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星空下

2016年秋天,我应邀去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参加“共通的历史——中国多民族和加拿大原居民文化的比较探索对话”国际研讨会。在会上,来自蒙古族,壮族,柯尔克孜等多个少数民族的作家和学者,介绍了本民族的文化,艺术,历史和宗教等多方位的研究成果,共同探讨民族之间是否有着“共通的历史文化”,气氛热烈而话题深刻。会后,承东主美意,我们到曼侬农庄和印第安居留区六族镇实地考察。这次考察,初看好像是研讨会的一个注脚或补充,而事实上,在两天之后,我深刻认识到,这次考察是研讨会的拓展和深化,是另一次文化旅程的开始。 Read More …

“三八”时节忆母亲 —–谨以此文追思母亲

其实回忆是不需要在哪一个特定的时间的, 对母亲的思念已经融入到生活里了。有时开着车就会想起她的瘸腿,没有车她到哪都不方便;有时会不由得想起在“水晶宫”里等我几天的她,怎么能够在那样冰冷孤独的世界里度过,她每每都是需要暖水袋的;有时旅游出玩,想要是她在该有多好,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 想到深处,会忍不住捶打扶手,不由地大声呼唤“妈妈,妈妈啊!”泪就会涌出来。可阴阳世界相隔如此之远,只有追思可以缓解心头的遗憾。 Read More …

半瓶子

昨天百步居士和丽玮的讨论挺有意思,忙中看了几眼,有几句话也想说说。居士说的国内满大街的专家、学者、大师之流瞎吹互捧的情况,我深信不单止几年前有,现在也一样存在,不单止国内有,国外当然也存在,因为移民嘛,人移出来了文化(形形色色的文化)也跟着移出来,见怪不怪;这种为名为利而浮夸的作风当然应遭唾弃,任何一件艺术作品,价值不是靠吹出来的,在你的欣赏眼光里,认为它值多少钱,并原意从你的口袋里掏出银子买下,它才值那个数;还有一种情况,记得吕老师说过,有人为出于某种目的讨好某人,比如巴结权势,贿赂贪官,花上几十万上百千万,买某人的甚至某人身边的阿猫阿狗的所谓作品,它一定就值那个数了吗?也许在别人眼里,就是白送也不愿要的垃圾。居士的观点很正确,任何的艺术价值靠投机取巧是没有用的。 Read More …

风雪相伴二十年

二十年前的今天,也是飞雪的一月,我们一家随工作变动的先生从法国巴黎来到加拿大的渥太华。来之前,除了知道这是白求恩大夫的故乡,外加手上一本由加拿大驻法国大使馆发的一本薄薄的介绍小册子外,我们对这个国家几乎一无所知。 Read More …

Novia Scotia 掠影

Novia Scotia掠影 夏天的时候,我们自驾去了加拿大东部的海洋三省。而Novia Scotia新斯科舍省当然是当仁不让的其中之一了。 新斯科舍省分为南北两块,各是一个岛,中间以极短的陆桥相连。北边,面积较小的那个,整个就叫Cape BretonIsland。岛的北端,大洋与山地相连的部分,被划分为Cape Breton Highlands National Park。 环岛公路Cabot Trail穿过公园的东西和北部。 沿途的 North Cape,Pleasant Bay and Cheticamp是观鲸、探险的胜地。 我们离开PEI爱德华王子岛后,便是直奔Cabot Trail而去的。 只是一路上路都不畅,进Cape Breton Island的桥那里又堵车。一直下的雨是停了,可是天始终没开。而这一堵再堵的,我们到达Cabot Trail的时间也就一晚再晚了。 不知道是天气,心情加预期的缘故,还是因为有过那惊艳的南法Grande Corniche highway和美国西岸一号公路的经历,这一路走得没多大感觉。 偶尔也有些景致,比如这惊涛拍岸,比如 Cabottrail明信片、宣传册上少不了的画面,它那沿着海岸蜿蜒曲折、忽上忽下的山路,也只能想象一下如果蓝天白云,是不是好看程度能升级好多。 CabotTrail我们是逆时针走了,这样车就在靠近水的这边的车道,方便看风景。不过,沿途一路车都不多,所以走里面的车道也应该没啥问题,风景一样看,停车也一样容易。 原来的计划是日落前,我们可以赶去走那段据说是风景一流的Skyline Sunset Trail。可我们上Cabot trail就比计划的晚了两个小时, 上了trail没多久,又因为找加油的地方,耽搁了不少时间。再加上这阴雨绵绵地,估计走那skyline也是除了满眼灰蒙蒙,啥也看不清。于是,刚脆决定根本就不去那里,直接奔我们的留宿之地 – Cheticamp。 之所以这里落脚的就是为了第二天一早可以出海看鲸的了。 看鲸鱼的船票可以预订,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气垫船,另一种是普通的船,前者更刺激,后者更平稳点。因为有老人,所以,我们选的是一般的船。 第二天一早起来,天气好像好了点。听娭毑说,之前还出了会儿太阳呢。可是,等我们吃完早饭时,天又阴沉了下来。家庭旅馆的主人告诉我们,今天天气预报是要下雨的。我们只好在心里祈祷,我们坐船出海看鲸鱼的时候,千万不要风雨大作哈。 Read More …

第 35届世界诗人大会在台湾隆重召开 马新云陆蔚青应邀出席

2015年11月5日至10日,第35届世界诗人大会在台湾花莲召开,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印度、日本、韩国、蒙古、加拿大、美国、墨西哥、秘鲁、阿根廷、英国、法国、德国、新西兰、澳大利亚、捷克、斯洛伐克等29个国家和地区共约150名诗人代表欢聚一堂,以诗会友,实乃全球诗歌界之年度盛事。蒙特利尔诗人马新云,陆蔚青应邀参加了这一世界性的诗歌盛会。同时出席该届全球诗歌盛事的加拿大诗人还有来自多伦多的许之远先生,温哥华的宇秀女士。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