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朝一日 (诗歌三首)

《有朝一日》

有朝一日
若你在南方
在鲜花烂漫的陡峭山坡
仰首看到独行的我
你将如何把视线
投射到那片花色海洋

有朝一日
若我在北国
在风雪飘摇的十字路口
蓦然想起久远的
我将如何把叹息
撒落在这片雪色原野

有朝一日
若你我在梦后
在疲惫的人生小站
在默默无语的相视中
望见我眼里的
发现你心中的我
我们将如何
追忆如歌如诉的岁月
用泪水
用无言的承诺
还是用天际那颗滑落的星 Read More …

“莲花杯”第三届世界华文诗歌大赛奖落幕 陆蔚青获铜奖,婉冰获优秀奖

国际华文诗人协会与深圳晚报(福田周刊)等单位于2015年联合举办“莲花杯”第三届世界华文诗歌大奖赛。反应热烈,共收到1000多件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稿件,其中有中国内地各省市、港、澳、台以及海外的欧洲(德国、西班牙、荷兰)、美洲(美国、加拿大)、澳洲(澳大利亚)、亚洲(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缅甸、越南)等15个国家的稿件 Read More …

林啟專欄

人生之旅   夜色中乘客離車 悄融入無際的黑暗 昏昏欲睡的車廂 陌生或似熟的面龐 哪些在下站消失 哪些還會相伴數站   ——已發於《葡萄園詩刊》     隱燈 遠處樓頂的燈 仿佛神秘的眼 在深夜中 若隱若現 它懶得照見 黑暗的世間                ——已發於《葡萄園詩刊》 寒流           初春的寒流          挾著急雨          窗外的世界          風在肆虐          生靈都藏匿          靜待風雨後          第一聲鳥啼        ——已發於《葡萄園詩刊》

套着“白袜子”上路

                                       (为九零后诗人子晨诗歌集“能见度”写的序) 【诗人简介】:子晨,原名李超,男,95年出生于贵州石阡,有作品初见于《诗选刊》、《民族文学》《贵州民族报》、《新诗大观》、《铜仁日报》、《石阡文艺》等刊物,有作品连续两年入选《2013南昌诗歌精选》及《2014南昌诗歌精选》,学习之余为民刊《佛顶山》诗刊编辑。现就读于江西省南昌某高校。   序 子晨,一个没见过面的男孩,一个正在读大二的九零后。 现在,更多知道的,是他的诗。   九零后诗人树弦把他的诗稿发给我,问我能否写个序。树弦说这是他最好的弟兄,诗歌写的很好,当然也是师徒关系。我是很少写诗评的,诗歌是最个人化的精神表达,评诗不是一件随意的事情,我从来都不积极,更何况连人面都没见过。 坐在院子里,读完了这位年轻男孩的诗,我油然而生出一种情绪,应该为他写几个字,就是没见过面也该写;我在诗里见到了他,看到了中国的九零后诗人,一个有特点的九零后,他的诗感动着我。   我出国的年代,这些孩子们有的还没有出生或刚刚出生。那么多年过去,我开始从那个名词“九零后”中开始关注到这一群写诗的人。他们的诗更多地出现在网络上,充满想象力的青春写作。他们的生活刚刚开始,外出打工或高校求学,几乎是他们共同生活开始的模式。子晨也不例外。   子晨的家乡在贵州东北部的石阡县,那里是仡佬,侗,苗,土家等十二个少数民族的居住区,依伴著名的佛顶山山脉,少数民族文化和风俗十分浓郁。从小受着这样多元和家庭民族文化的熏陶,在中学的时候,他跟随那群阡城的孩子们,创办文学社,开始写作佛顶山的诗,并成为溪源文学社的社员。子晨写诗的痕迹,带着情不自禁的情绪,从童年开始就和诗歌结缘,用他的话说:“是佛顶山赋予了我,更是灵魂上的升华”。   家乡的记忆和对祖迹思念的情绪,是子晨诗歌最重要的情结。 在石阡生活的时光一直伴随着他出门读书的足迹,对于二十来岁子晨,这段生活仍然是他成长的大半部分,可以说是他心灵真正触发诗情的根源。与那些从乡下出门的九零后孩子相比,他的诗更纯朴真实,更具备诗性的“含量”和感质。诗歌“红薯干”就是这样一首诗。   “人到中年,父亲交出了他的一切 他把黄土地压在身下,然后紧紧的踩上一脚 过几个月,地里就能长出肥硕的红薯 那些年,红薯是用来救命的 Read More …

游尼亚加拉大瀑布

一 有只羊脂白玉环 无价瑰宝落人间 摔在高高悬崖上 国界两边各一端 一段犹如白玉簪 横插别住美云鬟 一段好似白马蹄 腾空悬在断崖边 二 尼亚加拉何所似 江河矗立泻银帘 千军万马奔腾急 风啸雷鸣飞尘烟 远闻轰鸣水如煮 近看白云遮兰天 三 海鸥搏水欲穿帘 雾中少女奔澄渊[1] 迎面扑来暴风雨 铁打娘子勇向前 扑朔迷离魂未定 仿佛做了美猴仙 四 尼亚加拉河面上 飞舞两道七彩虹 水雾折光添景色 钢架虹桥赞百工 汽车长龙飞驰过 星条猎猎枫叶红 南北交际无障碍 自由往返一卡通[2] 五 白鬃烈马力无穷 铁蹄猛踏涡轮旋 水电明灯千万户 造化俯首听人遣 六 自然奇观 人类公产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