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届世界诗人大会在台湾隆重召开 马新云陆蔚青应邀出席

2015年11月5日至10日,第35届世界诗人大会在台湾花莲召开,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印度、日本、韩国、蒙古、加拿大、美国、墨西哥、秘鲁、阿根廷、英国、法国、德国、新西兰、澳大利亚、捷克、斯洛伐克等29个国家和地区共约150名诗人代表欢聚一堂,以诗会友,实乃全球诗歌界之年度盛事。蒙特利尔诗人马新云,陆蔚青应邀参加了这一世界性的诗歌盛会。同时出席该届全球诗歌盛事的加拿大诗人还有来自多伦多的许之远先生,温哥华的宇秀女士。 Read More …

魁北克黑手党风云——教父维托-里祖托的崛起与没落(节选)

(原稿在2012年连载于《华侨新报》,该系列故事译自纪实小说《黑手党公司》以及其他相关新闻报道)   引渡维托·里祖托   2004年,在维托·里祖托被收押进圣·安妮·德·普兰那的区监狱之后,联邦调查局特工对发现阿尔方斯·“红桑尼”·因得里卡托尸体的奥佐尼公园重新进行了搜索。23年过去,这里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荒凉如故。零星的住房散布在路比街上,周围有一些废弃的卡车和公共汽车,流浪狗在散发着腐烂气息的垃圾箱中翻寻着食物。   警员们穿着齐膝的绿色或黄色胶鞋,在法医的指示下,搜寻着当年命案的蛛丝马迹。三辆挖土机缓缓地挖掘着现场,同时警员们筛选着一切可疑的物品。一个星期之后,他们已经发现了一些排骨、胫骨、骨盆骨和其他手脚部分的骨骼碎片。案情终于有了新进展,他们受到了鼓舞,继续挖掘。最后他们还发现了肋骨和下颚部分。   对遗骨的DNA进行鉴定以确认被害人的身份需要几个星期的时间,但调查人员已经可以做出初步推测。这些遗骨出现在此处并非偶然。在法医做出鉴定之前,警员已经发现了更多有用的证物:一块伯爵手表和写着多米尼克·特林切拉名字的花旗银行老信用卡。联邦调查局特工向菲利浦·基亚克纳的妻子描述了手表的样子,她确认这块手表是她丈夫在1981年失踪时所配戴的。   这几次谋杀是约瑟夫·马斯诺下达的指令,这个肥胖的恶棍长着双下巴,人称“大乔伊”。但是人不可貌相,当年就是他代理着强大的纽约五大黑手党之一伯南诺家族的事务。家族的官方领袖,菲利普·拉斯特里当时身陷囹圄。而被杀的阿尔方斯·“红桑尼”·因得里卡托、多米尼克·特林切拉和菲利浦·基亚克纳三人密谋在拉斯特里不在位的时候,夺取伯南诺家族的控制权。至少,“大乔伊”·马斯诺和人称“帅流氓萨尔”的萨拉瓦多·维他勒认定他们有此企图。   在一次探监的时候,马斯诺密报拉斯特里,他很可能在出狱后被谋杀夺权。之后,拉斯特里向纽约五大黑手党家族的长老会申请清除叛徒。长老会起初并没有同意,但是最终在马斯诺说出“红桑尼”和其他两人已经开始购买武器之后认可了拉斯特里的提议。于是,这三名涉嫌的同谋接到通知在第13大道的布鲁克林俱乐部出席伯南诺家族的首脑会议。这是一个陷阱。他们到达之后马上被枪杀。完成这项任务的杀手主要来自加拿大,其中就有维托·里祖托。   实际上,发现多米尼克·特林切拉和菲利浦·基亚克纳的遗骨,对维托·里祖托而言,不过是勾起一些陈年旧事,但对他影响不大。真正令里祖托担心的,是萨拉瓦多·维他勒的证词,他在2003年被捕之后,违反了黑手党自古以来的沉默和保密规则(la loi de l’omertà),坦白交待了一切。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当局得以要求引渡这位加拿大教父。2005年1月,里祖托惊获“大乔伊”也松口交待的消息后,他聘请了最好的律师为自己的引渡进行申辩。除了六名蒙特利尔最资深的律师,里祖托还聘请了约翰·w·米切尔作为顾问,他是纽约的刑事辩护专家,曾经是美国史上十大黑帮头目之一约翰·高提的法律代表,后者于2002年在狱中病逝。除此之外,里祖托还为其法律团队请到了艾伦·德肖维兹,他是哈佛大学教授,刑法专家,多部法律著作的作者,曾经是前橄榄球明星辛普森杀妻案和前著名传教士吉姆·贝克的性丑闻案和贪污诈欺案的律师。这样一个看起来不可战胜的团队,最终却一败涂地。   如果维托·里祖托被控谋杀,美国政府很可能无法迫使加拿大政府引渡他,原因很简单,他可能被判处死刑。加拿大从不向保留死刑的国家引渡可能被处死的加拿大公民。美国政府于是以敲诈勒索罪要求引渡维托·里祖托,这项指控有五年有效期。但在起诉书中,他被控从1981年2月至2003年12月犯下多项罪行,其中包括伯南诺家族的这三起谋杀案。   里祖托的律师们尝试辩解五年有效期不是指从1981年开始的五年,即发生谋杀案的时候,而是指2003年里祖托被控违反“防止利用合法组织犯罪法”(RICO)之后的五年。这些王牌律师竭尽全力,但无力回天。最后,他们指出以简单的书面文件为依据引渡加拿大公民,违反加拿大人权和自由宪章。美国当局确实提交了书面证词支持他们的引渡要求,但这些不是确凿的证据。律师们希望重新审问提交证词的证人们以确认证词的有效性。这是一个很明显的不合理的要求,但在31个月的法律拉锯战之后,维托·里祖托不愿放弃任何一根救命稻草。   2006年8月17日,周四,维托·里祖托从圣·安妮·德·普兰那的区监狱牢房中醒来,依然满怀希望。他知道加拿大的最高法院将在之后的几个小时内做出决定。他们会否定中级法院的判决吗?他们会接受他的上诉吗?一切都有可能……他穿上了牛仔裤和白色的囚服T恤,吃完了早餐,去会客室见他的妻子吉瓦纳。尽管已经年届花甲,并在牢狱中度过了两年,他依然有很好的气色。   蒙特利尔警局的四辆警车已经秘密在圣·安妮·德·普兰那的区监狱周边待命。负责押解的尼克德莫·米拉诺警官,是打击有组织犯罪的专家,讲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在2004年里祖托被捕之前,米拉诺跟踪了他三个星期。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帕特里克·弗兰克·吉蒙,一个经验丰富的警员。他在任职于蒙特利尔警局情报部门之后,对黑手党的信息了如指掌。他们两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法院的裁决。   与此同时,联邦调查局派来的一辆专机已在蒙特利尔特鲁多机场的跑道上着陆,机场仅距监狱60公里。美国探员布赖恩·图贝和他在联邦调查局新泽西州办公室的同事们,已做好接收囚犯的准备。   蒙特利尔警方已经和美国联邦调查局,以及加拿大政府惩教署的情报官卢西亚诺·本特鲁多共同制定了详细的交接流程。如果里祖托上诉失败,需要尽快把他安全押往美国,并且要秘密进行,避免里祖托逃狱和媒体的干扰。监狱里的其他犯人对这些变故一无所知。   警方至今仍然对地狱天使的里查·瓦勒在1997年6月的逃狱事件记忆犹新。他因谋杀美国官员而被要求引渡,但是当他在蒙特利尔的圣·吕克医院接受治疗的时候,却成功摆脱了警方的监视和看管,逃往了哥斯达黎加,并在那里藏匿了6年。这个失控的事件简直令加拿大警方无地自容。   2006年8月的这一天,天气晴好,圣·安妮·德·普兰那区监狱沐浴在阳光里。前一天的阴霾已经散尽,气温22度,舒适的让人们忍不住打开窗户,关闭空调,享受微风的吹拂。10点45分,米拉诺和弗朗克·吉蒙警官接到通知:最高法院已裁决,拒绝受理里祖托的上诉。维托·里祖托将被引渡。   警方车队开往监狱。在米拉诺和弗朗克·吉蒙警官见到里祖托的时候,他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意外。这个人称“万金油”的人物,无所不能却也无所专精,他是有组织犯罪行业的莱昂纳多·达芬奇,能与最著名的黑帮头目特拂隆·东和约翰·高提比肩,人所共敬。可是,他竟然将和所有小贼一样被捆缚手脚押往美国,这个他一直心有余悸并回避的国家。“在一个能对人判刑125年的国家里,实在很容易迫使被逮捕的人说出违心之论以自保。”里祖托在一次警方审问时如此说,他不知道警方已对谈话过程录音。从此,这位教父将泯然众人,不再高高在上,失去一切光环。他的好运就此终结。   在米兰诺和弗朗克·吉蒙警官为他戴上手铐之前,他转身质问一位狱警为什么没人提前告知他将被引渡。他的声音失去了男中音的迷人音色,颤抖着,和普通囚犯的哀求一样。尽管如此,他依然保持了风度。在离开监狱之前,他要求人们把他的电视和其他物品转送给监狱的犯人委员会。   米兰诺和弗朗克·吉蒙让他上了一辆面包车,车内等待他的,是一位蒙特利尔警方的特警。司机将把他送往机场,另外有三辆全副武装的警车护送。里祖托从来都很冷静,但是在这个早上,他失控了。他像市井之徒一样向加拿大皇家骑警和魁北克省警们吐唾沫,指责他们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不间断的追踪他和骚扰他的生活。 Read More …