人作协在蒙特利尔最大华文周报《路比华讯》上设立了文学专版“笔缘”,不久又在《华侨时报》上开办了“文苑”。初期文友主要为大陆留学生、访问学者和台港移民。1998.11.“笔缘”第87期改版后,设有“诗情”、“一叶语”、“小小说”、“小说连载”、“创作语丝”、“新诗集”、“菜篮子”等专栏……2000年代中期,分“文友投稿版”和“作家专栏版”栏目。康城、雷植荣、周宝铃、刘爱丽、郑南川、小虫、紫云、杨格任过编辑,协会10余人参加了“作家专栏”写作,其余版面作者100余人。迄今“笔缘”已出800多期,600多万字,是魁北克省为期最长、产量最丰的华文报纸文学版。。

2002.4.5.魁北克华人作协的“红叶”在《蒙城华人报》创刊,风格优雅,文质兼美,在刊登文类上偏重新诗、文化随笔和纪实散文。郑南川的“落雪的小诗系列”、黑小子的《画在蒙城》、冰蓝的《钱伯伯好》、远航的《冬天里的雪猫头鹰》和胡宪的《都市的野狐狸》,都是此中佳品。“红叶”由冰蓝编审,迄今已出100多期,45万字。另有9期特刊,专门刊登各类文学奖获奖作品。

2009.3.4.“北往”文学版在《七天》周报上创建,更加注重文艺品味,在小说、散文、诗歌类作品外,增添了文学评论、杂文、摄影、图片等内容。由远航编辑,共20多期。

魁北克华文创作依赖当地华文报纸,是和加华文学在加拿大本土的发展规律相吻合的。在温哥华和多伦多这两块华文文学发轫较早的地区,华文报纸都是当地华文创作发表的最早平台。比如,《大汉公报》先后设有“汉声”文艺版和“加华文学”副刊、《环球华报》有“枫华笔荟”副刊、《大华商报》有“作家文苑”版。源于港台的《星岛日报》和《明报》在加拿大开设的本地副刊,如“枫林”、“枫趣”、“明枫”、“明坊”,以及《世界日报》的“北美副刊”和小说版,也一直为加华华文写作人所倚重。

郑南川,这位在魁省笔耕20余载的魁北克华人作协创始者,参与了魁省几大华文报纸文学专栏的创建和撰写。他用亲身经历证明,“华文作品走入主流文化确实步履艰难。首先,作品的‘市场’限制。一方面,华文作品大多只能在地方中文报纸上登出,报业大多为‘草根’编辑和制作……另一方面,所有作品都和主流有距离。”[]可见,魁北克华文作品寄身当地华文报纸,华文文友托报而聚,是幸事,亦是不得已之举。

  1.  和加拿大作协、中国作协联系,谋求与主流文学的对话

魁北克华文文学的创作人数和数量,虽然逊于温哥华和多伦多地区,但魁北克华文写作者并不固步自封,孤芳自赏,反而积极和国内外作家团体联系,增进交流。早在1999年圣诞,他们就和加拿大作家协会(魁北克)建立了友好关系,并一起圣诞联欢。2001年,魁北克华人作协举办了加拿大“詹锯辉文学奖”(RaymondTsimLiteraryAwards)[]的评选,这是加拿大新移民的首次全国性文学奖活动,通过《明报》、《世界日报》和全国地方华文报纸推开。活动不仅收到了当时加拿大总理克雷蒂安(JeanChrétien)的贺信,而且得到了魁北克政府官员的祝贺。克雷蒂安在贺信中写道,“这次全国比赛让加拿大华人可以用自己的语言描写加拿大的生活,展示作家才华。谨向所有参赛者,特别是向今天出席的9位获奖者,致以我衷心的祝贺!他们富有表现力的作品无疑会成为其他许多加拿大人的灵感之源。”[]中国作协应邀委派评论家何镇邦到蒙特利尔参与全程评选,王蒙担任评委会主席,并亲笔题词“以母语寻找和缔造心灵的家园”。中国作家王安忆、杨文瀚等参评,参加颁奖典礼500余人,盛况空前。

2002年夏,魁北克华人作协接待中国作家铁凝、项小米来蒙城参观。2003年,中国作家代表团到渥太华参加世界作家代表大会时,该作协邀请蒋子龙、周大新、迟子建、徐晓斌等作家来蒙城交流,安排演讲。此后,魁北克华文写作人一直保持着和加拿大作协、中国作协的互访和交流。

  1.  体现多元的加拿大法裔文化

鉴于魁省法裔文化的主导地位,魁北克华文文学就先天性地内含了加拿大其他地区华文文学少有的法裔味。最明显的,莫过于作品中法语对汉语的渗透,法语与汉语的杂糅,显示出一种斑驳、容纳和幽默的语言效果,在西方化的同时,也在化西方。比如,把法语问候Bonjour!(你好)写成“笨猪”,把另一问候Salut?(你好吗?)写成“傻驴”,把Quebeçois(魁北克男人)音译成“魁北瓜”,把Quebeçoise(魁北克女人)音译成“魁北瓜子”……就是如此。

而且,不少魁北克写作人都生动叙述了移民学法语的经过。虫在《法语,法语》中描述了自己移民加国后学法语十年的恍惚如梦,黑小子的《原来如此》和《老高同学》讲述了法语课上的各族裔移民,郝中康在《飘吧,蒙城的雪》讲述了不会法语的中国工程师跟不会法语的波兰面点师之间的独特交流,冯捷的《我眼中的魁北克》分析了魁北克人牢固的“法语情结”。张芷美的《一束红中一点蓝》洋洋万字,详录自己年过七旬还单身入住法裔居民家中,学法语,参加天主教会活动。在文末,作者感慨道,“有多少人在73岁时会骄傲地说,‘我在用法语写作。’”[]

在展现魁北克法语氛围时,形形色色的魁北克风情也跃然纸上:辽阔的圣劳伦斯河——魁省的母亲河、长达半年的积雪、五彩的夏季狂欢、和人杂居的野生动物、蒙特利尔的地铁艺术家、淳朴的小镇、跨族跨国的婚恋、同性恋者的写真、天主教徒的生活……可以说,魁北克华文文学是该地区法裔文化影响下的产物,也是法裔文化的绝佳体现,即在尊重“自由、平等、博爱”的基础上,延续法兰西传统,鼓励多元文化,给予各族裔个体以生存发展的机会。

  1.  凸显自由的个体叙事

加拿大华人文学的作者集创作的主客体于一身,我笔录我见,我手写我心,是其明显特色。魁北克华文写作人也多半如此。他们擅长以自己为蓝本,描述移民生活的酸甜苦辣,即便是虚构,其内容也多半和移民经历有关。比如,在首届魁北克华文文学奖作品《在异乡的土地上》,女作者肖昕精微再现了自己在衣厂每天熨几百件衣服,和英法语流利、与自己儿子一般大的青年竞争求学,一学期八门课考完后,坐在公交车里潸然泪下。她回想登陆后的种种体验,发出了很有移民代表性的个人咏叹,“我所做的不是为了要得到什么,而是为了要经历我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拥有我没有拥有的感觉,以此使我的感知变得鲜活,是我的心灵变得深邃,使我的人生获得真正的自由和宁静,一如这晶莹洁白的、漫天飞舞的雪花……”[]以《岁月在漂泊》这本魁北克首部华文作品集全书为例,全书173篇诗文,绝大多数都带有“我”在海外所见所闻所思所感的印记。该书的法语书名NosannéesauCanada意为“我们在加拿大的岁月”,“我们”可分解成一个个“我”,正是这一个个“我”在加拿大的岁月,犹如一个个奔放的彩色音符,汇成了魁北克华人文学个性张扬的主旋律。

没有文字出版的审查,又非为稻粱谋或某种意识形态写作,魁北克华人便幸运地处于自由的写作状态。写什么,怎么写,都取决于自己。曾在蒙特利尔做过中文报编辑的写作人冯捷就说,“这里办报是很独立的,只要不悖离事实,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岁月在漂泊》的主编郑南川也强调了魁北克华人“写作动力的真实性和自然化”,表示“我们的写作,是出自自己生活感受的纯粹需要,是情不自禁的,因而,写下的内容也是生活化的,很少有其它方面的动因。”[]他由衷赞美魁北克赋予他们的创作自由,“魁北克是我们幸运的母亲,在母亲面前,我们的写作不需要名誉,虚荣;不需要势力,得失,我们可以说自己真正的话儿,这些只是为了我们每天的快乐。文学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笔下写的又是我们能感受到的那些风景和情节,那是上帝般的写作啊。”[]

相对于国内浮躁的创作心态和强加于文学出版物的条条框框,魁北克华人的创作有自我,有生活,有率真,似乎更接近于文学的本性。

    结语

魁北克华人文学不乏精品佳构,但似乎尚无大家之品,大气之作,作品的艺术性还有待提高。这也是海外各国各地区华文文学在发展时普遍面临的课题。著名美国华人作家严歌苓曾中肯地指出,海外华文作家要提高自身的“专业性”,才能创造出经得住时间考验的艺术品。

年轻的魁北克华人文学同样需要深化和磨砺,需要提高专业性。好在滋养它的两大文化传统:华夏文化和法兰西文化都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况且加拿大以多元文化主义为国策,因此,这株文学幼苗其实是植根于肥沃的文化土壤。只要魁北克华人写作人勤于耕耘,善于吸收,保持创作的真情和激情,有理由相信魁北克华人文学会枝繁叶茂,为加华文学添彩,为世界华人文学的更加繁盛做出贡献。

 

——————————————————————

注释:

[1]本文为中国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基金项目“加拿大华人文学史论”(11YJC75041)的阶段性成果。

[2]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Canada)2012.12.8.公布为807682800人。

http://www.statcan.gc.ca/tables-tableaux/sum-som/l01/cst01/demo02a-eng.htm2013.2.25.访问。

[3]http://www.statcan.gc.ca/tables-tableaux/sum-som/l01/cst01/demo30b-eng.htm2013.2.25.访问。

[4]利玛窦、李之藻:《坤舆万国全图》,南京博物院藏。

[5]拂朗察,即法国。

[6]艾儒略:《职方外纪》,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第134页。

[7]干那大,即加拿大。

[8]费治弥亚,即美国费城(Philadelphia)。

[9]魏源:《海国图志》(第3册),陈华等校注,长沙:岳麓书社,1998年,第1622-1623页。

[10]邓尼丝•赫利(DeniseHelly):《蒙特利尔的华人:1877-1951》(LesChinoiseàMontréal,1887-1951),蒙特利尔:魁北克文化研究所,1987年,第22页。

[11]转引何万成:《民间传说与社会结构:蒙特利尔华人个案分析》,见《加拿大民俗研究》第1卷第1-2期(1979年)第25-35页。

[12]转引陈国贲:《烟与火:蒙特利尔的华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第26页。

[13]http://www5.statcan.gc.ca/cansim/a26?lang=eng&retrLang=eng&id=0510005&paSer=&pattern=&stByVal=1&p1=1&p2=31&tabMode=dataTable&csid=2013.2.25.访问。

[14]http://www.statcan.gc.ca/tables-tableaux/sum-som/l01/cst01/demo27y-eng.htm.2013.2.25.访问。

[15]http://www.statcan.gc.ca/tables-tableaux/sum-som/l01/cst01/demo27g-eng.htm.2013.2.25.访问。

[16]http://www.statcan.gc.ca/tables-tableaux/sum-som/l01/cst01/demo26f-eng.htm2013.2.25.访问。

[17]http://www.statcan.gc.ca/tables-tableaux/sum-som/l01/cst01/demo27e-eng.htm2013.2.25.访问

[18]http://www.thecanadianencyclopedia.com/articles/ying-chen原文为Ying Chen, one of the upcoming generation of novelists, is distinguished by her meticulous interpretation and thorough inner analysis of society and the individual.

[19]威廉•赫伯特•纽编,《加拿大文学百科全书》,多伦多:多伦多大学出版社,2002年,第197页。

[20]紫云:《女人一枝花》(郑南川“前言”),哈尔滨:北方文艺出版社,2009年,第1页。

[21]郑南川:《加拿大文学中的华文文学》,2012.11.13.郑南川博客http://haveone56.blog.sohu.com

[22]詹锯辉为魁省房地产商人,热衷文化活动,主办过4次“詹锯辉文学奖”。

[23]克雷蒂安2001年给魁北克华人作协的英法双语贺信。英语原文为This national competition enables Chinese Canadians to write about life in Canada in their own language and to distinguish themselves as authors. I would like to extend my heartfelt congratulations to all the candidates who submitted text for this competition and, and especially, those nine award winners who are being honoured here today. Their eloquent writings will, no doubt, serve as a source of inspiration for many other Canadians.法语原文略。

[24]张芷美:《一束红中一点蓝》,见《岁月在漂泊》,郑南川、邵云主编,魁北克: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2011年,第593页。

[25]肖昕:《在异乡的土地上》,同上,第411页。

[26]冯捷:《发达,不发达》,同上,第74页。

[27]郑南川:《蒙城文学的大检阅》,2011.12.1.郑南川博客http://haveone56.blog.sohu.com

[28]郑南川:《一段移民文学成长的路程: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十四年发展概述》,见《岁月在漂泊》,郑南川、邵云主编,魁北克: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2011年,第704页。

[29]严歌苓: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第12届双年会上的主题发言,武汉:东湖宾馆,2012.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