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举办会员作品研讨会 杨格

(图片:参加活动部分会员合影。) 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 举办会员作品研讨会 5月25日晚,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假蒙特利尔花园咖啡厅,举办2018年首次会员作品研讨会。与会人员在享受美味食品的同时,进行了一场精神会餐。 (图片:杨格副会长主持活动。) 活动由协会副会长杨格主持。 去年,魁华作协出版了小说集《“普丁”的爱情》和诗集《哦,魁北克》,新书出版后,得到了读者的广泛关注。为了进一步提高会员们的写作水平,促进文友之间的创作交流,协会组织了这次研讨会。这次研讨会,既有对两本作品集中小说、诗歌作者的作品探讨和创作体会的交流,也有文友个人出版作品的写作经验分享。 主讲人:舞戈、刘爱丽、索菲、苏凤和邓文长。 五位主讲人,写作风格各异,各有千秋。 舞戈分享了《甄晓武的电影梦》的创作体会,并分享了以第一人称写小说的代入感等写作经验。 刘爱丽介绍了她新出版的小说集《W年代》,并着重谈了反映一个家族史的小说《W年代》。 诗人索菲的诗歌在“喜马拉雅”APP上获得了五万多人次的点击量,在研讨会上,她就自己的诗歌创作做了深入浅出的讲解,并声情并茂地当场朗诵了自己的诗篇。 以写长篇历史小说著称的邓文长先生分享了他写作长篇历史小说的体会,以及他对中外小说写作方法的对比和分析。 集画家、诗人和歌手于一身的苏凤女士谈了她对诗歌的理解和创作,并当场演唱了一首以诗人海子的诗谱曲的歌,博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 研讨会气氛热烈,与会者纷纷就自己所关注的问题向主讲人提问,共同探讨写作的意义和方法。许多会员也就自己的写作情况与大家做了分享。 协会会员陈怡龄除了分享了自己的作品,还向大家通报了近期参加社区新移民文学作品征文(法语)获得的奖项。 研讨会后,与会人员纷纷表示受益匪浅,并期待着下一次的精神会餐。 协会感谢会员廉莉为活动提供的丰盛晚餐。

“笔缘”千期感言

编辑杨格告诉我,“笔缘”已经一千期了,多么兴奋的事情。也就是说,“笔缘”伴随我们已经走了十九年了,十九年,是一个人从孩子走到成人的完整过程,这是值得魁北克写作人喜庆的,我和“笔缘”的交道很久了,很有感情。 Read More …

风的颜色

早上十点多经常有一群三、四岁的幼童,在保姆一前一后的带领下,牵手拉队的从我家门口经过,十几位小朋友,有男有女,有不同的头发和肤色,却都个个活泼可爱,他们是我家附近日托中心的孩子,只要不是恶劣天气,保姆就会带他们去不远的公园,公园里有浅水池、秋千、滑梯、攀绳等设施供孩童们玩乐。我喜欢见到这些孩子,每当听到他门走近的声音,就会放下手边的工作,走到面街的窗口,待他们走过来和他们打招呼,看着那些纯真的小脸蛋,挥着小手对我微笑的模样,真是逗人喜爱,我能够感受到他们毫无掩饰的真性,以及尚处于童心世界中的纯稚。 Read More …

门开着

看了好几处房子,只有这一处令她满意。大五半的房子里,来自美国的沙让本科还没读完就被一家美国电脑公司聘用了,他不顾家人的期望,弃学就职。迪哲在大学里工作,工余读MBA,周末回他的乡间别墅。要搬出的黛安娜告诉她,他们人非常好,要不是去英国读书不得不离开蒙特利尔,还会住在这里呢。她很想像黛安娜一样成为他们的室友。 Read More …

Novia Scotia 掠影

Novia Scotia掠影 夏天的时候,我们自驾去了加拿大东部的海洋三省。而Novia Scotia新斯科舍省当然是当仁不让的其中之一了。 新斯科舍省分为南北两块,各是一个岛,中间以极短的陆桥相连。北边,面积较小的那个,整个就叫Cape BretonIsland。岛的北端,大洋与山地相连的部分,被划分为Cape Breton Highlands National Park。 环岛公路Cabot Trail穿过公园的东西和北部。 沿途的 North Cape,Pleasant Bay and Cheticamp是观鲸、探险的胜地。 我们离开PEI爱德华王子岛后,便是直奔Cabot Trail而去的。 只是一路上路都不畅,进Cape Breton Island的桥那里又堵车。一直下的雨是停了,可是天始终没开。而这一堵再堵的,我们到达Cabot Trail的时间也就一晚再晚了。 不知道是天气,心情加预期的缘故,还是因为有过那惊艳的南法Grande Corniche highway和美国西岸一号公路的经历,这一路走得没多大感觉。 偶尔也有些景致,比如这惊涛拍岸,比如 Cabottrail明信片、宣传册上少不了的画面,它那沿着海岸蜿蜒曲折、忽上忽下的山路,也只能想象一下如果蓝天白云,是不是好看程度能升级好多。 CabotTrail我们是逆时针走了,这样车就在靠近水的这边的车道,方便看风景。不过,沿途一路车都不多,所以走里面的车道也应该没啥问题,风景一样看,停车也一样容易。 原来的计划是日落前,我们可以赶去走那段据说是风景一流的Skyline Sunset Trail。可我们上Cabot trail就比计划的晚了两个小时, 上了trail没多久,又因为找加油的地方,耽搁了不少时间。再加上这阴雨绵绵地,估计走那skyline也是除了满眼灰蒙蒙,啥也看不清。于是,刚脆决定根本就不去那里,直接奔我们的留宿之地 – Cheticamp。 之所以这里落脚的就是为了第二天一早可以出海看鲸的了。 看鲸鱼的船票可以预订,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气垫船,另一种是普通的船,前者更刺激,后者更平稳点。因为有老人,所以,我们选的是一般的船。 第二天一早起来,天气好像好了点。听娭毑说,之前还出了会儿太阳呢。可是,等我们吃完早饭时,天又阴沉了下来。家庭旅馆的主人告诉我们,今天天气预报是要下雨的。我们只好在心里祈祷,我们坐船出海看鲸鱼的时候,千万不要风雨大作哈。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