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杯”第三届世界华文诗歌大赛奖落幕 陆蔚青获铜奖,婉冰获优秀奖

国际华文诗人协会与深圳晚报(福田周刊)等单位于2015年联合举办“莲花杯”第三届世界华文诗歌大奖赛。反应热烈,共收到1000多件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稿件,其中有中国内地各省市、港、澳、台以及海外的欧洲(德国、西班牙、荷兰)、美洲(美国、加拿大)、澳洲(澳大利亚)、亚洲(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缅甸、越南)等15个国家的稿件 Read More …

《漂泊中的温柔》

陆蔚青的小说集《温柔的漂泊》2013年由北方文艺出版社出版。本书收集了她近两三年来创造的20篇主要反映新移民生活的短篇小说。 《漂泊中的温柔》自序 ——陆蔚青 五月,我到温哥华去。清晨,我从蒙特利尔起飞,飞机在轰鸣之中升上天空。 这次飞行,横穿加拿大,我在高空上看到四种地貌。 最早是丘陵,映照在初升的朝阳里的,是凹凸不平的光和影。 然后,飞机进入了辽阔的平原地带,这是加拿大的草原三省,平原一望无际,在高空上望下去,是切割整齐的块块田野。 最让我惊喜和感动的,是美丽的洛基山脉,蓝色与白色晶莹剔透,层叠不穷,那山和围绕在山间的湖泊,安静的千年万年不变。 我们终于到达了海边。在山的那一头,在海的这一头。在温哥华,我看到到处开满的花朵,那浓郁,浑厚,饱满的花朵,她们一朵朵挤在一起,形成更大的花,在五月的风里,色彩缤纷的开放。有人告诉我,那花的名字,叫高山杜鹃。 我第一次这样清晰地看机翼下这片土地,我因此联想到我在加拿大的移民生活。离开故乡之后的生活,曾是那样碰撞的生疼。我以为我就这样忍耐着时光的流逝,不会再写,不会再思考。然而新大陆没有让我失望,她让我在过去与今天的交替中找到了新一个我。 是的,我们就象一朵朵高山杜鹃,我们可以生长在高山上,平原中,海尽头。所有的环境和地貌都不能阻碍我们按着心的愿望,快乐而简单的成长。因为,只有心中有愿望,我们才可能在无论何时,无论何处,开出美丽的花朵。 我相信奇迹的发生,正如我相信人生的意义,就是爱和希望。它可以是深渊里的芬芳,也可以是有陷阱的舞蹈。我们的生活,可以是生长在各种植被上的花朵,无论生长在旷野,荒原,或者高山上,我们可能被风雪摧毁,也可能更加坚强。这种不同,只区别于我们的内心,是否坚强勇敢的面对有时不能左右也无能为力的生活,是否能在困境中坚持等下去,等着花朵含苞待放,等到奇迹终于出现,等到花开的一天。 移民加拿大的13年之后,我带着书稿回到故里。所有的写作,都是异域生活的记录。从最早的动荡不安,到现在的安之若怡,我内心所经历的过程,是一个人走出故里走向外界的过程,也是 一个人从外边的世界收回目光,审视自我的过程。 写作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它让我可以安静的看待灵魂。 感谢一直支持我写作的家人和朋友。 感谢出版社。 感谢我生命中相遇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